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学箭
    清晨的空气非常的清新,尤其是山里的,还带着淡淡的果香,通红的旭日从山沟里爬起,照出满山的彩色,袅袅的炊烟,氤氲的雾气,宁静的小山村仿佛人间仙境。

    霍振东在院子里做着深呼吸,他在这个世界的记忆里,有着呼吸吐纳之法,他正一点点地挖掘和体验,尽快熟悉这种练功的方式,那天和楚歌跑了整夜,他的呼吸吐纳之法完全是自动施展,所以,在不是他极限的情况下,明显效果要比楚歌强太多。

    这几天他感觉到自己可以偶尔主导这些功法和剑法,让他有了一点小兴奋和小期待,所以格外勤奋,像个好奇宝宝,努力发掘身体里的秘密,他相信熟能生巧,身体里的这些绝学早早晚晚都会为他所用的,而且,这些绝学即将再增加一个,他决定向郭老汉学箭!

    不知什么时候,郭老汉已经站在了院子里,手提着他的大铁弓,正诧异的看着他。

    “后生,了不得啊,本以为教你练箭,会费一番功夫,没想到,你这小小后生竟是内家好手,这练气一道你就已不必练了。”

    “咦,老郭头,你咋知道我要找你练箭?!”霍振东皮到。

    郭老汉不满地瞪了他一眼,“后生娃没大没小,我这绝技你可知道,有多少人求都求不来,你还在这里卖乖,哼哼!”

    “郭叔,瞧您说的,小子哪还不知道您的箭法啊!那必须是绝学啊!我长这么大都没见过像您这么牛的箭法,所以啊,我才想要找您学,这战场上,多一个技能便多一份保命的手段,为了我的翠儿,我必须要勤学苦练,要活下来才能给翠儿幸福不是?没想到咱爷俩还心意相通啊,呵呵。”

    霍振东的马屁拍的郭老汉很是舒服,脸上又笑眯眯的了。

    “臭小子,算你还有点正事儿,来,先试试我这弓,看你能不能拉开。”

    霍振东接过大铁弓,左手掂了掂,入手还颇为沉重,在剑台上搭上了一支箭,微一运力,一声轻喝,两臂较劲,铁弓被他一下子拉开,弓如满月!

    一旁的郭老汉忍不住叫了声好!

    霍振东能感觉到,这弓弦的力道不小,但他拉满的力气还是有的。

    郭老汉没想到,这霍振东竟真的有这份臂力,一张三石弓,非得有240斤的力才能拉得开,这十里八村,除了他之外,再无人能开,今天,又多一人,这人,还是他的女婿,哈哈,老汉乐的直捋他的山羊胡。

    霍振东瞄准了三百步外的大树,“嘣!”箭飞如电……不知道飞到哪儿去了……

    霍振东的脸涨的通红,妈蛋,这射箭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儿!

    郭老汉哈哈大笑,这小子终于露了丑,还以为真的是神呢,这回看你还嚣张不!

    霍振东真不嚣张了,这绝活真不是一蹴而就的,他立刻谦卑的将铁弓双手递还郭老汉,满脸真诚,虚心讨教。

    郭老汉又被拍中了要害,虚荣心得到了极大满足,乐不颠儿地将箭法要诀倾囊相授。

    整整一天,一个孜孜不倦的教,一个谦虚认真的学。霍振东悟性极强,很快便已能基本掌握射箭的要诀,一百步外的人型草靶已能十中六七,这个进步的速度已经惊呆了郭老汉,要知道,他从小练箭,也是练了两年之久才能射中一百步外的人形靶。

    霍振东却是大摇其头,他恨不得一下子就变得像郭老汉一样牛。

    晚饭的时候,霍振东拿起筷子突然觉得有些滑手,低头一看,一日的练箭竟将手指磨破。

    端着腊肉出来的郭翠儿一眼看到了霍振东血肉模糊的右手,赶紧放下了手里的碗,捧起了他的手,眼泪便吧嗒吧嗒地掉。

    霍振东嘿嘿笑着,伸手擦掉了她的眼泪,“我这也是着急了,咱爹这绝学还真是不太容易学,呵呵。”

    这一声“咱爹”,立刻叫的郭翠儿破涕为笑,叫的从门外刚进来的郭老汉老怀大慰,笑眯着双眼走到了桌旁。

    “后生,不错,我没看走眼,凭着你这份毅力,这箭法啊,定可大成!”郭老汉说着,递出了一块鹿皮,“喏,后生,老汉我给你做了个护指,将这护指绑在手上,拉弓的时候,手便不会轻易磨破,只是需要适应一下。”

    霍振东接过鹿皮护指,立刻戴在手上试了试,正合适,高兴坏了,“谢了,郭老头!”

    郭老汉一呆,“你这后生,皮!”

    众人哈哈大笑。

    霍振东每日勤练,白天练拉弓,晚上练持弓,进步神速。

    这一晚,他正举着大铁弓练着持弓的稳定性,郭翠儿捧着一叠布料走了进来,“东子哥,这是我爹托人去望坡城给你买的布料,快过来,我给你量量尺寸。”

    霍振东有点不明所以,“干啥啊?咱爹咋还给我买布做衣服啊?!我这身儿不是还能穿吗?”

    郭翠儿斜了他一眼。“你就穿着这么身儿破烂来娶我,是不?!”

    霍振东一拍脑门,“瞧我这臭脑子,对不起对不起,惹我们可爱的翠儿不高兴了!你说我这女婿当的,娶了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不说,还学了咱爹的绝学,还得咱爹给买新衣服,这个,这个……是不是有点,太牛逼了啊!?哈哈哈。”

    “你就臭美吧你!”郭翠儿把那叠布料扔到了他的身上,霍振东扔掉大铁弓,追着郭翠儿挠她的痒痒肉。

    两人闹作一团。

    几日时间,霍振东射箭的本事便已有模有样儿。今天一大早,他和小六子进了山,他要为后天的婚礼亲自去打点儿野味,腿伤虽然仍然有点碍事,但是放个冷箭,打个猎还是不成问题的。

    两人在山里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小六子还可以,腿脚麻利,霍振东要是放下功夫,还不如个普通人,这山路走的那叫一个稀碎,别说什么打猎了,他倒像个猎物,远远的狼啊,熊啊,猪啊啥的,都等着呢,等着这货自己摔死好出来吃猎人!

    霍振东有点儿狼狈,披头散发,衣服还刮出了几条口子,这都不算啥,关键是,玛德,迷路了!

    小六子刚才还在前面,转个山坡,不见了。

    “小六子……六子、六子、六子……”霍振东喊了一声,声音在山谷中回响,半晌,却并没有得到小六子的回音,刚刚的鸟叫也没了动静,显得安静,只剩风的低吟。

    他突然有了一种寒毛炸立的感觉,玛德,这回真被当成猎物了!

    


    


    ps:书友们,我是北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