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老子的剑,不是吃素的
    黑夜中,霍振东不辩东西,只知道随着楚歌狂奔。

    东方鱼肚白,霍振东竟随着楚歌狂奔了整夜,他都没想到自己的体力这么好,这真的完全不是自己原来的那副渣渣身体,再看身边的楚歌,这家伙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似的,腾腾热气从他的头顶冒出,喘息声像拉破的风箱,几乎已经站立不稳。而自己,只是微微冒汗而已,难道自己竟已强悍如斯!

    楚歌不得不停了下来,一边大口喘着气,一边像看怪物一样盯着他。

    霍振东理解他的心情,却也只能无奈的一耸肩,双手一摊。没办法,这就是差距!

    气的楚歌直翻白眼。

    喘息稍定,远处竟传来马蹄声,敌人的骑兵!

    说实话,两人一夜的狂奔竟然始终都没有甩掉身后的追兵,追捕的人中有追踪好手,此时更是连骑兵都追了上来。

    楚歌慢慢站直了身体,却是转过头,看向了远方,眼神中有说不清的情绪,半晌,转过身子,看着渐近的敌人骑兵,狠狠吐了口口水。

    “玛德,看样子老子今天要折在这里了,小子,你走吧,告诉武队,逢年过节,帮我去看看老娘。”

    没想到,这楚歌为人这么义气,说出的话铮铮铁骨,这份牺牲,一下子打动了霍振东柔软的小心脏,他的眼神亦变得坚定……转身,跑了……

    望着他的背影,楚歌摇了摇头,洒然一笑,跑快点儿吧,小子,我坚持不了多长时间的。

    霍振东真的跑了么?当然是不可能的,虽然认识楚歌的时间不长,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那种战场上生死依托的感情就是莫名的产生了,刚刚的楚歌,只是那一刻的义无反顾,便已在他的心里烙上了一个深深的名词——兄弟!

    正常人的心理肯定是寻求安全的,这个时候的霍振东最明智的选择是有多快跑多快,有多远跑多远,将来带着武杰队长回来为楚歌报仇,为他收尸,最关键的是,这样的自己是最安全的。

    但是,楚歌在激动的时候,尤其是肾上腺素急速分泌的时候,是不正常的,他这个时候唯一的念头就是战!在他侠义的心里,这个时候他要是逃了,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还有一点不正常的是,越是这种生死对决的时候,他越冷静,所以,他转身跑了,不是逃跑,而是去寻找,寻找一个对方视线的死角,在他们思想麻痹的时候,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也许,还能救下楚歌也说不定,就算不能,那又如何,死,就当穿越回去了!

    霍振东饶了一圈儿,此刻就藏在一块大石的后面,悄悄地看着,离楚歌不到五十步。

    一众骑兵将楚歌团团围住,竟没有分兵去追击他,这让他更加肯定这里面一定有追踪高手,才会让他们有恃无恐。

    楚歌手提钢刀,微弓着身体,全身紧绷,做好了全力一击的准备。

    “楚歌,没想到真的是你!”环绕的骑兵中走出一人,手提长枪,软盔皮甲。

    “赵小虎!”楚歌亦是惊讶,“怪不得这群贼兵能追老子一夜,原来是你领的路,没想到你投了天坤帝国!”

    看样子,这赵小虎和楚歌颇为熟悉。

    “呵呵,楚歌,你说错了,我不是投靠天坤,而是我本来就是天坤帝国的人,哈哈。”

    这赵小虎还别说,形象不错,据马提枪还真显得一派大将风范,看样子,是这队骑兵的队长,而且这队骑兵中总有几个人手提劲弩隐隐警戒着四周,显出了极高的纪律和战场素质,不容小觑。

    “哼,没想到你竟然是天坤的奸细,算我看走了眼,居然跟你称兄道弟,还把这一身战场追踪的技艺教给了你。”楚歌摇头苦笑。

    “楚歌,你放心,兄弟我记着你的好,所以,只要你归顺我天坤,我保举你做队长,以你的能力,很快就能升为哨长,统领一个百人队绝对不是问题,比你在那个小气的武杰手下当一个小小的侦查不知要好上千万倍,怎么样?”

