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四章 特别的她
    “我就说你不用怕了吧?”

    两人此刻已经坐在山坡草地上。

    阳光重新照射下来,透过一旁的树枝,绿意盎然。

    两人都呼出一口气,对视一眼,突然一起笑了出来。

    凌凌七笑着笑着突然愣住,心中暗想:“果然是柏海,除了高冷很酷以外,笑起来也那么迷人。是不是我在心里把从来没真实接触过的他,想得过于完美了?又或者其实他就是这么完美。”

    柏海倒是不知道凌凌七心中所想,只是看了一阵,开口询问:“你叫什么名字?”

    凌凌七回过神,下意识开口要说出来,只是意向这是梦,他是自己的投影。不由开口:“我叫玛丽……”

    “苏?”

    柏海轻笑:“巧了,我叫杰克。”

    皱眉打量凌凌七:“不想说算了,何必糟践自己。”

    凌凌七嗤笑:“你不是连自己都糟践了吗?杰克苏王子。”

    苏字咬得特别狠。

    柏海笑了笑,看着凌凌七:“你怎么这么厉害?女汉子啊?”

    凌凌七打量他:“是你太弱了吧?”

    探身上前:“你说你怕火就算了,梦里你也怕?”

    柏海目光变幻,沉默许久,轻声开口:“梦是现实的写照。梦有时候比现实还逼真。现实的恐惧都会投射进来,那种感觉不会因为是梦就消散。”

    凌凌七惊讶:“拜托!这是我的梦!什么投射?”

    柏海皱眉:“哎!我早想问你了!”

    直视凌凌七的目光:“你凭什么,说这是你的梦呢?”

    凌凌七下意识张口,失笑看着他:“真好笑。我做的梦我不知道?”

    柏海点头:“那我还知道这是我的梦呢。”

    凌凌七点头:“好我证明给你看。”

    左右望了望,突然抬头看到一排燕子:“哎你看。”

    柏海抬头,凌凌七打个响指。燕子瞬间飞成一个?型。

    柏海惊讶,凌凌七还没完,又对树木打了个响指。

    树木唰唰唰的晃动,然后飘落的叶子,围绕着柏海和凌凌七周围旋转,最后升上天空,哗啦一声散开。

    慢镜头一般的唯美。

    而透过这飘落的叶子,柏海看着笑容灿烂美丽纯真的凌凌七,尤其那双眼睛,让他如同要陷落那黑黑纯净之中。

    “怎么样?”

    凌凌七一句话,让柏海回过神。

    柏海轻咳一声,偏头开口:“可至少这个城堡和这些花这些草,这周围的一切,都是我梦境的折射。”

    凌凌七一愣,看着柏海,就这么看着,半响突然笑着摸摸他脸颊,被柏海躲开。

    凌凌七叹息:“你好敬业啊。我就说这是我的梦,在现实中我就是把你当目标要做一个顶级花艺师。你的努力还有传奇激励我,所以梦里你也是这么较真认真。这么入戏。”

    柏海深呼吸,半响不耐:“随你怎么说吧。”

    随即摸摸脸,柏海看着她:“不过拜托你以后别总动手动脚的好吗?还动不动就要亲一个!”

    转过身看着她:“你长得也挺漂亮,怎么跟个花痴一样?”

    “我花痴?!”

    凌凌七表情凝固,指着自己鼻子:“你说我花痴?!”

    柏海嗤笑:“你不花痴你总想着亲我干什么?还总摸我脸,流氓见的多了,没见过女流氓。比男人还流氓。”

    凌凌七咬牙,突然用力将柏海推到一边。

    站起居高临下:“你以为你男神啊!还我流氓?!不是在梦境里,你以为我愿意搭理你?!”

    挽起袖子,凌凌七瞪着有点吓到的柏海:“说起来我就来气!”

    板着手指:“大三的时候我要兼职,结果只是不小心家在花艺笔记本里你的照片掉下来被考官看到。就以为我是你的小迷妹没通过。我一开始还不知道,以为是个意外。结果大四实习的时候,居然被人家认出来,都偷偷笑我。果然有没有录取!!”

    柏海嘀咕整整衣领:“那谁让你夹着我照片去考试。”

    凌凌七坐在拽着他领子拉过来:“我警告你!!明天我还要去你们公司考试!要是再因为这个原因不录取我,我就……”

    凌凌七抬手比了一下,柏海下意识闭眼后退。

    阳光下,柏海闭眼的侧脸,棱角分明,颜值完美,帅气逼人。

    男人皮肤却这么白皙细腻,少见。

    凌凌七一时失神,没忍住,突然嘴唇凑上前吻了他脸颊一下。

    柏海瞬间惊醒,嫌恶后退:“喂你!!”

