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我爹是总兵
    郭老汉实在是无语了,这后生娃哪都好,就是一张嘴啊,没个正形。

    “咳,后生娃,别闹,年轻人越来越没有规矩,开玩笑也不分场合,谈正事呢!”郭老汉有一些埋怨,理了理喷到胡子上的酒水。

    霍振东抹了一把脸,我勒个去,这怎么还喷人一脸?!你非要知道我爹是谁,噢,说出来还不信,要我怎么说?要不干脆你说我爹是谁就是谁得了!

    虽然心里来气,表面还必须过得去啊,毕竟得给郭翠儿面子,未来的媳妇儿啊,他只得嘿嘿傻笑,装傻,他还行。

    看着嘿嘿傻笑的霍振东,郭老汉没招儿了,仔细琢磨了一下,倒也能理解,他的父亲是个军人的可能性很大,这年头普通人就有这样身手的很少见,军人世家是个很好的解释,可能是他的父亲混了这么多年仍然只是个白兵,并不是个军官,碍于面子,他不好意思说出口,干脆胡诌。

    或者是他的父亲在军中犯监,正在被羁押,他也不愿说。要是后一种情况,就比较难办了,但是感觉不太像,军中的纪律是严明的,要是犯了诛九族的重罪,这小子也不可能站在自己面前,看样子就是犯了错误,也不是什么大事,想到这里,微微宽心。

    “后生,那不知亲家母能不能来一趟,你别跟我说亲家母也在军中哈!”郭老汉又问道,末了还不忘挖苦他一句。

    霍振东头疼了,他母亲确实不在军中,但是说了能信吗?总兵的夫人来到小镇参加儿子的婚礼?

    “嗯……家母确实不在军中,不过,她住在龙云城中,离这里怕有三十多天的路程,再加上捎信的时间,怎么也得近两个月,恐怕不能及时赶到。”

    这一下,桌上的其他三人全都愣住了,霍振东不明所以。

    那龙云城是什么地方?听名字就知道,那是天子脚下,龙云帝国的都城!那里的人,非富即贵,就是一般的百姓也是某某家族的族人,绝不是他们这样的普通人所能比的!

    郭老汉面色不愉,这后生几次三番消遣于他,太过不尊重人,正所谓上杆子不是买卖,自己倒贴个女儿,这小子还这么跩,他有点来火。

    霍振东也觉着不是很妥,事情显得儿戏,但谁叫这郭老汉把事情定的这么匆忙,怨得着谁来?

    气氛有点尴尬。

    “郭叔,要不您看这样行不,下月初一,咱先按照村里的规矩来,您就暂代我的二老,等将来翠儿见过我的爹娘,在我的老家隆重的办一次婚礼,把村里的老少爷们都叫上,一起再来个正式的,您看怎么样?”

    霍振东这一番话,把个郭老汉说的高兴了,尤其是那一声“郭叔”,叫的心里舒坦,终于不再是“郭老头、郭老头”地叫了。他微笑地点了点头,“行,就这么着!”

    这后生虽然皮了点,但不像是言而无信之人,也不像是薄情寡义之人,翠儿跟了他,在即将到来的乱世里,也算能多个依靠了。

    郭老汉一口干了杯中的酒,乐呵呵的回屋了。

    小六子依然在没心没肺的吃着。

    霍振东有点儿吃不下了,心里乱,这个世界里的他感觉自己惹了风流债,那个世界里的他感觉进展太快,他想静一静。

    他起身要回房了,郭翠儿连忙扶着他,他转头看着郭翠儿,感觉到他的目光,郭翠儿抬头望了他一眼,又迅速的低下了头,脖子都变得绯红,但扶着他的手却并没有撒开,身子反而又向他靠了靠。

    实话说,郭翠儿长得非常漂亮,靠着她,能嗅着她身子带的淡淡的女人香,她的身体很紧致,他很喜欢她,但是他那在这个世界的记忆告诉他,她要是跟着他很有可能会吃很多苦,这是一个讲究门当户对的时代。

    他感受到了她胸前的饱满,他那不争气的小弟弟蠢蠢欲动。

    翠儿扶着他来到院子另一边他的房间,他把自己甩在炕上,闭上眼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郭翠儿给他把靴子脱了下来,放下了被子,这是一个温柔细心的女孩儿,然后……她就躺在了他的身边……

    嗯?霍振东睁开了眼睛,他不认为自己是一个经得起诱惑的人。

    郭翠儿的脸红红的,像熟透了的苹果,但是目光却是坚定的,她的手慢慢摸上了他的衣领,微微有些颤抖,笨拙地解着他的衣服。

    霍振东抓住了她的手,翠儿嘤咛一声倒入他的怀中,他不是柳下惠,但也自认是个负责任的男人,有些话,必须说在前面。

    “翠儿,我……”

    郭翠儿趴在他肩头的头抬了起来,眼有雾气,“东子哥,你是不是嫌弃我?还是……你已经有了家室!?”

    卧槽,霍振东真想问问,这么经典的套路你是跟谁学的!?竟叫我无言以对!

    “没有,只是……跟着我,可能会很苦!”

    “没有就可以了,东子哥,我喜欢你,我知道你不是个普通人,也许我配不上你,但只要你不嫌弃我,让我跟在你身边,什么苦我都不在乎!”

    霍振东感慨了,现代的那个自己,有的时候是不是太现实,也太冷静了呢?正因为从来没有投入地爱一回,从大学毕业,再到蜗居在那个繁华的城市里,一直也没有一个恋人,他的视角总是旁观者,包括现在。

    他想起了那个经典的桥段,大话西游里至尊宝的独白,还有华仔的那首经典老歌《再说一次我爱你》放入书架,何必要等失去再去珍惜,爱,不可辜负。

    女孩儿的爱是真诚的,是无私的,她在向他的爱人交出自己,他还纠结个毛线?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的爱,狠狠的占有,然后用生命去保护。

    她的手抚上了他的胸膛,他的胸膛结实,宽厚,女孩儿的气息在他的耳边轻吐,他的气息亦变粗重,他转头深深的吻,他的第一次,两个都是,她也是第一次,笨拙,却又甜蜜。

    “东子哥,你没有什么要说的吗?”

    “嗯……我爹真是总兵!”

    


    


    ps:书友们,我是北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