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灵武徽章
    栀子将陆离绑了个结结实实。

    随即在口袋里掏出一张灵符,“啪”的一下贴在了陆离腰间。

    陆离只感觉浑身一下子变得僵硬,愣是哪都动不了了。

    该死,定身符!

    这种灵符不是那些采花贼经常用的吗?

    难道......

    在陆离瞎想之际,栀子手握绳子一头直接扔到旁边粗壮的树枝上,被抛出去的绳子那头,围着树枝缠绕了几圈,然后顺势垂了下来。

    栀子拽住绳子,直接拉起,陆离只感觉双脚一轻,竟直接被吊了起来。

    将手中绳子在陆离脚踝处绑好,栀子满意的看着被横吊着,面朝下陆离,噗嗤一笑。

    高兴的鼓掌拍手。

    陆离此刻心凉了一半,内心疑惑连连。

    她,难道看上的不是灵符,而是......我的身体?

    刚才她“啪啪啪”拍手三声,这是暗示吗?

    这姑娘,玩的这么野吗?

    陆离直接闭起了双眼。

    算了,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还能怎样?

    栀子看陆离无法反抗,嘴角扬起一抹邪魅的笑容,脚尖轻点地,直接纵身一跃,坐到了陆离背上。

    “可恶的陆哥哥,今天终于报了仇了,小时候总抢我秋千玩,这次,你得让我玩个痛快!”

    栀子说罢,坐着“陆离”秋千,直接悠了起来......

    半小时后,快被玩坏的陆离终于被栀子松绑,当定身符揭下后,感觉自己的腰都快断了。

    这另人窒息的操作,绝对是自己那邻居家的妹妹无疑了。

    那一脸无辜的表情和内在小恶魔的性格,此刻和眼前的栀子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该死,定身符时间最多不是只有十分钟吗?”陆离扶着腰气愤的说到。

    栀子看陆离在那扶着腰的样子实在有些搞笑,俏皮的说道:“陆哥哥,这次相信是我了吧。”

    “话都不问清楚,就直接对我出手,陆哥哥你个大坏蛋,活该人家凶你,哼!”

    确认了这确实是前世那个小恶魔,眼中闪过一丝悲伤之色,随即说道:“其实,我多希望见到的不是你。”

    栀子刹那间感觉如鲠在喉,一下子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陆离话里的意思她当然清楚,现在的自己和陆离在这异世界相遇,意味着那个世界的自己,不在了。

    栀子眼神中充满了温情,抬头深深的看着陆离,“没事的陆哥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不管怎么样,在这能见到你,在这冰冷陌生的世界,遇到理论上只能存在于记忆中的人,不也是一种幸福吗?”

    陆离摸了摸有些发酸的鼻子,看着对着自己甜甜的笑的栀子,心一下子释然了。

    是呀,这不也是一种幸福吗。

    “好啦陆哥哥,这次把你叫出来,一方面是与你相认,另一方面还有一个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陆离一下子来了兴趣,这小姑娘现在的身份,她所说的重要的事,应该分量挺重的。

    “你看这个。”

    栀子左手戒指一闪,一个圆形徽章出现在手中,徽章黑底金纹,金属质感,正面雕刻着一柄锋利的剑。

    “这是?”陆离疑惑的说道。

    “陆哥哥,这次灵宗演武大会快要开始了,这你知道吧。”

    “当然,半年后的京泽市嘛,那这演武大会和这徽章有什么关系呢?”

    “这个徽章是演武大会初试的入场券,我听蓝家人说,这个徽章其实最开始是没有的。”

    “哦?”陆离疑惑。

    “说起来,这事挺远的。大概500年前,第一届灵宗演武大会召开,本来是切磋为目的进行大会,但是出了意外。”

    “大会上进行到白热化阶段,七星谷的一位天才灵师发生意外死在了演武台上。”

    陆离听到这拳头紧握,“然后呢?”

    “然后七星谷和当时的天海阁发生了巨大冲突,但由于天海阁主修身体力量,注重近战爆发,而七星谷是元灵师居多,主修元素灵术,在演武大会上完全放不开,天海阁直接一边倒的优势碾压了七星谷。”

    陆离听的悲愤不已,努力让自己保持着镇静。

    “自那以后,天海阁直接跻身七大灵宗,而七星谷自那以后开始走下坡路了。”

    “如果你现在留心的话,可以发现现在七星谷的很多地方的分宗都已经消败了。”

    “那这徽章和刚才你说的有什么联系呢?”陆离问道。

    “我正要说这,这徽章是自第一届演武大会结束后,七大灵宗一起商议出的结果。”

    “为防止再有意外事件,在演武大会之前先有七大灵宗内部初试,由徽章进入。”

    “初试一方面是了解各大宗门的实际能力如何,从多方面选拔能满足演武大会正式开始的实力匹配的选手,不符合的直接淘汰。”

    “而这初试,既然是七大灵宗共同组织的,当然也不会让宗门弟子吃亏,在试炼之地,会有很多机缘,基本每届都有普通资质的初试选手在试炼之地寻到机缘,最终获得了演武大会的参赛资格。”

    “其实说白了,就是七大灵宗为了稳固宗门在演武大会的位置,给各自弟子开的小灶。”

    陆离听完栀子的话,整个事情自己也就明白了。

    没想到自己的死,引出了这么多事情。

    天海阁,这三个字深深烙进陆离心中!

    栀子说完,把手中的徽章塞进陆离手中,轻声说道:“陆哥哥,这个徽章给你,可以跟我一起进试炼之地。”

    “就是得委屈哥哥以我的侍卫身份进入了,宗门核心弟子是有权限带一名随身侍卫的,试炼之地机缘很多,我想你这次进入后肯定会有大提升,到时候就有机会参加演武大会了。”

    陆离接过徽章,他自然明白栀子的意思,让他通过这次试炼之地提升自己的能力,在这异世界能有多一丝的生存下去的能力。

    此刻的他,眼眶中似有眼泪打转,头微微抬起,笑着说了声“谢谢。”

    栀子踮起脚尖,右手食指轻轻按在了陆离嘴唇上,痴痴的看着陆离,感觉眼前的这个人和当年几乎没变,“嘘,陆哥哥,不说了。我前些日子发现了一个地方,有我特别爱吃的小吃,你陪不陪我去。”

    陆离面色温和,抬手捏了捏栀子的鼻子。

    “我陪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