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你关注的点是不是哪里不对
    沈烨站起身来,得意的笑着,说道:“你们好好考虑考虑,三天时间,我希望见到大家都希望见到的。”

    “陆老弟我要走了,你不送我一下?”

    陆离虽然气氛不已,但还是稳住了心态。

    这沈烨,说白了走狗一只,没必要在乎。

    可是他手中的视频,虽然是恶意剪辑,可是公布出来,对公司肯定会产生很大的影响。

    而且他背后的经纬公司,现在不知道他在其中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分量如何。

    这一切都得经过调查后才能知道。

    三天。

    时间也够了。

    陆离拍了拍栀子的肩膀,示意她稳住。

    跟着沈烨走了出去。

    公司外,偶有阵阵威风吹过。

    沈烨把衣服紧了紧,故作深沉的说道:“陆老弟,其实这事吧,还是有转机的。”

    “哦?”

    沈烨一句话引起陆离的兴趣,怎么个转机法?

    “那就是......”

    随即又摇了摇头,轻叹一口气,“哎,算了,这事不说了,不好实现。”

    陆离:“......”

    妈蛋!

    你刚在会议室装完逼,又报我之前说话说一半的仇?

    你这欲言又止的样子,就是等着我问你呢吧。

    神经病呀!

    “我回去和他们商量一下收购的问题。”

    陆离直接转身走进了公司。

    沈烨站在风中独自凌乱,本就黑的脸此刻颜色仿佛更加重了。

    我特么不就是想缓解一下刚才的严肃气氛吗!

    陆离你就呛我吧,三天后,要是不签字,有你好受的。

    沈烨暗骂一声,快步离开了公司。

    公司会议室。

    此刻的陆离已经走了回来,三人在办公室静静坐着一言不语。

    陈江临第一个开口:“小陆,你说说咱们怎么办吧?要能想出办法最好,想不出的话,我就把这公司给他又怎样!那个视频要是公布出去,你俩就算有一些背景势力的依托,也肯定抵不过天海阁的势力,有你这技术和营销思维,咱们怎么不能东山再起!”

    陆离笑了笑,说道:“陈哥,你想的有些简单了,咱们就算把公司给了他们,咱们后边依靠新的产品重新起家,他们再来低价买,往复循环,咱们难道要被他们欺负一辈子不成?”

    栀子点点头,也开口说道:“陈哥我们知道你这么想是为了我们俩好,感谢你的好心,但我感觉事情是有转机的。”

    陈江临一愣,“怎么个转机?”

    栀子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了陈江临一句:“陈哥,你感觉刚才那人,在经纬集团能占多大分量?”

    陈江临面露怒色,气愤的说道:“那就一个狗腿子,还在那嚣张的快要上天了!搁我以前的脾气,早把他脑袋给他拧下来了!”

    “说的就是,要我看来,这人只不过是个背锅的,有人指使他这么做的。关于他是不是经纬公司的人,一会儿我去安排人去祥查他们的信息。”

    “现在我们在明,敌在暗,咱么只有引出他们来,才能好做一下步的动作。”

    栀子如是说道。

    陆离听二人说完,也接着发言。

    “其实,在之前,我就拜托栀子去办一件事情,为的就是防止今天这种事情的发生。”

    “之前项钱进的事情,给我竖起了一个大的警钟。

    所以在《真男人》系列做出来的第一时间,栀子就动用了一些关系,把本不能申请版权的《真男人》在灵符管理局成功拿到了版权。

    这样的好处就是,在我们没有和他们签署有效合同的时候,他们不管多大的公司,背景多么的雄厚,也不能私自仿制有版权认证的灵符,否则会遭到整个管理局的强烈谴责和实际应对措施。

    就算咱们石城的而一个分局,他们经纬集团想要做这些事情,也要好好考虑考虑。”

    陆离喝了口水,面色冷静的继续说道:“所以我估计他们应该是很早就注意到我们了,想走项钱进的老路子,毕竟他们找一些高阶符灵师和幻灵师,我相信做出来的产品只比我们好,不比我们次。

    但限制于版权问题,他们又不得不停手,而机缘巧合下,他们找到了拍下我们动手解决项钱进他们一伙人视频的沈烨,这才有了今天的事情。”

    “他们想依此发放,威逼利诱,让咱们直接把公司卖给他们,毕竟现阶段《真男人》只在石城销售,在他们的运作下,去引爆每个城市的市场,我相信都不是难事。”

    “所以,这三天时间,咱们这么办。”

    陆离示意二人凑近过来。

    “第一,栀子你继续刚才你说的工作,查清楚他们的关系,我相信这对你来说并不难。”

    栀子点头同意。

    “第二,麻烦陈哥你找一下小黑,让小黑协同栀子,他这方面一直很强,得陈哥你出面请他帮忙了。”

    “放心吧!”陈江临拍了拍胸脯。

    “第三,在我说出这个计划的时候,我先给你们讲一个故事。”

    二人有些疑惑,正在说计划呢,讲什么故事呀。

    这很容易让人出戏的好不好。

    陆离微微一笑,随即说道:“从前有一个老农,他有个儿子,马上要到结婚的年纪了,老农就有点犯愁了。”

    “随即他想到了一个办法,跟他儿子说:‘儿子呀,咱们到结婚年纪了,我给你介绍个女朋友,咱们结婚好不?’”

    “他儿子直接拒绝了他,说要自己找,老农就说:‘我给你介绍这姑娘呀,可好了,是世界首富的闺女呢!’”

    “这儿子一听,世界首富的闺女,好事呀!这得同意呀!”

    “第二天,老农就找到了世界首富,说:‘你把你女儿嫁给我儿子好吗?’”

    “那首富哪能同意,我凭什么把我女儿嫁给你一个老农的儿子?”

    “老农得意的说:‘可我儿子,可是现在世界银行的副行长呢,年少有为呢!’”

    “首富一想,这个职位,配的上自己的女儿,就同意了下来。”

    “然后老农看首富同意了,就去找世界银行的行长去了,说道:‘行长呀,我给你推荐一个副行长好不好?’”

    “行长肯定不同意呀,我们这哪有空缺的副行长职位,你开什么玩笑。”

    “可是老农神秘的一笑说道:‘你可知道我推荐的这位是谁,他可是世界首富的女婿!’”

    “行长听罢,当即就同意了让他儿子来上班。”

    “就这样,老农的儿子,既娶了首富的女儿,又拿到了世界银行副行长的职位,可谓是一举两得。”

    “我故事讲完了,你们二位有什么启发吗?”

    陆离说完嘴角浮起一抹神秘的微笑。

    陈江临像是听懂一样,又感觉哪里有迷惑,问向陆离。

    “这个故事有些明白,不过我还是有个问题问你。”

    “陈哥你说。”

    “我怎么才能像这老农一样轻易找到世界首富和银行行长?”

    敲狸猫!

    陈哥,你关注的点是不是哪里不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