    这赵小虎给出的条件可真是优厚。以霍振东所知不多的历史知识,大概知道了其中的差别,这让他感到很奇怪,这里的军队设置有点像中国宋、明时期,应该是五人一伍,二伍一什,三什为队,三队为哨,五哨为总,五总为营。

    那只要楚歌答应了赵小虎的条件,直接就是队长,也许不久后还能当哨长,官衔更是大过了武杰,诱惑不小。

    霍振东有些担心,也许,楚歌将自己支走,是有意而为。

    楚歌似是在沉思,无人打扰,敌人显得很有耐心。

    “嗯,条件不错,不知道赵大人现在官居何职?”楚歌突然笑着问道,身躯挺直,似是放弃了对抗。

    赵小虎一拱手,“蒙徐帅不弃,委我在钱营手下干个哨长。”

    赵小虎显得得意洋洋,看向楚歌的眼光也变得热切,看得出楚歌已动心。

    “那不知,要是我也想现在就当个哨长,咱们的徐大帅能否答应?”楚歌抬高了价码。

    赵小虎的眼睛一下子眯了起来,接着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楚歌,你是在拖延时间吗?为了那个小子?哈哈,实话告诉你,我根本不在乎他,在我的眼里,十个他也比不上你,即便是放跑了他又如何,只要我抓住了你就是大功一件,我太了解你的重要性了,没有了你,那武杰的队伍就变成了瞎子,你营里的那些弱渣侦查更是不值一提,我们的部队在侦查上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哈哈哈,所以,我劝你,不要妄想拖延了,我不想用强不代表我不会用强,不识时务,莫怪兄弟手下无情了!”

    那赵小虎说翻脸就翻脸,枪尖一挺,便向楚歌的肩头点去,根本不给他解释的机会,似是已看透他的心思。

    楚歌矮身架刀,“当”的一声,磕开了赵小虎的前刺,接着就地一滚,地堂刀法,挥刀直取马腿。

    那赵小虎回枪又是一刺,直取楚歌肋下,攻其必救。

    楚歌挥刀急撩,再次磕开长枪。说实话,赵小虎虽是敌人,但手下功夫真不是盖的,枪法自然纯熟,疏而不漏。

    步兵对骑兵本就是弱势,再加上赵小虎技艺精湛,楚歌一时被杀的左支右拙。

    突然,楚歌翻身跳出战圈,人在空中,扭身急转,左手猛然甩出一把匕首,直奔旁边围观的众骑之一,那名骑兵正手持劲弩警戒远处,待惊觉飞刀,已是躲闪不及。

    飞刀正中咽喉,那名骑兵翻身落马,眼看是不活了。

    众人惊叫怒骂,赵小虎更是怒而挺枪疾刺,楚歌左闪右躲,东一刀西一刺,一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就是现在!

    是时候展现真正的绝技了!

    霍振东跳了出来,全力向群敌冲去,手中的长剑斜斜举起。

    群敌中的弓弩手发现了他,转身向他射了一轮,也仅仅就是一轮而已,霍振东的速度实在太快,转瞬已经冲入人群,高高跳起,奔着一名骑兵,挥剑就劈,那骑兵左手擎起小圆盾,右手的短矛已经悄悄递出,这是一个久经战阵的老兵。

    然而,几乎没有发出声音,那名久经沙场的老兵连盾带人被斜斜劈成了两段,场面血腥骇人!

    众人一时大惊,离得近的几名骑兵更是手脚发麻,急急挥舞兵器向霍振东砸去。

    霍振东挥剑转身,潇洒一撩,掉落一地枪刀剑头,还不等惊愕的人群缓过神来,手中的剑已化作流光,行云流水间,马上骑兵的头颅纷纷滚落,现场飙起一阵血雨。

    一时间,追来的7名骑兵中,只剩下了赵小虎。

    赵小虎惊怒交集,舍弃楚歌,挺枪跃马,对着霍振东就是一个三连刺,霍振东连抖手腕,“当当当”,赵小虎的看家绝技被破了个支离破碎,枪尖断为三截,一杆家传铁枪变成了铁棍。

    赵小虎肝胆俱裂,马身一错,铁棍脱手甩向霍振东,人却头也不回,落荒逃走。

    霍振东挥剑斩断迎面而来的铁棍,姿势极是潇洒,剑指逃敌,重重哼了一声。

    玛德,老子的剑,不是吃素的!

    


    


    ps:书友们,我是北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