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劫匪
    霍振东一行重新上路,霍云霸骑快马先一步向阳城而去,霍振东他们的车队在连强的护卫下缓缓而行。

    俗话说,要想富先修路,从道路交通情况就能看出一个国家经济状况,说实话,龙云帝国的道路交通不敢恭维,官道极少,质量也不太好,骑马还可以,车辆就稍显颠簸。

    这一日,从望坡城出来的官道到这里已经变成了多条岔路,连强选择了一条小路,小路不太好走,但却距离阳城能省下一天的路程。

    道路并不平坦,遇有坡路有时还要有人下来推车。车队行至一处山谷,这一处地势两边高耸,中间一条狭窄的通路,连强停下了车队,认真观察起来。

    连强此人是霍云霸手下的一名把总,颇得信任,为人谨慎,少言寡语,武艺高强。此时路过这种地方,出于军人的敏感,没有贸然进谷。

    虽说在帝国境内,出现敌**队的可能性较小,但是近些年活跃在城市之间的马匪日渐频繁和猖獗,这些个马匪抢劫过往车队,来去如风,很难追捕,加之城市之间的管理薄弱,导致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正观察间,两侧的山坡后突然冲出两队人马,将车队团团围住,果然有劫匪!

    霍振东将郭翠儿挡在身后,整个车队并没有紧张。马匪虽然人多,但是装备弩弓等远程武器的几乎没有,这个时代,弩是限制级武器,民间是不允许拥有的,所以,马匪也只是有大刀长枪之类的武器。

    围着的马匪中走出一人,此人一脸虬须,人高马大,手提一把大刀,显得极是彪悍,他来到车队前,等待着开场白。

    正常的情况下,车队众人应该有慌乱和恐惧的情绪,主事儿的人出来说些场面上的话或者直接奉上金银请求放行,少有硬茬,也会说上一句“来者何人?!”接下来就是他们的台词,比如“此路是我开,留下买路财!”或者“打劫!交出钱财、美女,留尔等一条狗命!”等等充满威胁和杀气的话。

    今天有点诡异啊,车队没有丝毫慌乱,要不是看见车上有美女和老人,他还以为这是陷阱呢。对面太沉着,尤其是那个领头的,一言不发,眼中有杀气。

    玛德,跟老子装是不?我们这边二十多人,收拾不了你们这几个人?

    几个人?算上霍振东、郭家父女一共八人,此时的五名护卫呈扇形护卫着马车,他们以连强马首是瞻。

    “留下马车和那个女人,剩下的人可以走了。”虬须汉抬刀指着车队。

    连强突然抬手,几乎是同时,后面的四名护卫也一同抬手,五把手弩,只一声响,然后快速上弦、装箭、击发,一气呵成,动作连贯,速度极快!只是眨眼间,三轮射击,“嘭嘭嘭……”,倒下15人,剩下几人这才明白发生了什么,发一声喊,拨马便跑,却哪里还来得及,又是一轮射击,逃跑的马匪也被射落马下。

    真的是一言不合就开射,眨眼时间,就只剩下前面的虬须汉还举着他的刀,只是他的刀在微微的颤抖。

    对面的人,都在看着他,他的汗顺着额角淌下。

    场面寂静,那大汉都快悔死了,今天算是栽了个大跟头,关键是现在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难道冲上去?对面五把手弩对着自己,可能刀还没砍到人家自己就先变成刺猬了。

    “几、几位好汉,几位爷,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各位,原谅则个,原谅则个,我这就走,这就走。”扎须汉想溜。

    “等一等!”掇在后面的霍振东说话了。

    虬须汉一个激灵,完蛋了,这报应来的太快。

    “咳,留下买路钱!”

    ……

    几名护卫一起诧异地看向他们的霍公子。

    霍振东耸了耸肩,礼尚往来而已,刚才他们不是也抢我们来着!?

    虬须汉一愣,接着赶紧往怀里猛掏,将兜里的碎银子全都掏了出来,双手奉上。

    霍振东看了看,“不够!”

    虬须汉立刻苦瓜脸,“没了,这位爷!”

    “去你家,呃……我是说去你的老巢,别废话,要么带路,要么死。”霍振东这是要劫富济贫啊。

    “公子,情况不明,我们还是不要冒险,赶路要紧。”连强低声的提醒着。

    “没事儿,你跟他们去,我在外面,有问题发信号!”

    ……

    这回连强也变成苦瓜脸了,你妹的,咱家公子咋这精明呢?!早知道刚才不装逼了,直接一箭射死这货多好,现在麻烦了,咱家这小爷不知道又发什么疯。所有的怒火都朝着扎须汉发泄,你这**,锤死丫的,让你抢劫!

    连强没给虬须汉说话的机会,从马上纵身飞起一脚直接将扎须汉踢下马,摁在地上一顿老拳,先败败火再说!

    扎须汉被几个人提了起来,已被连强打成了猪头,此时涕泪交下,心里这个憋屈啊,我特么没说不带路是不,带路还打,比土匪还土匪!

    就这么一小撮人,竟然直奔马匪的老窝而去。

    霍振东其实是想靠着连强这几人的武力扫平这一小撮匪患,他心里打着小九九,土匪要是有个山寨,那就干掉那虬须汉继续赶路,要是那伙匪徒只是窝在某个山沟里,顺势就拔掉他们,看过连强他们的身手他还是有信心的,何况他身后还有个箭术高手的老丈人不是!

    结果真让他们撞了大运,这伙马匪并没有固定的山头,流串作案的他们在一个小山沟里驻扎着,而且刚刚的那些人便已几乎是他们的全部人马了,只留下几个受伤的马匪在看家。没费什么劲,这个匪窝被彻底消灭了,在清查战利品的时候意外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人,一个金发碧眼的西洋人。

    霍振东有些奇怪,为什么会有西洋人?西洋人连说带比划说明自己是被绑架的炼金术士,依着连强的意思,一起灭掉算了,说话也没人懂,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霍振东阻止了他,他跟这个西洋炼金术士唠了一会,对于霍振东会讲西洋话,所有的人都惊掉了下巴。

    连强他们:咱家小少爷就是牛,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学的,大人物的能耐真不是咱一介武夫能了解的。

    郭翠儿:哇,厉害了,我滴锅!

    郭老汉:瞧我这牛逼的女婿,哇咔咔,郭家这是要发达啊!

    霍振东现在哪想到那些,他跟这老外越聊越吃惊,这炼金术士就是个化学家啊,他说他研究出了一种爆炸物,一摔就炸,想找个大商人出卖他的发明,或者合作生产烟花什么的,为他的实验募集资金。

    霍振东深入的跟他探讨了几句,发现他发明的爆炸物,极有可能是现代世界中的雷汞,毕竟他是学材料学的,这些个知识是必备的,这下牛逼了,他捡到宝了!

    


    


    ps:书友们,我是北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