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技惊四座
    郭老汉提着他的大铁弓站在村头,看着远处的少年。他很喜欢这少年,少年英武,有胆气,有才华,他已有意将翠儿许配给他,只是在内心深处,他还有着隐隐的担忧,那就是他的身份——一个大头兵!

    如今,两个帝国的冲突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了,据说前一阵子一千多人的军队在牧马坡被天坤帝国包了饺子,无一幸免。战争在升级,这一次战争不知道又要打多久,不知道又要死多少人。

    将翠儿许给这后生,这本身就是一场豪赌,赌的就是他能够在这场战争中活下来。凭他的胆识和学识,只要他活下来,必定能混出名堂,到时候就是翠儿享福的时候,但是他有这个运气吗?是的,在战场上能够活下来,有的时候是靠运气的。

    也许这后生真的有这个运气也说不定,听说帝国的戍边总兵也姓霍……

    不管怎么说,要试试这小子的武力,这是生存的硬条件,也杀杀这小子的威风,靠嘴巴,是赢不了天下的。

    他一箭射去,瞄着他的头顶,效果很好,乡亲们的呼喊更是提升了他的精气神儿,老而弥坚,他很满意自己的状态。

    伴随着霍振东的喊声,他的剑指向了郭老汉。

    郭老汉突然感受到了一种冷意,那是他年轻时在山中捕猎时曾经感受到的,那时,他被一只豹子盯着,就如现在。

    他吃惊不小,这小子竟然是一个高手!

    这一次,他瞄向了他的胳膊,要射落他的剑。

    嘣的一声,箭已飞出,划着弧线,直奔霍振东。

    弓弦声响,霍振东的注意力一下子前所未有的集中,那冲他飞来的箭变得异常清晰,甚至都能感觉到箭射的位置,到达的时间,他的剑迅疾一撩!

    “当”的一声大响,那箭竟被劈飞,断为两截。

    村民的欢呼声一下子静止,所有的人目瞪口呆,没想到,这后生,这么厉害!

    “再来!”远处传来了霍振东的又一声吼。

    郭老汉也没想到,他的箭并不是什么人都挡得下的。他的弓并不是普通的弓,这是一把三石的弓,没有天生的巨力是很难有人拉得动的,即便是在军队中,能将三石的硬弓拉满如他一般,也是凤毛麟角,在三百步外还能保持准头的更是少之又少,这已堪称绝技!他暗暗点头,不错,小伙子很好!

    他又取出了一支箭,“嘣”的一声,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甚至感觉都没有瞄准,其实那箭却是极有准头的,仍是取的右臂,只是这一支箭更加的平直,速度更快。

    霍振东并没有停在原地,一股莫名的热流瞬间游遍四肢百骸,他感觉力量和精神正在提升,气机牵引下,他一步步向前走去,虽然一瘸一拐,但是每一步落下,都能保证全身的力量集中到剑身之上,这是一种奇妙的节奏。

    这一箭的凶猛,霍振东一眼便看了出来,眨眼间,箭已至,随着右脚的落地,他猛地低喝,又是一剑撩出。

    “当!”这凶猛一箭再次被劈飞,他的人也被这一箭的力量撞得向后仰了一下。

    “嘣嘣嘣……”郭老汉三箭连发。

    霍振东的剑已经舞了起来,剑光闪烁间,“当当当!”三箭接连被劈飞。

    人群鸦雀无声,谁曾想到,这少年,竟有如此神技!

    霍振东的脚步没停,一步步向前走着,所有射来的箭统统被他劈飞。

    霍老汉抽出了箭筒中的最后一支箭,这是一只铁杆箭,是他威力最强的一支箭,他犹豫了一下,毅然搭上了箭台,拉弓的手扭了一下弓弦,“嘣!”这一箭划着诡异的弧线飞出,箭杆有侧旋,有下旋,力道更劲,仍取右臂。没有见过这一箭的人,是无法理解箭的飘忽的,更是难以抵挡。

    霍振东疾舞的宝剑却突然停下,在众人的惊呼声中,霍振东的剑掉落,人已被铁箭带起,咄地一声,整个人被钉在了树上!

    “嘭!”有胆子小的人被这惊悚的画面吓得从树上掉了下来。

    “东子哥!”郭翠儿顾不得众目睽睽,他的眼里早已蓄满了泪水,这一刻,随风飘落,她向着那个男人跑去,他是为了自己而挑战的父亲,就这份勇气,已捕获了她的芳心,而且在她的心里,她早已经喜欢上了这个不羁的大男孩,他有超越年龄的成熟和稳重,还有幽默,待在她的身边总是给她安全的感觉,舒服的感觉,快乐的感觉,他愿意和他在一起,他是她的英雄。

    小六子已经瘫倒在地,他不敢相信霍振东被射死了,他要怎么跟楚歌大哥解释?以楚歌大哥的性子,这个村子还能存在吗?

    郭老汉懵了,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啊!刚才明明那后生可以躲的过去,却偏偏移动了少许,像是故意撞上了箭杆!

    郭翠儿扑到霍振东挂在树上的身体,抱着她的腿,泪水止不住泉涌。

    我们的嘴炮王霍振东同学真的挂了吗?那必须是不可能的啊!

    刚刚郭老汉的最后一箭确实是极其危险的,然而在那一刻,霍振东的感官世界里突然出现了诡异的一幕,周围的一切似乎变成了静止的画面,那极速飞来的箭杆变成几如慢放的镜头,一点点飘飞而来,他干脆扔掉宝剑,双手攥住箭杆,用腋下死死夹住,然而,巨大的惯性还是将他带的飞起,狠狠的钉在了树上,但是他的人是没有受到任何伤害的,此刻正在那里慢慢回味刚刚的感觉……

    直到,郭翠儿抱住了他的双腿,压住了他的伤口……

    “啊!疼疼疼疼!”他忍不住嚎了起来。

    郭翠儿一下子抬起了头,梨花带雨的脸上带着惊喜,“东子哥!你没事儿?!”

    “你,你你你你松开我就没事儿,压着我伤口了!”霍振东疼的只抽冷气。

    郭翠儿这才惊觉,一下子跳了起来,惊疑不定地看着他。

    “东子哥,你真的没事儿?我爹的箭……”

    “你爹的箭很珍贵,我都劈了他老人家那么多箭了,实在不好意思把这最后一支铁杆箭再给劈废了,于是抓了下来,喏,还给他老人家吧。”说完,一让身子,将腋下的箭杆一把拔了出来,递到了郭翠儿的身前。

    他黑暗的心里嘚瑟极了,这是世界上耍牛逼的最高境界,低调、内敛、自然、惊世骇俗,爽!

    郭翠儿的眼睛瞪的大大的,这种表情此时此刻只有一种解释——不可思议!

    


    


    ps:书友们,我是北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