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大婚之夜
    霍振东为了这张虎皮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伤口迸裂,血流不止。郭老汉给他敷上了家传的金疮药,嘱他不可轻易再使力。

    郭翠儿一边给他换药一边抹眼泪,“东子哥,多危险啊!你还伤着呢就出去逞能,你要是有个闪失,我、我怎么活得下去!”

    霍振东赶紧好言安慰,扶起她的脸庞,擦掉他的泪水,嘿嘿傻笑,“我这不是好好的吗?也怨咱学艺不精,要不咋还能用得到腿脚,一箭就解决了!”说道这里,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翠儿,小六子咋样了?!”

    提起小六子,郭翠儿噗呲一下乐了,“还说呢,六子让你吓得不轻,都、都撒不出尿了,刚才还央我爹教他学箭呢,说将来也射某人裤裆一箭!咯咯。”

    霍振东没心没肺的哈哈大笑,“这个死六子,咋地还想射回来啊?小兔崽子反了!告诉爹千万别教,我怕他射偏……”

    “东子哥,你不后怕吗,你们男人的胆子可真大!”郭翠儿始终对霍振东冒险打虎的事情耿耿于怀。

    “当时哪还想到这些问题,关键是,就哥这腿脚,只剩下硬拼一条路了,跑是跑不掉的,而且,这一张大虎皮我怎么能错过,这是上天送给我们的礼物啊,不可不取!哎呀呀,想想就美,将来,咱家娃躺在这温暖厚实的虎皮褥子上,多舒服,多霸气!”霍振东摇头晃脑。

    “东子哥坏死了,就会欺负我,我才不要给你生娃!”郭翠儿脸红红的不依不饶。

    “哈哈,由不得你啦!”霍振东作势欲扑。

    郭翠儿跳起来就跑。

    “啊!”霍振东捂着伤腿大叫,郭翠儿急的又跑了回来,一脸的慌急,“东子哥,又碰到伤口了?!啊……”

    霍振东趁机一把抱住了她,“哈哈,上当了,小妞儿!”

    郭翠儿怕碰了他的伤口,那还敢动,老老实实任他胡作非为。

    两人正闹着,“咳咳!”门外响起了郭老汉的咳嗽声。

    郭翠儿赶紧站起来整理着衣衫,霍振东立刻变成了乖宝宝。

    郭老汉走进了屋子,眼睛笑眯眯的,“振东,明天就是你们大喜的日子了,咱们山里也没那么多规矩,良辰吉日一到,拜堂成亲。但是,十里八村来捧场的不在少数,少不得要折腾到很晚,今晚早点睡,明儿个可得精神抖擞啊,呵呵,翠儿,回屋去收拾收拾。”

    郭翠儿扭头瞅了他的东子哥一眼,脸色绯红,逃也似的的跑了出去。

    霍振东有点尴尬,冲着未来的老丈人嘿嘿傻笑,这嘿嘿的傻笑是他的另一项绝技。

    郭老汉也嘿嘿笑着,“振东,那老虎可浑身是宝啊,虎骨和虎鞭我已经用上好的高粱酒泡上了。”说完,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转身走了。

    霍振东挠了挠头,这是亲爹啊,怕他女儿不幸福啊这是,就凭小爷,还需要那东西?开什么玩笑……也许能更猛一些?试试?玛德,纠结!

    帝国历887年十月九日,龙历九月初一,黄道吉日,异界,霍振东披上了新郎官的大红衣裳,一切恍如梦般。

    一大早,他便在媒人的安排下,像乖宝宝一样被领来领去,做着各种打扮。

    霍振东单看脸,已是一个极为俊美的男子,身材又高大壮硕,正是那种脱了衣服有肉,穿上衣服显瘦的类型,活脱脱一个衣服架子,此刻新衣加身,更显一表人才,十里八乡的乡人们一见,赞叹不已,真真儿是一对璧人儿,郎才女貌,对着一对新人更是不吝溢美之词。

    郭老汉脸上乐开了花,从一早上起,这笑容就没掉下过脸。

    院子里的酒席早已摆不开,整个村子都变成了喜宴场,家家户户摆着桌子,上好的高粱酒,满满一车,流水样儿送往各个院子。

    主宴会场,郭老汉家的大院,大红喜字张贴两侧,一张虎皮,更是摆放在院子里的喜宴台旁,极为显眼。

    良辰吉时已到,整个山村里轰闹了起来,竹炮、乐器齐鸣,一对新人被从不同的屋子带了出来。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本来是应该送入洞房的,但是山里人哪里肯依,只把个郭翠儿由媒婆子领进了屋,新郎得给众位村佬敬酒。

    郭老汉跳上了喜宴台,高声道:“众位父老乡亲,今日是我女儿郭翠儿与后生霍振东大喜的日子,承蒙各位捧场,我代表我们郭家以及全村老少对各位的到来表示感谢,咱们山里人,向来直来直去,多余的话不说,大家吃好喝好!”

    酒席正式开始,轰的一下,众人都拥着去找新郎官喝酒。霍振东来者不拒,酒到杯干,完全像无底洞一样,既豪爽又热情,始终笑脸迎人,凡是想要把他喝倒的人,统统先倒了下去,那些个想捡个便宜,或是报个夺美之仇的居心不良的小青年,都吓得不敢挑衅了。

    酒席一只持续到日落西山。

    霍振东就是再牛逼也是人,并不是神,待敬完十里八村的村佬,已有了八分醉意,郭老汉一看,再喝下去,怕把宝贝女婿喝倒,出面制止了闹酒,准备把霍振东送入洞房。

    郭翠儿早就自己把红盖头掀开了,等了一个下午了,眼见天黑,她的东子哥还被乡人拉着在外面喝酒,依着他以前的性子,早出去抢人了,但毕竟今天是大喜的日子,她不能过火,内心却急的不行。

    她下地挑了挑蜡烛,屋子里似乎亮堂了一些,听着院子里的吵闹声渐小,东子哥应该是快结束了,快回来吧,傻大哥,一会儿不要醉得不省人事才好,这几天正是紧要日子,村里的王婶儿说是小子的几率会大些……

    虽说嘴上闹得欢,可是看着她的东子哥,怎么看怎么喜欢,那么英俊威武!那么才华横溢!恨不得给他生个十个八个的,男娃个个如他般英伟,女娃的长相也保准差不了……

    郭翠儿站在烛台前痴笑着发呆。

    突然,房后的悬窗被掀开,夜风将蜡烛吹的晃动了起来。

    郭翠儿一乐,这个东子哥,真皮,没个正形,居然想出了跳窗户的馊点子。

    她转过身,含笑看去,却不禁花容失色,忍不住惊叫一声,“谁?!”

    


    


    ps:书友们,我是北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