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霍府
    阳城,今天有点特殊的气氛,走在路上的市民时不时的能看到从身边快马驶过的士兵,从城门通往霍府的道路也戒严了,人们纷纷张头探脑,究竟发生了什么?

    有那消息灵通者说道,“听说总兵大人一早就出城去了,说是迎接一位箭术高手,是请来的教头,为大军培养更多的射手,要在下一次和天坤帝国的战斗中发挥作用。”

    “总兵大人真是忧国忧民啊!”

    “那是,这次要是没有总兵大人,说不得,天坤的军队就打到这里了!”

    “是啊,听说总兵大人的爱子也战死在这场大战中呢!”

    “哎,真叫人惋惜,大人不易啊!”

    ……

    霍俯,上下忙成了一团,气氛却是高兴的,人人脸上挂着笑,尤其是霍云天的夫人,也就是霍振东的老娘,宝贝儿子竟然真的还活着,而且马上就要回来了,激动的她不知道如何是好。

    一会儿吩咐后厨备好儿子爱吃的饭食,一会儿让丫头烧上几大锅热水,少爷回来了要沐浴更衣,一会儿又亲自去检查霍振东的房间收拾的怎么样了,有没有香薰,听说儿子还领回了一个媳妇儿,这被褥得换新的才成……

    自从霍振东离家出走,她便一直寝食不安,担心不已,从帝都日夜兼程赶到阳城,为了劝劝他爹,劝劝他们父子俩。

    她心里知道,霍云天对儿子寄予的希望很大,也正因如此,要求也极高,轻易不表扬,更是在孩子8岁的时候便送去学武,儿子那时才8岁,正是贪玩的时候,正是需要父母陪伴的时候,可怜的儿子却被狠心的爹爹送去经历非人一般的苦难和训练,就为了他强加给儿子的希望和目标?为此她哭了好几天,整整一年没跟霍云天说话。

    十年了,如今儿子终于回来了,却已是18岁的大小伙子了,这十年,儿子缺少了他们的陪伴,却依然记得他爹的要求,所有的努力只为一句他爹的赞赏,可他这个大老粗却伤了孩子的心,孩子离家出走了。

    听说了儿子偷偷去参军,她的心里急的不行,现在不是和平时期,前方正在打仗,每时每刻都有人死去,他要把儿子叫回来。

    然而她刚到阳城,便接到了儿子部队牧马坡遇伏全军覆没的噩耗,这让她如何能够接受!她哭昏在儿子的房间里,她甚至想,干脆就随儿子去得了,府上众人苦苦劝着、戒备着,他已经懒得跟霍云天说话了,已经没有用了。霍家上下,一片愁云惨淡,霍云天亦是悔恨不已,看到妻子如此,更是心如死灰,满腔怒火无处发泄,跨上战马,冲上了前线,父亲唯一能做的就是杀光儿子的仇人!

    然而突然某一天接到了霍云霸的飞鸽传书,说找到了霍振东,这个消息同样让人震惊,过后就是不可思议和惊喜交集,终于,几番确定,真的是霍振东于修罗地狱中活了下来,这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为此,霍母跪在了雷音寺的佛祖面前,愿意从此以后吃斋念佛。

    霍振东的老娘姓龙,叫龙晓雪,出身并不简单,是龙云帝国当今皇帝龙飞扬的亲妹妹。简而言之,霍振东的地位也并不简单,当朝皇帝是他的亲舅!

    小的时候他是经常去皇宫里玩儿的,只是沉寂了十年,有些人已经忘记了他,有些人却始终记着他,其中有皇帝龙应天,也还有一些躲在黑暗中的人。

    其实,霍振东战场遇伏的事件,怎么看怎么存在着一丝阴谋的味道,目的耐人寻味,皇帝已派人暗中调查。

    这些都是题外话,今天的主角是霍振东,还有他的俏娘子。

    车队到了霍府,马车还没停稳,霍振东已经跳了下去,奔向里面,大喊着娘。

    母子俩见面,又是一阵抱头痛哭,都觉恍若隔世。霍振东的母亲三十余岁,风韵犹存,甚至比一些年轻女人更要美丽,端庄,带着成熟和睿智,但此时却是泪流满面,可即便是她的哭也让人觉着异样的美与温柔。

    哭过以后,高兴代替了悲伤,母亲反复看着霍振东,从上到下,从左到右,从前到后,“我的东儿长成大汉子了,比你爹还要壮实,好,好!对了,东儿,你媳妇呢,快带来妈看看!”

    霍振东这才一拍额头,“妈,你等着,我把你儿媳妇儿给你领来!”

    片刻,霍振东拽着郭翠儿的手将她带到了母亲面前,郭翠儿忙行了个万福礼,这是路上刚学的,还不太熟练,“儿媳郭翠儿,拜见母亲大人。”

    霍母惊诧于郭翠儿的美丽,没想到儿子的眼光还可以,还以为乡下的姑娘不会怎样漂亮,她很满意,上前扶起了郭翠儿,“翠儿姑娘,谢谢你这段日子对振东的照料,你很好,快起来!”

    霍母笑容满面,显得极为高兴,但是她的话,却让郭翠儿的心中充满了忐忑和一种委屈的情绪,这一句“翠儿姑娘”显然还没有承认她霍家媳妇的身份,碍于场合,她现在不能有任何表示,只是偷偷地瞅了霍振东一眼,霍振东捏了捏她的手,眼神中透露出安慰:“安啦,我滴妹儿,一切交给我!”

    霍母拉着霍振东不放,下人将郭家父女领到早已安排好的庭院内。

    郭开山完全是一副刘姥姥进大观园的表情,到处都充满了好奇,一直不住声地啧啧赞叹,“这才叫大户人家,这才叫豪门!”

    郭翠儿有些忧心忡忡。

    “怎么了,丫头,未来的婆婆给你脸色了?”郭老汉笑着问道。

    “没有,爹。”

    “那你怎么不太高兴的样子?是不是突然觉得你的东子哥和在村子里的时候有些不一样了?是不是觉得自己有些配不上他了?”

    “嗯……有一点儿。”

    “呵呵,我的傻丫头,爹问你,你喜不喜欢那小子?”

    “爹,瞧你说的,咋不喜欢呢,不喜欢也不会嫁他!”

    “女儿啊,你爹我读的书少,懂得道理也不多,其实我也不知道,你嫁到这个金窝里到底会不会幸福,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做你自己,不要委曲求全,要是你觉着这里不适合咱爷俩,咱们随时可以走,凭爹的本事,咱们一样可以过得舒坦,你娘死的早,她唯一的希望就是你能幸福,这也是我的愿望,不管什么时候,你记住,爹始终站在你的一边!”

    郭老汉的话让郭翠儿热泪盈眶,他轻轻搂住他爹的胳膊,“爹,你放心吧,我会适应的,只要东子哥对我是真心的,我就会一直在他身边,也会一直在您的身边。”

    秋日的阳光透过庭院里的树叶洒在小路的两旁,竟显得金黄,郭家父女就矗立在这宛如黄金铺就的过道上,一时无声。

    


    


    ps:书友们,我是北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