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这个婚闹有点皮
    程威,富铁乡乡绅程有钱的小儿子,仗着他爹的权势,横行无忌,欺男霸女,无恶不作。

    郭老汉女儿大婚的消息是中午才传到他的耳朵里的,听到消息,他掀了桌子。

    为啥?喜欢人家的女儿呗!

    说到这个纨绔子弟,就必须得讲讲他爹,他爹的名字取得是贼拉风,程有钱,是真有钱!

    富铁乡,原本没有这个乡,某一年,某位大人物在这里发现了一个铁矿,铁矿在这个时代是战略资源,与军队和国家安全息息相关,于是这里办了一个官矿,时间久了,来这里讨生活的人便也多了,不知道是哪一天,一个极富寓意的名字,“富铁乡”便在这里叫开了,人们都期盼着能够靠着这个铁矿变得富足,也希望这个矿能多多产铁。

    但是事与愿违,这个铁矿的矿藏并不大,没几年便挖不出含铁量高的矿石了,于是,官办的变成了私营的了,第一任私营矿主便是程威的爷爷,程家顺。

    程家顺此人本是苦命人,第一次帝国混战,他的父母死于战乱,他本人流落荒野,差点喂了野兽,被时任兵部侍郎王志和救下,收为家中书童,从此改变命运,兵部侍郎王志和在病故前,将这一处铁矿运作给了程家顺,算是对他有了一个交代。

    程家顺从此过上了富足自由的日子。他膝下有二子一女,老大程有财,老二程有钱,最小的女儿程金珠。

    不得不感叹一个人的财迷程度,总而言之,这程家顺就是想自己的儿女都有钱!

    老大程有财,定居到了帝都,很少回来,小女儿嫁了个高官,也留在了帝都,只剩下老二程有钱守着基业。

    虽说这铁矿的产值较低,但仍是一座巨大的摇钱树,民间对铁器的需求量还是巨大的,再加上程家的势力,这程有钱在这里是说一不二,黑白两道对他都要给些面子。程有钱极为护短,对儿子程威更是宠溺的不像话,便也造成他儿子嚣张跋扈的性情。

    程威,不到二十岁的年纪,便整日沉湎于女子肚皮之上,自称此中高手,为人胆大包天,好色淫荡,这附近的女人饱受他的骚扰,奈何他老子有钱,祸祸了良家妇女便用钱打点,有那不肯屈服的,便被他请下的江湖黑手弄的家破人亡,算是这十里八村最大的祸害,偏偏就谁也奈何不了!

    他早便已听说郭开山的女儿是远近闻名的美女,更是有一次在市集上看到了郭开山和他的女儿,从此便朝思暮想,甚至备下重礼请媒婆子上门提亲,按道理,谁家不想把女儿嫁个有钱的人家,偏偏那郭开山正眼都不看他,将他的聘礼还有那媒婆子直接扔出了院墙,不是客气的拒绝,是不客气地扔!

    他这气就不打一处来,好你个老郭头,敬酒不吃吃罚酒,信不信我抢!

    抢,当然自己不行了,于是请了几个黑道人士,满以为小事一件,没想到一提郭开山,几个号称黑道大哥的人物连连摇头,有的更是直接逃了,原来这郭开山有一手超神箭法,非大高手不能对付!

    他这是又气又急,今天,又在这聚仙楼请几个江湖客吃酒,就是要琢磨着怎么把人家闺女给办了。正谈论间,突然下人来报,说得那郭开山女儿大婚的消息,这一下怎不让他急怒!

    今天的几个人都不是这附近山头的匪人,都是浪迹各处的亡命徒,手下累累罪恶,没有底线,从不讲以后。就有人给这程威出主意,时间上还来得及,只要程家出得起钱,哥几个陪他跑一趟,趁着新郎还没有入洞房,让他要了这头彩,他们哥几个负责干掉那老郭头和新郎官。

    程威一听,眼底闪过一丝狠色,干了!

    他也不想想,这丧尽天良的事儿干了以后会不会遭报应!更没仔细考量考量这几个匪人的能耐,真是色令智昏,长期的胆大妄为让他做事从不考虑后果。

    几个人,骑着快马,一路疾奔,傍晚时分,赶到了郭家村。

    几个匪人绕着村子走了一圈,出了一个主意,眼下,这十里八村的人都聚在村子里,任你有三头六臂也难以对付这么多人,不如这样,一会儿直接去抢新娘子,他们几个人殿后,一旦新娘子的父亲和新郎官追上来,他们负责击杀,程威只管带人走。

    程威一拍大腿,极好!

    几个匪人自然是有着自己的小九九,为啥殿后,打不过可以跑嘛,反正人家追的是新娘子,就这程家小子,傻逼一个,要不是看在钱的份上,真想一起绑他个票!

    程威等几人研究好了逃跑路线,便把马拴在了后山坡,留下一人看守,其他人一起摸了下来。

    很快,程威找到了郭开山的房子,前院人声鼎沸,闹哄哄的,反倒是后院极是安静,他矮身摸到了窗根下,捅破窗子向里一看,正看见郭翠儿在烛台前痴笑发愣,那俏模样,撩的他心痒难耐,哪还等得及,掀开悬窗,便跳了进去,嘿嘿笑着向郭翠儿扑去。

    郭翠儿的惊叫,让走近门口的霍振东打了一个机灵,立时酒醒了几分,一把推开了屋门,就看到程威正一脸淫笑地扑向自己的翠儿。

    我特么去你玛的,霍振东登时急了眼,疾速前冲,一下子越过门口到床前的距离,一个冲天炮,这一下,速度奇快,那程威满眼都是郭翠儿的倩影,看到霍振东才知道惊诧,还不等反应,这一拳直接击中下巴,他的人倒飞而回,落地便没了动静。

    郭翠儿吓得一把抱住了霍振东的胳膊,霍振东把他拦在身后,轻轻问道,“没事儿吧,翠儿?”

    “没事儿,东子哥,这人好吓人,竟然跳窗进来,他、他的眼神好可怕!”郭翠儿的声音带着点颤抖,显然受惊不小。

    你妹的,这货是什么情况?色狼?还有这么大胆子?!他上前准备把人整醒问问。

    突然,一件暗器冲破窗纸,直奔霍振东胸口而来,这暗器他不能躲,身后就站着翠儿,千钧一发之际,精神的高度集中下,那种世界进入慢镜头的状况又出现了,飞镖几如定格一般被他一把抓住紧接着翻身向后滚去。

    悬窗被掀开,连着跳进来两个蒙面人,各自手持匕首,对着霍振东。

    


    


    ps:书友们,我是北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