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江湖
    骑马,霍振东并不算高手,他也是在慢慢琢磨,摸透马的脾气,掌握马的体力,配合马的步伐,这里面的学问还挺多,好在有连强他们,他们惯于征战,几乎天天在马背上,所以他们常会指导小少主骑马。

    长途骑马并不像霍振东想的那样,带马狂奔,那样走不出几十里便会把马儿累坏,而是由马儿的体力和耐力来决定赶路的速度,他们并不急,所以信马由缰,道路不好的时候,就慢慢而行,道路平坦时偶尔让马儿跑起来,也是跑跑停停,遇有水草丰美之地还会停下来小憩一会儿,让马儿休息休息吃点嫩草,遇有客店,必须要为马儿准备些谷物和水果。

    连强他们对战马的精心饲养让霍振东又是有了一份观感,是啊,这马儿就是他们的兄弟,带着他们在战场上驰骋,彼此互相托付和信任。有了这么一番理解,他便也学着细心照料自己的马匹,马通人性,对它好,它自然便会回报,霍振东再去亲自喂马的时候,那马头居然会亲昵的蹭他的脸,让他忍不住更生喜爱之情!

    这一日,天色渐晚,正赶路间,一场秋雨不期而至,几人打马快奔,希望尽快找间客栈,让人马歇息一下,换身干爽衣服,否则,极容易寒气入体,生出病患。

    突然,大雨中,前方的道路上一辆马车斜在了那里,挡住去路。

    连强停住队伍,轻带缰绳,打马走到近前,确实是一辆马车的车轮陷在了泥地里,一名老汉正冒雨在车后用力的推,嘴里不停的吆喝前面的马儿,奈何车厢太重,怎么也推不出来。

    大概是见挡住了路人,里面的主人过意不去,下得车来,也帮着老汉用力的推车,却是个女娃,只片刻,便被雨水打了个透湿,老汉急了,“公……小姐,使不得,您身子弱,快快回车箱里避雨!”

    老汉见到来人,忙转过身来,“这位英雄,我家小姐的车子陷在了这土坑里,敢否劳烦您帮个忙,将车拽出,老汉感激不尽!”

    连强左右瞅了瞅,发现这里视野开阔,地势平坦,不像是埋伏之地,一挥手,后面上来两个手下,跳下马,将马拴于车头,一声吆喝,马匹一用力,篷车被拽了出来,老汉将篷车赶到路边,让开了道路。几人打马而过,老汉连连作揖。

    又行出几里,眼见天色黑了下去,前方却不见村镇,更别提客栈了,几人决定在野外过夜,赶紧生堆火来,烘烤湿衣。连强等人都有着丰富的野外生存经验,很快便选好地点,利用树枝搭起了一个简易的窝棚,扣上泼油的防水布,几人瑟缩在里面,生起火来,很快小火便生了起来,众人立刻感觉暖了几分,有随从赶紧在火堆上架上一口小锅,烧着姜水。

    连强带着几人又跑出去搭了一个大一些的马棚,把马儿赶入其中,防止马匹受寒生病。

    刚做完这些,远远的就听见马车的咣当声,却是那老汉驾着马车赶了上来,离得近了,马车突然停下,车里的女娃似乎与老头正在争论,最后老汉无奈下了马车,走了过来。

    “几位英雄,抱歉打扰,这恶劣的天气和黑夜里我这一老一小实在是难以赶路了,又无那生火之物,不知可否借各位的火堆暖暖身子。”老汉说话的时候,身子确实在微微发抖,看样子冷的厉害,也难怪,那赶车的位置也没个遮挡。

    看得出来,这荒郊野岭的,今夜若是没有这火堆,这老汉说不得得大病一场。

    连强眼神看向霍振东,他是有意要留下这老汉的,行走江湖,有的时候不能总冷冰冰的,得有互相帮助的时候。但他又不能完全做主,投去的眼神,就是在看少主的意思。

    “老丈,快些将马车赶过来吧,把你家小姐也请下来一起暖和暖和。”霍振东爽快地说道。

    然而他的话却让老汉犹豫了起来,连强也不言语了。本来霍振东是好心的,只是不谙世事,在野外,贸然邀请一个素不相识的年轻女孩子在一众汉子身边烤火……得多有胆量的女孩子啊!

    老汉想了想,还是走回了马车,将马车赶了过来。然后真的将马车里那女娃子牵了过来。众人忙向里挤了挤,给他们爷俩留了点地方,有手下人搬来两块石头,两人坐了下来。

    那少女始终用纱巾遮着口鼻,只露出眼睛,那眼睛水波流转,已极是美丽,相信纱巾下的脸蛋也差不了哪儿去。

    几人一时无语,只是用目光交流,锅里的水冒出了热气,看样子快开了,老汉忙从怀里掏出一个布包,“众位英雄,老汉我这里有几片上好的人参,不如一起放到锅中,大家补补气,发发热,去去寒气,老汉我也赚你们几口水喝,可否?”

    老汉看上去很实在,说的话让人无法拒绝,连强点了点头,有手下将布包递了过来,连强打开仔细看了看,又递给了手下,手下这才将里面的人参片倒入锅中。

    连强笑着说道:“谢谢老丈了,不知老丈如此糟糕的天气赶路,是为哪般?”

    “说来惭愧,我和我家小姐原本要到西面的武威城,奈何老汉我不熟悉节气和道路,这才在这条路上毫无准备的走到了这里,遇雨不说又前无着落,辛亏众位英雄收留,要不然今晚难捱啊,我看几位气度不凡,一身正气,可是军中之人?”

    “不错,我们往益州方向。”

    “哦,原来几位真的是军爷,失敬失敬。”老汉说着又站了起来团团作揖。

    连强摆了摆手,“老丈不必客气,快坐下来,把你那外衣脱下来烤烤。”

    有手下人拿过几个碗,每人倒了一碗那姜片与参片熬成的水,众人连忙趁热喝了起来,霍振东喝了一口,只觉一股热流直暖肺腑接着游遍全身,真是舒服,只是片刻,却又觉着哪里不太对劲儿,经脉里似有刺麻的感觉,下意识的,体内的功力运转,喝入体内的液体加速流转直逼膀胱,他要尿尿。

    放下空碗,他起身向后面的小树林走去,舒坦滴尿了一大泡,转身回来,众人又聊到了这锅汤,连强就说道:“这参片和姜片在一起煮是一剂上好的药汤,我记得叫‘理中汤’,有生津止渴,养血安神,温胃暖肺的功效,呵呵,老丈,多谢了你的人参啊,你也多喝点,咋不喝呢?”

    “呵呵,军爷好学识,正是正是,不过我老汉的这参还有一个特殊的功效,就是镇静的作用,哈哈。”

    连强一愣,立觉不对,转手就要去摸身边的手弩,却扑通一声摔在了地上,霍振东感觉大大的不妙,转眼间,火堆旁的众人便全部栽倒在地,只剩下那老汉和少女,目光平静地瞅着他。

    霍振东有点懵,我是倒呢,还是不倒呢?

    


    


    ps:书友们,我是北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