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赢了个老婆
    村子里的人又沸腾了,今天他们见证了一个奇迹的诞生,那些不相信郭开山神奇箭法的年轻人们,今天终于相信了,也开了眼界,他们为郭老汉神乎其技的箭法大呼小叫,他们一辈子也不可能练成郭老爷子这样的箭法!

    可是很快,对面小哥的神表演就让他们惊掉了下巴,不管男女,不管老幼,有一个算一个,只有一个感觉,这特么还是人吗?!

    这必须不是人啊!

    在小六子的眼中,这是神一般的存在啊,武神!他真的是头一次见过以剑挡箭的人,这种人只在传说中,没想到就在身边,怪不得他能救楚歌大哥一命。他已经暗下决心,要拜他为师,学他的剑法。

    在郭翠儿的眼中,他也是神,她的男神。她可不管,这个男神归她了,反正他爹已经输了,愿赌服输!

    在郭老汉的眼里,这确实不是人,畜生啊!得了便宜还卖乖,让自己彻底跌下神坛,破了无敌的形象不说,还特么赔了女儿!不过在内心的深处,竟然有偷着乐的情绪,任你再牛逼,你,还不是我郭开山的女婿!?岂能翻出我的手掌心!他感觉自己才是这场对赌中最大的赢家,谁说不是呢!

    庄稼人,简单直接,震惊过后就是对霍振东彻底的崇拜,郭老汉的家门口汇集着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都想进去跟这个神奇的小伙子聊上两句,要是能发展出一段超友谊的故事那就更好了!他们才不在乎郭翠儿呢,毕竟还没嫁娶呢不是!

    咋不冲进去呢?因为有个老郭头正在院门口坐着抽烟袋锅

    有些人已经在墙外亮起了嗓子,唱起了民歌。

    末了,郭老汉抽完了一袋烟,站了起来,“行了行了,都散了吧。”

    “我说老郭头,你咋还把人霸上了!?他和你们家翠儿到底是不是真的?你要是不稀罕,赶紧放人,让这后生去我们家住几天,我们家小慧不比你家的翠儿差我告诉你!”女人的话故意很大声,说给里面的人听。

    郭老汉一跺脚,眼睛一瞪,“咋不是真的了,我郭开山言出必践,下月初一,办喜宴!”

    霍振东坐在炕头上,人懵懵的。

    郭翠儿就坐在他身边,绣着一块大红帕子,小六子问他绣的是啥,她的脸微微的红,她告诉小六子,她绣的是红盖头……

    霍振东彻底懵逼了,这特么要出事儿啊!我只是要养个伤而已……

    要是楚歌在这里,都能想象他的表情,“你特么装犊子呢?!这好事儿别人羡慕都来不及,你还特么矫情!”

    是啊,矫情个屁!别人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事儿!人家女娃子丑吗?不丑,而且非常漂亮,十里八村的男青年这会儿估计都在磨刀霍霍,恨不得弄死他。

    人家女娃子对他无意吗?有意,而且看得出来,非常的有意,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只有什么和什么不能辜负来着?他记不清了,好像是美人和爱情啥的,反正是美人恩不能辜负。

    但是怎么感觉自己像是被算计了呢?明明是赢了啊?!算了,不想了,大概穿越客都有些福利啥的,这也算其中之一吧。

    突然,他乐了,因为他想到了一件好笑的事情。将来,自己的儿子也许会问,“爸爸爸爸,你和娘亲是怎么在一起的?”他的回答估计也没谁了,“你娘是爹爹打赌赢的……”

    村里的人又沸腾了,郭老汉发话了,下月初一办喜宴,这是村子里的大事儿!

    人们忙碌开了,下月初一,距离现在还有十天,很多东西,得提前准备了。

    于是,大家都到郭老汉家来商量,谁家准备什么,谁家负责什么,酒席放多少桌,十里八乡的要不要通知,婚礼的规矩要不要提前预习,最后,卡在了一个环节,拜高堂!

    这后生的高堂在哪里?众人一起瞅着郭老汉,直到这时,大伙儿才觉得,好像对这后生还不太了解啊!

    这一晚,郭老汉摆了一桌酒菜,将霍振东和小六子一起叫了过去。

    酒菜很丰盛,难得的,有肉,是腊肉,霍振东和小六子没心没肺地造着,郭翠儿笑眯眯地给霍振东一个劲儿的夹菜,气的老郭头猛喝闷酒。不知道普天下当爹的是不是都这样,许是老郭头和自己的宝贝女儿相依为命的久了,这一刻的心里就不是个滋味儿,但有些事儿还是的张口啊。

    “后生,慢点儿吃,咱爷俩今天唠唠。”

    “唔,唠吧,我听着呢。”霍振东塞了满嘴食物,含糊不清的说道。

    听个屁,你他娘的都恨不得耳朵当嘴巴也塞点吃的下去,郭老汉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

    “后生,眼瞅着就是你和翠儿大喜的日子了,只是不知亲家公姓甚名谁,在哪里高就,方不方便来一趟?”

    “咳、咳、咳……”真噎着了,霍振东直翻白眼儿,郭翠儿赶紧给他又是捶又是捋的,好容易让他顺过这口气儿。

    你个郭老头,故意的吗?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不能在吃饭前说啊!吃完了说也成啊,非要在人家满嘴食物的时候说,想整死我啊!霍振东这个气啊。

    不过这个问题,确实难住他了,要怎么说呢?实话实说?会不会被当成吹牛逼呢?关键是不管怎么说,他父母能来吗?龙云帝国戍边总兵到这个小村子里参加儿子的婚礼?!

    善意的谎言?说自己父母去世了?嗯……这个世界的他是迷信的,这样大逆不道的话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的!

    小六子也竖起了耳朵,霍振东的家世到现在他们也没有搞清楚,他也很好奇。

    “嗯……家父,嗯,实不相瞒,家父也在军中,现在前方正在打仗,恐怕不能前来。”霍振东觉着他的话不算是说谎。

    “哦?原来令尊也在军中,真是上阵父子兵啊,不知亲家公在哪支部队高就,官至何职?”郭老汉来了兴趣,怪不得这小子一身武艺,原来是军人世家啊,弄不好他老子还是个军官也说不定呢,他要好好问问。

    霍振东编不下去了,玛德,索性说了吧,吓死你们!

    “呃……其实,家父是戍边总兵霍云天。”

    “噗……”郭老汉一口酒喷了他满脸。

    郭翠儿捂着嘴咯咯笑个不停。

    “咳咳咳……”小六子一边咳嗽一边赶紧伸手捂住了霍振东的嘴,“哥,可不敢啊,杀头的牛逼不能吹!”

    


    


    ps:书友们,我是北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