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第二位神
    空荡的环城大桥,偶尔一阵凉风吹过。

    陆离二人看着被掀翻的车和地上的尸体一言不发。

    蓝栀看了看陆离手中的灵符,说道:“项钱进这个人,心挺狠的。还有,咱们先离开这里吧。这的事,我一会儿给家里打个电话让他们处理。”

    陆离的脸色十分阴沉。

    不惹事,不代表我不怕事。

    我出产品,你山寨我产品还威胁我生存。

    我还你颜色,你要直接杀了我。

    好逻辑,死人就没法竞争了。

    那咱们之间也该有个了断了。

    不想被人害的的方法就是,把要害自己的人彻底抹杀。

    二人在夜色中分开,各自回了各自的住所。

    回到小房间内,陆离的心也冷静了下来。

    把门关好,陆离直接进入意识海。

    猫舍顶依然绿油油,生机一片。

    只是猫舍下原本平整的地面,此时鼓起了一个小包。

    陆离在这些天,已经对于手环和转盘的联系规则有了一定了解。

    五色钻石应该是对应了五种能力。

    随机到蓝色钻石的时候,显示的是一个祝字,结合梦神周朗的能力,就是说,蓝色钻石中的神将能力为辅助类神技。

    经过这些天的修炼,手环内灵气补充完整大概需要十天时间左右,当灵气补充完毕,即可有一次激活手环的机会。

    手环激活后,随即到的钻石,对应了这一个分类。

    而转盘,则是把分类再细分到某位神将。

    就是不知道,现在每颗钻石内有哪些神将的能力。

    而且,陆离还发现一个对自己很不友好的一个事情。

    自从有了这个手环之后,自己除了前世精通的冰系灵术,其余的都没有办法学习了。

    也就是说,以后的自己,除了前世那些冰系灵术,底牌也就是这个手环内的神技了。

    看着手环上的宝石亮起,陆离知道,转转盘的时间到了。

    把其余的事抛在脑后,这次如果能获得强力一些的神技,对接下来和项钱进的了断,也是一大助力!

    陆离静了静心,直接用灵力激活手环。

    手环上五个钻石顿时随即闪烁。

    迪厅蹦迪的感觉,又回来了!

    当随机闪烁结束,一颗红色钻石熠熠生辉,璀璨夺目!

    红色!

    陆离兴奋得期待着。

    星光闪烁,一个大大的“侍”字浮现在空中。

    轰!

    识海内一声轰鸣!

    一位身材高大魁梧,虎背熊腰的肌肉男出现在陆离面前。

    肌肉男浓眉,大眼,络腮胡,透着一股俾睨天下的男儿本色。

    “巨灵神,秦海洪,请赐教!”

    陆离见到秦海洪,心中大喜。

    元灵师的强大,大家自然清楚,依托自身灵力勾动天地间的元素力量,化作强大杀招制敌。

    可元灵师的坏处也在于,近战脆成纸。

    只要一被近身,基本可以宣告死亡了。

    现在秦海洪的出现,对于陆离来说真是填补了自身的近战的不足。

    和秦海洪简单交流了一下了解了其能力,在秦海洪传授陆离神技后,直接消散在了识海内。

    原本打算直接退出识海的陆离,在看到绿油油的猫舍后停留在了原地。

    如果说这些神技是商品的话,那每天晚上冥想给手环内充进来的灵气,就相当于金钱。

    那猫兄算什么?

    客服吗?

    应该是,要不也解释不通为啥这有只大胖橘了。

    橘猫在猫舍内睡得香甜,随即感受到一只欠挠的手缓缓向着他伸过来。

    橘猫一翻身直接变成了平躺,后腿对着伸进来的手一蹬,便听到一声惨叫越来越远。

    屋内熟悉的家具,让陆离知道现在他已经被橘猫给踢出意识海了。

    妈蛋,平时都是尾巴甩,这次怎么直接踹了!

    陆离无语的扶着额头,这种被人强制把自己清出意识海的做法,疼的他每一次都感觉头快要炸了。

    刚要准备点燃《天空之城》灵符,开始冥想。

    陆离的手机接到一条蓝栀的信息。

    “项钱进在这几天东城区工业园,什么时候行动。”

    “明天晚上,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夜,在陆离冥想之中,悄然而逝。

    第二天早晨,陆离起床后直接去了公司,陈江临本来是想参与晚上的事情,但被陆离拒绝了。

    原因无他,这种事,越少人在其中越好。

    下午,蓝栀来到了公司,和陈江临简单认识了一下,便和陆离在会议室研究晚上的行动问题了。

    很快,夜幕降临了。

    东城区工业园区,现在其实已经属于荒废地了,因以前工业对环保问题影响太大,已经迁徙了。

    破旧的大门口杂草丛生,一辆黑色轿车徐徐驶来。

    快到大门口出,隐约有两个人站在那里。

    一男一女,一高一矮。

    一身黑色唐装,静静的站在门口。

    不是陆离二人,还能有谁。

    车灯一晃,照耀在二人身上,犹如两位来自地狱的死神。

    车停下,两位矮个男子从车内走了出来,正是项钱进和项厚赚。

    项钱进披着西服,领带半系着,点燃一根烟,朝着陆离二人走了过来。

    眼睛微眯,头微微像前探。

    “陆离?”

    项钱进冷冷一下,试探的问道。

    “正是。等你很久了,项总。”

    陆离微微一笑。

    只是这笑容明明看上去那么和煦阳光,却感觉透露着邪恶阴冷。

    项钱进呵呵一笑,说道:“大半夜的,有何贵干呢?”

    “铃铃铃...”

    诡异的闹铃声在这时响起,在本是寂静非常的老工业区内,显得格外刺耳。

    蓝栀右手抬起摊开,一个迷你小钟表躺在手心“铃铃”的响着。

    蓝栀把闹钟关掉,冷笑着说道。

    “十二点了呢。“

    “我们来给项总,送钟了呢!”

    项钱进听到这话并没发怒,而是依然在那呵呵的笑着。

    “没想到呀没想到,你们还真的赶来呀!”

    “就两个人,也太不把我项钱进放在眼里了把。”

    项钱进眼色一冷。

    “昨天没死还不赶紧躲起来,我放出消息你们还真敢过来这截杀我,没有万全的把握,我能这么胸有成竹的站在这么?”

    “虽然在幻境灵符的生意上,你陆离让我吃了个大亏,但今天你这么贸然的来,终究是年轻气盛!”

    项钱进把烟扔到地上,狠狠一踩。

    “既然来了,就别走了。”

    话音一落,周围十几个修炼者身着黑衣,着装和昨天刺杀他们二人的那四人一样,在黑夜中朝着二人围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