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夜阑
    天方大亮,霍振东仍没起床,这是他首次没有去给父母请安,昨晚的疯狂持续了整夜,两人终于在天明时分相拥着睡去,年轻人,这是不是最大的幸福呢?尽在不言中。

    时已近午,丫鬟来敲房门,说老爷请公子过去一趟,霍振东无奈起床,郭翠儿却仍是起不了身,昨夜疯的太狠,霍振东嘱咐丫鬟好生伺候,一会将午饭端到房内。

    霍云天找儿子过来是要送他一件礼物,什么礼物?一把上好的弓!

    霍振东看到此弓时亦不禁瞪大了眼睛,此弓造型优美,是一把罕见的反曲大弓,通体暗红,弓身极厚,他顺手拿了起来,握把极是舒服,整把弓分量不轻,霍振东爱不释手。

    霍云天笑着瞅着儿子兴奋地把玩着手里的弓,看起来他恨满意。

    “此弓名‘夜阑’,是帝都著名弓箭大师吴言先生的力作,耗时三年,能发六石之力,这把弓送给你。”

    “送给我的?谢谢老爹!”虽然大概知道父亲拿出这把弓不会只是向他显摆用的,但是得到确切的赠与消息还是让他很兴奋,一随口,那来自现代的对父亲的称呼便冒出了口,还别说,挺自然。

    霍云天哈哈一笑,儿子的不羁和随意反倒显得父子俩不生分,让他高兴。

    “到演武场试试?”霍云天提议。

    “走!”

    两人来到演武场,下人拎着几个箭袋子跟在后面。

    霍振东搭上一支箭对着三百步外的草靶,嘣的一箭射去,箭去如流星,路线平直,直中靶心,透靶而出。

    “好!想不到我儿箭法居然也这么好,比我军中那些个弓手可强太多了。”霍云天不吝夸奖。

    霍振东这几天对他爹无孔不入的表扬已经无奈了,他爹似乎在极力弥补曾经在儿子心中造成的恶劣影响,逮着机会就猛夸一气,他只能呵呵,我地亲爹啊,这算什么,毛毛雨啦,狠的在后头呢!

    霍振东又搭上了一支箭对着五百步外的草靶射了一箭,箭飘不远便扎在了地上,别看是六石弓,看上去比三石弓力量大上一倍,但并不表示他的射程也会远一倍,实际上不会相差太多,关键的问题在箭杆的制作上,普通的箭杆超过三百步便已变的飘忽,几无杀伤力,他的这把弓顶多就是箭道更直一些,速度更快一些,顶多四百步,箭便失去威力。

    他又试着抬高角度,放了一箭,箭杆飘忽着擦过草靶。

    这时,霍云天从下人手中拿出了另一袋箭,递给了儿子,“东儿,试试这个,这箭也是吴言大师亲手制作的,名叫‘铁血’,是用一种特殊的木杆制成,坚硬堪比金铁,亦很沉重,射程极远。”

    霍振东接过箭,拉弓满月,对着五百步外的草靶嘣的一声又是一箭,这一箭,立即感觉到了不同,胳臂上传来的力很有质感,感觉有一股力量真正的集中到了箭杆上,由于没有掌握好角度,红色的箭杆离着草靶高高的飞过,咄地一声钉入后面的大树中,霍振东放下弓,跑了过去,仔细的观察,这箭竟入木达五寸有余,可见弓力之强劲。

    整整一个下午,霍振东都在不停的射箭,努力的掌握两种不同箭杆的特性,这一点很重要,晚饭时分,终于有了一点心得,这才放下大弓,高兴的离开。

    晚饭的时候,郭老汉又匆匆的赶来,“呵呵,我的鼻子可是灵的很,远远的就闻到了好吃的了,老汉我来凑个热闹,哈哈。”

    郭老汉说着,也不客气,自顾坐在了霍振东的身边,“女婿啊,我可听说你要离开这里了?”

    “嗯,本打算一会儿跟您辞行呢,没想到您却来了。”

    “哦,是啊,我听翠儿那丫头说了,这才急匆匆赶来,我是有个礼物要送给你啊,准确的说是还有一个绝技要传授与你。”

    “啊?!你还有绝招?也是射术?”

    “那当然,还记得咱爷俩在村头的那场赌局吗?爷们我的最后一箭,那箭是有学问的,叫‘滑箭’,没错,就是滑动的话,通过对箭杆旋转的控制,让箭杆向左或向右侧向滑动,在射手对射过程中,有出其不意的效果,比如可以让箭绕开两人间的障碍物,依然能射中对手,比如可以扰乱对手躲避来箭的预判,这是很重要的,也是一个高级射手必会的绝技,射箭的时候只需向左或向右扭动弓弦即可达到让箭旋转的目的,有空的时候你多练练,以你的悟性,很快就能学会。”

    霍振东大喜,这真的是一项绝学,虽然郭老汉没有亲自教他,但是这番口授即已全等于传授了,只剩下练习和感受了,那都不是事儿!他站了起来,恭恭敬敬的对着岳父拜了下去。

    郭老汉也不客气,坐着生生受了霍振东的一拜,脸含笑意。

    “哈哈哈,好!”霍云天大笑起来,“吾儿的运气真是得天独厚,两个爹都送了你礼物,你可要好好珍惜和利用啊!”

    “两位爹爹放心,小子此去边塞定要建功立业,不负长辈的期望!”霍振东还能说什么呢?

    入夜,早有一支马队等在了院子里,正是连强他们。连强正瞅着坦普尔,他就奇怪了,怎么少主就看上了这么一个类人猿,整天和他泡在一起不说,出去当兵还要带着,莫不是这洋猴子会魔法,迷了少主人?玛德,要不要干掉他!?

    坦普尔现在可不像最初,他已经了解了主人的地位,知道了这些人都必须要听主人的,而他是主人的家丁,主人说,他是最亲近的人,地位比这些人还要高,所以他现在的头抬的高高的。

    坦普尔的态度把个连强气的,心里毒舌,你小子最好别落单儿,否则非弄死你不可!

    几人正互相别扭间,霍振东走了出来,只见他着一身软冒皮甲,腰悬宝剑,肩背一把大弓和数个箭囊,潇洒行来,好一副少年英雄模样,众人皆是眼前一亮,这真是人靠衣裳马靠鞍,霍家少年郎,略一收拾,立刻判若两人。

    他的身后并没有太多人,霍云天就是要不动声色的把儿子送走,才不会把所有的家人都惊动,此时只有霍云霸霍云天兄弟二人、龙晓雪、郭家父女,霍振东与众人一一惜别,毅然转身上马,头也不回,随众人打马而去,消失在夜色中的阳城。

    


    


    ps:书友们,我是北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