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做一个牛逼的家丁
    霍家一连热闹了三日,期间不断有人登门拜访,都被霍大人谢绝了,这几日闭不见客,只在家陪陪妻儿。这一次的失而复得,一下子唤醒了他心中的愧疚和长久以来未曾考虑的事情,儿子长大了,需要当爹的支持和鼓励了,不能一味的批评诋毁,相比其他人,他的儿子已经是相当优秀了。

    这几日,爷俩儿相谈甚欢,这在18年来,是首次,霍振东对很多事情的见解超乎了他爹的想象,在民生、政治、军事上的各种想法和点子甚至比那些当朝的文官还要有水平,这让霍云天高兴的不得了,对自己的宝贝儿子观感立即上升了高度,不交流,才是父子隔阂的原罪啊!

    今天,霍云天问起了儿子的打算。

    按道理,作为总兵的儿子,他完全可以宅在家里,读读兵书,泡泡美女,享受享受公子哥的生活,但是他骨子里就不是个安分的人,这个世界到处充满了机会,到处都充满了原始,他要用自己掌握的知识去实现自己的抱负,最起码也要自己玩的嗨一些,让他出入酒楼混迹风月场,还真不是他擅长的领域。他想回到军队中,一点点儿干起,看看自己能走多远,能干多大的事儿。

    霍云天听说儿子还要回军队,心里五味杂陈,既高兴又担心,高兴的是儿子没有给他丢脸,是他心中男人应该有的状态,完全区别于世家纨绔子弟,他感到很骄傲。担心的是他的安危,通过这次事件,他隐约嗅到了阴谋的味道,躲在背后的人正盯着他,这让他不安,他不能让儿子再陷入到危险当中。

    考虑了很久,他还是决定支持儿子的决定,但是得在他的掌控下,他翻开了地图,目光向西,他要把儿子从两个帝国的交界处调离开,不如先让他熟悉国内的情况,去剿匪吧,那些个虾兵蟹将的战斗力比起正规军要渣一些,危险相对也要小一些,同样可以起到磨刀石的作用。

    腾格里沙地和益州城之间的地域就很不错,益州城守是他的老朋友,背靠益州大城,驻扎哨所,适时清缴匪患,秘密的安排,不错的选择。

    霍云天把他的安排对霍振东说了。霍振东内心的深处对他爹的这种自以为是的安排是很反感的,但是这几天的良好沟通抵消了一大半他的不满情绪,他是理解父亲的心思的,而且来自现代的那个他经过分析,已然知道自己莫名其妙卷入斗争中的事情,这个时候还是低调一些的好,于是他同意了父亲的提议,但是他也有自己的条件,他要带上自己的好朋友,小六子、武杰、楚歌还有半路上收的家丁。

    在霍云天眼里,这都不是事儿,他去安排了。

    霍振东突然想起那个坦普尔了,这几天都没来得及去看看他,不知道他怎么样了,该去唠唠了。

    霍振东看见了坦普尔,他正在喂猪……

    没错,就是喂猪,他被带回来以后,别的人都是兴高采烈,连强他们甚至得到了嘉奖,只有他,被严格看管,甚至蹲了一天一夜的小黑屋,因为是被少主人特别关照的家丁,所以并没有被稀里糊涂地做掉,只是做了细致的询问。

    被放出来以后告知必须干活才能挣到吃的,不管你以前是干什么的,现在先养猪,管家把他领到了养猪场,说是养猪场,真的一点都不夸张,整个猪场大概有1000多头猪,他的任务就是收拾猪舍,整理草料,按时喂猪。

    在这个时代,养猪并不是一件容易和寻常的事儿,本来人吃的粮食就不够,所以这个时代的猪是吃不到粮食的,它们吃草。所以它们的肉还是相当不错的。

    坦普尔很高兴,现在的生活他很满意,最起码不用死了,当初在马匪那里,比这里可差多了,要不是因为他还有点能医个头疼脑热的手艺,估计也让马匪给干掉了,这里的生活虽然艰苦了一点,干的活儿有点脏和累,但好在这里有饭吃,不用挨饿受冻,不用担惊受怕,他的心里还是很感激那个小主人的。

    今天正干活呢,他看见了那个救了他的小主人。他马上乐不颠儿地跑了过来,给主子请安。这也是他新学的,这府上的规矩很多,他每天需要学的礼仪也特别多,最重要的是一定要谦卑和恭顺,遇到主人或者是大人物必须避让或者跪拜。

    霍振东一看,卧槽,这谁干的啊?咋还让我未来的重臣干喂猪的活儿!?

    干的漂亮!

    人就是这样,必须要有反差,才会有珍惜或者后悔什么的情绪。先让他经历一些磨难,后面的工作他才会倍加努力,才会更加懂得感恩。

    霍振东也不嫌脏臭,拉着坦普尔的手,两人就在一旁的圈舍前坐下,霍振东的这种态度,让坦普尔大是感动。

    两人聊了起来,霍振东问了坦普尔很多关于他的发明那些问题,而且问的很专业,这大大超出了坦普尔的想象,他原本以为这个国度里不会有人懂他的发明,没想到眼前就有一人,而且好像比他还懂,这太不可思议!

    通过聊天,霍振东知道了一些大概,什么大概?就是实现他的目标,大概需要准备一些什么东西。他有什么样的目标呢?不知道,反正就是不能成为咸鱼,必须要变的很猛!

    他留下坦普尔的目的很简单,制作爆炸物!这个世界到现在为止还停留在冷兵器时代,他要是能将火器或者爆炸物运用到将来的军事行动中,想想都让他浑身发抖,当然是激动的啦!

    “小坦啊,你觉着现在怎么样?”

    “挺好的,主人,奴才谢谢主子!”

    “小坦啊,我和你一见如故,别这么叫了,我听着别扭,你是我的家丁,不是奴才。”

    “是,主人。”坦普尔不愿改口,他从心里认可这个小主人。

    “好吧,随你,过些天我要到别的地方去了,那里有很多匪患,我遵父亲的命令要去那种地方历练,同时也能为当地的百姓做点事情,我想带着你。”

    “太好了,我愿意跟您一起,只是我并不擅长打仗,帮不了你太多。”

    “不,小坦,你还没有认清你的价值,跟着我,我保证你会有施展的空间,甚至将来我们会有一番作为也说不定,到那时也许你能实现你最初的愿望,获得自由和荣耀。”

    坦普尔瞪大了眼睛,“您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了,只要你继续你的研究,将你的研究深入发展,说不定将来你会是我最牛逼的重臣也说不定呢!”

    坦普尔的眼睛放着光,在“摔炮”的领域,他有绝对的信心,他要做小主人最牛逼的家丁!

    


    


    ps:书友们,我是北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