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养伤
    队长和楚歌他们回来的时候,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一大一小两个人正在狂嚼手里的肉。

    “呦呵,有肉!行啊,吃独食!”

    楚歌也不客气,跳上霍振东的床就抢了起来,霍振东怕他压到自己的伤口,呜呜叫着,高高举起了狗肉,被楚歌一把夺了过去,凑上嘴就是一大口,“嗯!好吃好吃!老大,你也来一口!”

    武杰和楚歌加入了吃肉大军,风卷残云,所有的狗肉被四人转瞬吃光,意犹未尽。

    霍振东气的哇哇大叫,楚歌找了个小树枝优哉游哉的剔牙,小六子在一旁傻乐。

    武杰队长咳嗽了一声,站了起来,走到霍振东的床头,拽过他的毯子,擦了擦手。

    ……

    霍振东一脸呆滞,这帮家伙是兵?比土匪还土匪啊!

    几个人相视一眼,哈哈大笑,仿佛作弄了霍振东给了他们极大的满足感。

    笑够了,武杰队长才想起来问肉的事儿,小六子叽里呱啦的把二人巧取豪夺的丰功伟绩说了一遍。

    楚歌哈哈大笑,武杰微皱了下眉头。

    稍稍沉默了一下,武杰开口说道:“大个子,大队要转移了,咱们小队是先锋,你知道的,刀头舔血,马虎不得,带着你不方便,可是咱们行动的时候把你一个人丢在家里我又不太放心,刚才仔细想了下,你在后面的那个村子里先住下,等伤好了再来找我们,小六子也留下来陪你。”

    这回霍振东是真的呆了,他看出来了,武杰队长是真的为他着想,说不定也是为小六子着想,也许接下来的战斗不太乐观。

    “队长,我要跟着你们!”小六子先急了。

    武杰大眼一瞪,“信不信我抡你!我征求你意见了吗?这他娘的的是军令!”

    小六子急的哭了出来。

    楚歌就嘿嘿直乐,“某些人啊,身在福中不知福,我还巴不得能到那个小村里待一阵儿呢,不用拼死拼活,还有漂亮的村姑,啧啧啧,不过估计村姑不太可能看上六子,嘴巴还没毛呢,至于大个子吗,有希望哦!”

    楚歌的调侃缓解了气氛,武杰最终并没有生小六子的气,临出门的时候,大手使劲搓揉了一下小六子的脑袋,“臭小子!”撂下这句话,他掀开帐帘走了。

    楚歌走到霍振东的床前,低声说道:“一个月后,到西边的‘望坡城’找我们,照顾好六子。”说完,塞给他一锭银子,转身走了。

    霍振东和小六子站在村口,看着大队人马扬起尘土向着远处而去。

    小六子像丢了魂儿似的,眼睛红红的看着队伍消失在远方,久久不肯回村。霍振东没心没肺,他现在关心的是能不能吃到肉。

    他们在村长家住了下来,村长收了一锭银子高兴坏了,这里的村民是极少见到金银的,平生都是用铜钱来结算物资,而且大部分人根本就不用钱,多是以物易物,所以这银子在这里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还别说,村里真有一个漂亮的村姑,村长家的女儿,村长家的女儿今年18岁,正是媒人踏破门槛的时候,偏偏村长对这些媒婆子一个也不待见。

    “乡下的媒婆子能有什么好介绍,就凭咱家闺女的模样,怎么也得嫁到富贵人家!”

    这是老村长总跟霍振东说起的。

    村长姓郭,叫郭开山,祖祖辈辈生活在这片大山里,他爹想让他把这片大山给开出个新模样,于是取名郭开山,然后他就真的一直在开山。

    还别说,郭开山,人有把子力气,又肯吃苦,荒山硬是让他开成了宝山,满山的大豆高粱还有果树,成了村子里最殷实的家户,就凭这,娶了小翠儿他娘。哦,小翠儿,就是他的宝贝闺女,据说是十里八村里长得最漂亮的女娃子,没有之一。

    这郭开山,除了开荒种地是一把好手,还是远近闻名的猎人,一把大铁弓,箭无虚发。

    曾经有一年,四里八乡的闹匪患,常有马匪进村抢劫扰民,终于有一次马匪奔向了他们的村子,众村民慌作一团,郭开山手提大弓站在村头,三百步外一箭射飞了匪首的软皮帽,吓得众匪落荒而逃。

    经此一战,郭开山便成了这村子的村长,村里的众人对他那是相当服气的,他为人也公平正义,很得乡人拥戴。

    郭开山也很拿此事得意,晚上喝点小酒,总会说爷们当年一张铁胎弓如何如何,霍振东就取笑他,郭开山吹胡子瞪眼,却怎么也不肯把他的铁胎弓拿出来破了霍振东的讥笑。

    相处的久了,霍振东和小六子二人与村长父女也变的熟了,小六子今年十四岁,郭翠儿就把他当弟弟看,这几日小六子总是闷闷不乐,郭翠儿就上山摘野果子给他吃,捉大松鼠给他玩儿,顺便把那些精挑细选出来的野果子给那位在火炕上四仰八叉的“东子哥”也送去,然后甩着大辫子红着脸跑开,每天如此……

    小六子毕竟是半大孩子,很快就融入到这平静而美好的生活中,每天随着郭翠儿上山下河,这不同于军营的生活很快吸引了他。

    然后霍振东炕头的野果子越来越多,每天见到郭翠儿的次数也越来越多,两人的笑声也越来越多,不知怎的,不知什么时候,郭翠儿就总是喂野果子给他的“东子哥”吃了……

    这回换郭老汉闷闷不乐了,晚上也不找霍振东吹牛了,每天坐在家门口吧嗒吧嗒地抽他的烟袋杆。

    这一日,霍振东下地了,他感觉再躺下去自己非发霉不可,他的伤在小六子和郭翠儿的精心照顾下,好的极快,但是,老人们常说,伤筋动骨100天,就是再牛逼的体格子,他也不可能几天就好,只是伤口结痂,不再渗血了,他便迫不及待的下地溜达了,小六子给他做了一副简易的拐杖,他拄着它们,来到了院子里,远处的山上,能看到小六子和郭翠儿的身影,小六子攀在树上摇着果子,郭翠儿提着篮子在树下捡。

    霍振东笑了,他想起了小时候,他也曾在奶奶家的山村里攀树摘果,还曾被树上的板栗窝窝掉下砸中过后背,害的他趴着睡了一个星期。

    “哼……”

    一声重哼在身后响起,郭老汉刚走出屋子,就看见霍振东望着远山傻乐,再一看那山头上的人影,鼻子都差点气歪了。

    霍振东转头看见郭老汉气哼哼的样子,顿时乐了,玩心又起,摇头晃脑起来: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郭开山懵了,一双眼睛瞪的老大,“这、这、这是你写的?啊呀呀,没想到你一个后生娃娃好厉害的文采!”

    霍振东哪想到,世代农耕的乡里人,少有几个识得大字的,更遑论诗词,也只有这郭开山年轻的时候给大户人家送狍子皮的时候听过,那还是望坡城城守大人在那大户人家的酒席上即兴吟过的几首诗,当时已惊为天人,在他们的印象里,只有高官大户才会有这样的学识,只有名门望族才有实力请得起教书先生。

    郭开山吧嗒吧嗒猛抽着烟袋杆,瞅着霍振东的眼睛也渐渐眯成了一条缝。

    这娃娃不简单!

    


    


    ps:书友们,我是北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