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打赌
    霍振东被郭老汉瞅的有点发毛。

    老汉长长吐出了一口烟,“后生娃,跟我说说,你这诗是啥意思!?”

    你妹的,想知道啥意思早说啊,整地还挺深沉。不过他还是摇头晃脑地又解释了一番。

    郭老汉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感情这家伙是惦记自己的宝贝女儿啊,这个臭小子泡个妞还整这么拽!

    老汉低头琢磨着怎么才能打击一下这孙子的嚣张气焰,微一沉吟,计上心头。

    “后生娃,咱俩打一个赌怎么样?”

    “嗯?打什么赌?”

    “赌箭,怎么样?”

    “赌贱?”没怎么试过啊!

    “不错,就是赌箭,我老汉以箭成名,就在这箭上,向后生讨教讨教,咱们谁的箭技让对方口服心服,谁就算赢,如何?”

    “郭老头,你过分了啊,明知道小爷我不善使弓,你倒是一箭震马匪,无敌的紧,你还不如直接说你要干啥得了!”

    霍振东调侃着,“不过,你可别以为你的箭技就是无敌的哦,先说说赌注。”

    正说着,小六子和郭翠儿走进了院子,两人摘了满满一篮子野果。小六子一看到霍振东就高兴地跑过来,“霍哥,你能下地了?!”

    “嗯。”

    郭翠儿也喊了声“东子哥”,放下篮子便跑过来搀住了他的胳膊,惹得郭老汉又哼了一声。

    “东子哥,你怎么出来了?!”

    “没事儿,出来透透气儿,再躺下去,感觉自己都长毛了,呵呵。”

    过老汉磕了磕他的烟袋锅,“正好你们俩都来了,我与这后生有一场赌约,你们给做个见证。”

    “爹!你又欺负东子哥!”郭翠儿不乐意地嚷着。

    “哎呀呀,不得了,女生外向,女生外向啊,这么快就替外人说话了,我老汉命苦啊!”郭老汉捶胸顿足状。

    郭翠儿红了脸,跺脚恼羞地嚷道:“爹!你胡说什么啊!”

    郭老汉也不回她,转头对着霍振东说道:“后生,我的赌注就是我女儿郭翠儿!”

    院子里落针可闻,众皆惊呆!

    “后生,要是在箭法上你赢了我,我就将郭翠儿许你,若是你输了,以后不得纠缠我女儿!”

    霍振东就郁闷了,这叫什么事儿啊,自己好像没纠缠他女儿啊,还没发展到那一步……

    半晌,郭翠儿惊叫道:“爹,他怎么赢得过你!?”

    我去,霍振东被郭翠儿的直接整的有点措手不及。

    小六子也有些忿忿不平。

    郭老汉只是哼了一声,便转头看向霍振东,眼里已有不屑。

    一瞬间,霍振东被激住了,啥意思,这老头是想让自己在女人面前掉面子吗?而且人家女娃子还对自己有点儿意思,这要是个男人也不能忍啊,这绝对不是小哥的风格!甭管赢不赢得过,态度是关键,这时候怂了,小弟弟一辈子也硬不起来!再说了,输赢还不一定呢,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是时候表演一下真正的绝技了!”对,就是这句!

    面对郭老汉挑衅的眼神,霍振东笑了,“郭老头,你真以为箭法好就天下无敌了啊?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小爷的本事!这么着吧,咱也别费劲比什么箭法了,听你吹了无数次一箭退马匪的牛了,咱今天再演一回,我就站在村头三百步外,任你射,只要射中我一箭就算我输,怎么样?”

    一阵秋风扫过院子,扫下的还有众人的下巴。

    郭翠儿惊的捂住了嘴巴。

    郭老汉眯起了眼睛。

    小六子已呆滞。

    “怎么,怕了?你放心,咱们签下生死状,即便你射死了我,也不会有人找你麻烦,怎么样?”

    小六子还不等出声反对,郭老汉双眼一瞪,一拍大腿,“好!后生好胆识,赌了!”

    郭翠儿惊的大叫:“爹!”

    “闭嘴!女孩子家家,轮不到你说话!”郭老汉少有的动了怒。关键是,嘴炮王霍振东的嚣张气焰激怒了老汉,不仅调侃,还严重质疑他当年的英雄事迹,这是老头不能容忍的,他决定教训教训这小子。

    小六子急跑到霍振东身前,焦急地叫道:“霍哥……”

    霍振东一抬手阻止了他说下去,“相信哥,不会有事儿的。”

    小六子无言。

    村子里炸了锅,所有的人都拥出了村子。

    郭老头和年轻后生一场惊天赌战就要在村头上演,男女老少都赶来看热闹,或站或坐或爬树,大家说说笑笑,总体的论调就是想看看这个后生是怎么死的。

    霍振东站在三百步外一棵腰粗的大树前面,此时,拄着剑,正闭目养神。

    为什么站在大树的前面?嗯……实话说,他对自己并没有绝对的信心,万一挡不下,还可以跑到树后面不是……

    为什么闭目养神?这一点很重要,他在体会那段来到这个世界多出来的记忆。

    上一次和楚歌一起大战追兵的时候,那超越他认知的剑法完全是下意识的行为,生死一刻,几乎是本能,剑法爆发,莫名其妙的,在他回过神儿来的时候,几人已被他斩于马下,当他剑指着逃跑的赵小虎时,内心是震惊的。

    今天,又是一个紧迫的局面,他自己故意造成的,他仔细的体会,想要再找到那种感觉。

    这个世界的霍振东,在7岁的时候被他老爹霍云天送到一个神秘的剑师那里学习剑法,十年练剑,霍振东自认学得一身绝世剑法,所以,他回到父亲身边,想要建立一番功业。

    霍云天看了他的剑法,嗤之以鼻,说他的剑法有形无神,有杀无气,再练十年也许能有小成。听了老爹不客气的否定,霍振东气愤之下偷偷参军,他不信以自己的剑法不能在军队里有所建树。

    只是上了战场才知道,个人的勇武面对千军万马根本如蚍蜉撼树,不值一提。他的队伍更是在牧马坡中伏,全军覆没,他本人也在那一战中饮恨沙场,却洽好与穿越时空的霍振东融为一体,重新复活了,只是现在的他已不是原来的他,对他们俩来说,都是。

    这一刻的霍振东,额头见汗,因为,那些剑法,他啥也没体会到,根本想不起来!

    远远的,有人已经不耐烦,喊声传来:“后生,再等下去天就黑了,要不要等到明天?!”庄稼人还是挺实在的。

    霍振东睁开了眼睛,嗯……其实明天也行。他准备跟郭老汉说说,明天吧。

    “嗖……咄!”

    郭老汉远远一箭擦着他的头顶飞过,钉在身后的树上!

    疾射的箭杆射飞了他的发簪,长发散落,随风飘荡。

    远处有村民在大声的叫好,这是**裸的羞辱!

    这一箭射出了他的怒火,霍振东提起宝剑,剑指村头,大吼一声,“来吧!”

    


    


    ps:书友们,我是北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