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5章 出手
    云顶峰上,细雨蒙蒙连续下了一整夜。

    寒风带着湿气,吹入了一座山腰府邸的大堂,在这天色尚还昏暗,远山都被笼罩在一片云雾之中的朦胧清晨中,十余名来自魔盟和邪道五宗的各方地阶御灵师们早早就已聚集,一起商议营救严纣之事。

    他们刚刚得知,天道盟连夜判决,正要昭告天下,明正典刑。

    这行事的速度,大大超出了他们的意料,也由此表明了天道盟的决心。

    原本这些魔盟之人和邪道五宗长老,还在各方展开游说,尝试各显神通,到如今,却不得不聚集起来,整合自己所知的消息,还有掌握的资源。

    他们各自都有一些交好的正道中人,虽然正邪不两立,但身份地位如他们,或多或少,也能通吃两道,或许关键时刻,便能帮上大忙。

    然而当他们各自报备之后,却又愕然发现,这些人脉已然失去了用处。

    不管身份如何崇高,不管地位如何超然,也不管执掌的权柄,拥有的资格如何,在这件事情上面,都丝毫说不上话。

    有一股更加强大的势力,截断了他们对此事加以干涉的门路。

    “看来这次天道盟之人,当真是铁了心,要把严纣处置,此事背后,定然有巨擘支持。”

    来自无量宗的汤长老幽幽的叹息了一声。

    大荒宗的巫长老一拍桌子,带着几分不甘道:“此事定然与方尊脱离不了干系,这次动手的是他的女儿,参与其中的,有他的故友,判决处置的,又是他的师兄和旧部,一贯下来,滴水不漏,根本没有我们插手的余地!”

    “是呀,得知此事,我们也是惊讶万分,若真想要对付严纣的人是苍云宗的那位的话,还真不好办了。”

    其他几名大宗长老也各自面露难色。

    几乎只是一夜之间,此事的前因后果也就为人所知,现今各方都已经知晓,背后怕是有方乾元在暗中筹谋。

    若真如此,这件事情,就变得不好办了。

    现在魔盟各人和方乾元,正因白眉老祖之事起了嫌隙,严纣突然出事,难免会让人想到,这是一只被杀来给猴看的鸡,杀鸡儆猴,不外如是。

    如果各位巨擘想要救下严纣,难免在这件事情与他交锋,届时若有损伤,难免无法下台。

    而若是不管不顾,任凭其处置,同样会丧失执掌事务的威信。

    传了出去,倒好像显得各位天阶大能怕了他似的。

    这也就是魔盟的天阶大能不出面的原因,他们珍惜羽毛,未必愿意在这关键时刻亲自下场。

    不过堂中诸人能来此地,代表各家势力表明立场,显然也是得了各自背后大能的默许。

    “季长老,你们玄阴宗,尽管出手吧!”

    他们看向来自玄阴宗的地阶长老季长老,语带坚决,已是下定决心。

    季长老默然点头。

    他知道,离严纣被处决只剩下几个时辰,不能再拖下去了。

    ……

    “严纣,出来,你该上路了!”

    地下的密室中,严纣被关押之地一片昏暗,不见天日,许久的寂静之后,突然听得外面嘈声大作,有人从外面打开了沉重的铁门,刀剑和甲胄碰撞的声音传了进来。

    有人沉声喝令道,态度虽然不算严厉,但却也不容置疑。

    来人竟然是一名拥有着地阶九转气息的顶尖高手,在他身边,一队兵人精锐身穿重甲,持刀而立,静默之间,气势凝如山岳。

    严纣披头散发,缓缓起身。

    仅仅只是过去一夜,他就好像苍老十余岁,变得憔悴了许多。

    因为他已经从吴龙杰口中得知了真相,明白这次自己究竟是栽在何人手中。

    再结合最近的局势,不难得出,自己的遭遇绝非偶然,完全就是要被杀鸡儆猴,明明白白的除掉给那些巨擘大能们看!

    他天资过人,年少成名,早早就在西原之地修炼出了一身深厚的玄阴功力,成就地阶,册封长老。

    但却没有想到,竟然会迎来如此的结局。

    不过,倘若自己只是一只被杀来给猴看的鸡,那么,那些巨擘大能,又何尝不是成了看戏的猴子?

    这种宛如提线木偶一般,连命运都为人操控摆布,丝毫挣扎不得的无力,让他油然生出几分荒谬绝伦之感,但亦早已认命,麻木不仁的站了起身,跟着往外走去。

    他倒是明白得很,现在自己能否活命,只看魔盟和邪道大宗的那些大能们。

    来人看了他一眼,见严纣老老实实,倒是不疑有他,满意的点点头。

    “带走!”

    他一挥手,随行的兵人精锐们当即用枷锁锁住他的手脚,牵引着往外走去。

    由于身处云顶峰,并非天道盟总舵所在之地,一切仪式从简,就连法场都设立在数十里外的荒郊中。

    不过,各宗却诡异的接到了邀请观礼的请帖。

    由于远征之事重大,各方势力都派驻了不少精干的管事长老,其中不乏宗门或者家族高层在此,要请他们出面,倒是不难。

    其中地阶后期,亦或大长老层次之人,可以事务繁忙为由推脱,但却免不了要派出前中期的地阶御灵师作为使者参观。

    此刻,各方使者,尤其是魔盟和五大宗出身之人,便是如坐针毡,颇带几分无奈的坐在那里,等着严纣的到来。

    至于正道,除了一些对此间明争暗斗实在漠不关心的人外,其他人也免不了心事重重,各有顾虑。

    他们都在默默期盼,这件事情能够得到妥善解决。

    但以他们智慧,实在也想象不出,应该如何才能做到。

    自从严纣罗网,被捉回来明正典刑的那一刻起,两方的矛盾,就被**裸的摆上了台面。

    妥善解决?那是掩耳盗铃。

    这件事情,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总得有一方心服口服才行。

    新雨过后的土地混杂着令人烦闷的土腥,风中送来了湿意,更是让人油然的感到黏腻,再加上心中各有所思,原本应该稳重矜持,人前气定神闲,风度翩翩的各方长老,竟是显得有些坐立不安,有些人甚至干脆离开座位,在湿地上踱起步来。

    突然,一名执事把前方的消息传了过来:“各位长老,紧急情况,有一伙身份不明之人截住行刑队,现已交战起来!”

    “处刑……可能要延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