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请君入瓮
    二人从经纬集团走出,快步走进一条无人的阴暗巷子。

    “撕拉~”

    二人从下巴处向上揭去,一张人皮面具就这样撕了下来。

    正是陆离和陈江临。

    “呼~”

    陈江临长出一口气,“两个老贼上套了,这次可以看他们狗咬狗了。”

    “妈的,这个李万吉也不是个好东西,仗着是经纬集团的人,我之前的好多生意都受到了他的打压,这事要成了,真是出气了!”

    陆离也是长出一口气,拍拍胸脯说道:“刚才还是比较险的,有些地方还是差点说漏的。”

    “先回公司吧陈哥,栀子那有新情况了。”

    二人又谨慎的看了看四周,悄然离开了。

    回到公司,会议室内栀子坐在椅子上静静的用吸管喝着汽水,一身运动装搭配双马尾,显得稚嫩可爱。

    见二人进入会议室,栀子把饮料放到旁边,微微一笑,说道:“陆哥哥,陈哥你们回来了!”

    二人点头回应,陆离直接开口说道:“怎么样,那件事情调查的怎样了。”

    栀子眼神发亮,“陆哥哥你猜的真的准,在你们和他见面的时间,我的人直接排查了他在石城的各个落脚点,一点视频的痕迹都没发现。”

    “据我们推断,这视频应该是他随身携带着,没有备份,因为多一个人知道,他的成功性就降低一分。”

    “毕竟,这个视频是他翻身的最好的机会。”

    陆离点头,“果然是这样,这个视频看来比他命根子还重要呀。”

    陈江临说道:“现在这俩人都入套了,这个干女儿和女朋友去哪找?”

    栀子直接举手,“我来!”

    “不行!”陆离直接拒绝!

    “怎么不行,我这么可爱,谁见了不动心?”

    “陈哥,你说你第一次见我动心吗?”

    蓝栀小嘴一撅,白了一眼陆离说道。

    陆离叹了一口气,“你就是不行,那种场合一个环节出问题就有危险了。”

    蓝栀听后哈哈一笑,“危险?他们和我在一起,没有危险就算不错的了。”

    随即眼神变得阴冷无比:“敢动我一根手指头,我能保证他们死的时候没有全尸。”

    陆离和陈江临听到这句浑身一冷,这丫头的战斗力,陆离是亲自见过的,而且还敢肯定,那次截杀项钱进,栀子完全没用全力。

    陈江临挤出一个尴尬的笑容,对着陆离说道:“陆老弟,我看就委屈一下蓝姑娘吧,我相信她没有安全问题。”

    陆离看了看陈江临,又看了看蓝栀。

    大大的眼睛里充斥着坚毅的光芒,小嘴微撅,右手的小拳头在空中微微摇晃。

    “好吧好吧。”无奈之下的陆离,在多次叮嘱执行计划的时候,如有败露,一定以自身安全为主之后,终于是答应了下来。

    陈江临松了口气,随即说道:“那就等明天了。”

    陆离却摇摇头,“不,还差一个人。”

    陈江临面露迷惑。

    这不演员都到位了,翁也摆好了,等明天那俩龟儿子跳进来就好了,怎么还差一人。

    陆离看出了陈江临的疑惑,继续说道:“仅仅这二人,还是不行,陈哥一会儿您随我去个地方见一个人,到时候你就明白了。”

    “栀子你留下来准备准备,我们出去一趟。”

    就这样,陈江临迷迷糊糊的开车随着陆离走到了一个地下仓库内。

    在车上,二人从新把人皮面具粘好,陆离把鸭舌帽戴起来压低帽檐。

    仓库空旷异常,灯光昏暗,不时有水滴声在仓库内响起。

    二人走到一件小屋子前,破旧的铁门,在陆离的推动下“嘎吱嘎吱”的打开。

    昏黄小屋内,烟雾缭绕,一男子一身黑衣坐在皮沙发上,独自抽着烟闭目养神。

    陆离二人走了进来,男子右眼微微抬起来看了一眼,抬起头扭了扭脖子。

    朝着陆离扔了根烟。

    陆离接起点燃,拍了一下陈江临的肩膀,说道:“老陈,自己人。对了顾哥,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您听哪个?”

    黑衣男子从袖子里直接甩出一把匕首钉在桌子上,“屁话少说,你死了算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陆离嘿嘿一笑,“顾哥刚跟你开玩笑嘛,咱们老交情了。你听我说。”随即走到桌边把匕首拿起。

    “你弟弟被人杀害的现场,有人录下了视频。”

    黑衣男子眼睛直接睁大,开口道:“真的?”

    “当然,可惜就是,这个视频不好拿到。”

    “为什么?”

    “我调查到,这男子要倚靠这个视频去做一桩大买卖,对这个人特别重要,一直随身携带,而这人身份特殊,和经纬集团有关系。”

    黑衣男子生气的一拍桌子:“管我屁事,我直接宰了这小子拿到视频不就得了。”

    “顾哥消消气,听我说,我给您介绍一人,兴许有作用。”

    “谁?”黑衣男子问道。

    陆离拿出一张照片,照片是一个萌出血的小姑娘照片。

    “给我看这个干嘛?你知道老子喜欢的是男的。”

    “顾哥......”

    陆离无语。

    “听我说完,这照片上的女孩儿,是经纬集团石城分公司市场总监李万吉的干女儿,同时也是那视频持有者的女朋友。”

    “嗯?”黑衣男子若有所思。

    “这女儿有一单生意要找您做,他要做掉一个人。您到时候以视频内容为条件,不就成了吗?”

    “您也知道,在城区您想暗杀那视频持有者,难度有多大。就算成功了,您感觉能逃过刑法者的通缉吗?”

    “毕竟您案底可不少了。”

    “而您帮这女孩儿做成了那单生意,您既能拿到视频找到真凶,又能躲过刑法者。何乐而不为呢?”

    黑衣男子把烟掐灭,拍了拍陆离的肩膀,随即说道:“好小子,是个干事的人。”

    “不愧你这职业名字,好主意,好主意。”

    “你什么时候带人见面?我都有些期待了!”

    黑衣男子连连夸赞,让陆离颇有些不好意思。

    待陆离二人走出仓库后,直接上了车。

    陈江临开到一处偏僻的地方,一头冷汗,拉住陆离的胳膊关切的说道:“小陆,刚才那人我没猜错是杀手吧。你这局为什么要把这人拉进来?你知道这种人多危险吗?”

    “陈哥,这人你知道是谁吗?”

    陈江临摇摇头。

    “环城大桥,那被栀子秒杀的四个杀手,其中就有一个是他弟弟。”

    “他现在正托人找杀害他弟弟的人,所以现在,你我栀子,没有一个人是安全的。那么这三方人在这个局中,一个个也不能少。”

    陆离眼中闪过一抹厉色,语气阴沉的说道。

    局以做好,那么接下来就请君入瓮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