    凌凌七回过神,尴尬轻咳一声别过头发挡着脸哼着歌。

    柏海无奈擦擦脸,站起看着凌凌七:“你说你。又抱怨人家误会你是迷妹花痴,然后又突然来这个。”

    蹲下看着尴尬回避视线的凌凌七:“你前后的立场能有点过度和铺垫吗?哪怕一点呢?!别反差这么大跟精分似的好吗?”

    “你才精分呢!!”

    凌凌七推开他:“你们全家都精分!”

    柏海不理会,依旧擦着脸还嘀嘀咕咕的。

    凌凌七沉默一会,轻叹抱着膝盖摆弄小草:“算了。你只是我梦中的投影,说不定我起床自己都忘了。和你说这些有什么用?”

    柏海身子一颤,看着凌凌七:“你醒来就会忘记吗?”

    凌凌七一愣,看着柏海:“难道你能记住自己的梦?”

    柏海皱眉沉思,随即开口:“记不住全部。”

    突然想到什么,柏海不知道从哪变出一束由各种蔬菜水果组成的漂亮创意的花艺:“送给你,表示感谢。”

    凌凌七拿过来看着,以为他感谢自己两次从龙吻中救下他。

    “那你是承认这里是我的梦了?”

    斜眼看着柏海,凌凌七笑着:“收你做小弟,姐罩着你。”

    柏海笑,没插话,指着凌凌七手里的花束:“每一种植物都有它特有的生命轨迹。只要善于挖掘出他们的特点,哪怕只是普通的植物,也可以创造出美的花艺作品。”

    凌凌七愣住,仔细看着手中花束上的西红柿黄瓜还有其他什么东东,突然一口将西红柿咬住,然后吃得很香的样子,眼睛笑得完成月牙。

    但是在表情凝固的柏海眼中,他想打人。

    “你……”

    柏海指着她……

    ————

    “铃铃!!”

    房间内,早上七点钟。准时闹钟响起。窗帘自动打开。

    柏海揉着眼睛看着窗外照射进来的阳光,坐起身揉揉头,然后沉默下来。

    仔细回忆梦中的情景,似乎慢慢的,用力想都有点想不起。可是却又有一道模糊的身影,是真实存在。只是脸,名字,以及发生的事,却都不记得。

    沉思许久,柏海起床洗漱。

    抵达公司的时候,柏海遇到周心妍和陈默进总裁办公室。

    周心妍笑着拿着ipad对着柏海:“柏总。玛德琳的婚礼在网上以以及传开,口碑热评都特别好,我们这次花加的名声算是打出去了。相信以后国外的邀约也会有不少。”

    柏海在现实中,一身西装紧身显身材和气质。此刻笑容也带着自信:“这不是正常的吗?”

    陈默也开口:“花加现在算是真正走上高峰了。”

    好奇询问:“那天一直没问你。你说你的创意是给玫瑰染色,从梦里的来的灵感,到底怎么回事?”

    柏海愣了一下,想了想,看着陈默:“你别说,戴上你送的手镯,睡眠质量真的提高不少。不过……”

    周心妍对柏海有种特别的关心:“不过什么?”

    柏海摇摇头:“我总好像梦到一个……什么人。一起经历什么。”

    周心妍一顿:“什么人?”

    柏海看着她:“不记得了。”

    周心妍皱眉开口:“男的女的也不记得了?”

    柏海想了想:“好像……是女的。”

    周心妍笑:“不会是我吧?”

    “咳咳。”

    陈默咳嗽了一声,柏海倒是很随意自然看着周心妍:“是你的话我会不记得不认识吗?”

    周心妍笑着看着柏海,轻声开口:“我梦里好像也总见到你。”

    “啊。”

    陈默突然示意:“我想起有点事,我先出去一下。你们聊。”

    “等等。”

    柏海叫住他,指指周心妍:“今天好像有招聘会吧?你顺便把她也带出去,她有点要白日做梦的意思。”

    “哈哈!!”

    陈默大笑,周心妍瞪着柏海一跺脚,推开陈默出去了。

    陈默对着柏海眨眨眼,也跟着一起出去。

    柏海笑了笑,这是他集团中的左右手,最亲近的人,私下也是好朋友,开几句玩笑没什么。

    转动转椅,面对窗外。

    柏海陷入沉思……

    “招聘?”

    ————

    另一边。

    在床上睡姿特别奔放的凌凌七,在窗外阳光照射下,也醒过来。

    坐起睡眼惺忪。

    许久之后慢慢睁开眼,无意识的摩挲手镯。

    “难道那真的是柏海?不是我的投射?”

    低头看着手镯:“可是怎么会?”

    随即揉揉头发:“没那么玄幻吧?”

    拍拍脸颊,凌凌七开口:“那只是少女的白日梦,不是金手指。今天要去报考花加花艺了!”

    起身抻着懒腰,用力攥着拳头:“凌凌七!!一定要通过!!”

    说完朝着洗手间走去,砰地一声关上门,室内一片安静。

    只有阳光照进少女粉红的卧室,透着清新和朝气。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