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4章 苍生为棋
    云顶峰,西南侧峰,后山之中的一个别院内。

    春寒料峭,风中犹自带着几分寒意,吹入了这座别院的内庭中。

    吴龙杰带着麾下的几名心腹,伴同来自天道盟的一众管事长老们,走入暂时关押严纣的所在。

    因为如今严纣已经是牵动各方势力人心的要犯,他们特别动用上佳的治疗手段,让他清醒过来,同时为防魔盟铤而走险,派人前来劫狱,也在此间安排了如同铁壁的守卫,搞得好像严纣才是这里的主人,身份尊崇,不容有失一般。

    但这一众人等都清楚他们此行目的,面上没有丝毫表情,如同木人般鱼贯而入,来到一个四面都是墙壁,内里除了一排座位,对面一张椅子之外,再无其他物件的小屋中。

    这里甚至就连窗口,都让人用石料堆砌起来,然后浇上厚厚的一层铁汁,封得严严实实。

    其他地方间隔几步,就被粗大的铁钉钉上,从其显露在外的神秘道纹来看,是属于法器一类的禁制节点,似幻似真的金属光泽浮动在里外壁表,给人一种铜墙铁壁的质感。

    几根人臂粗的蜡烛在铁制的烛台上旺盛的燃烧着,因为密闭的缘故,使得室内的空气都变得浑浊起来。

    但是众人依旧没有丝毫表情,默然在那一排坐下。

    不久之后,重枷在身的严纣,就在整整一个小队的兵人精锐押解之下走了进来。

    那些兵人把严纣带到众人对面的座位上,强制让他坐下,然后便退开至两旁,各自贴着墙壁而立。

    “玄阴宗长老严纣!你可知罪?”

    吴龙杰看了身边的天道盟管事一眼,那管事便开口,声色俱厉的喝问道。

    严纣似乎仍然重伤未愈,只是被秘法刺激生机,保持意识的清醒,闻言抬起了头。

    不过他终究还是一位地阶六转的御灵师,平常祭炼活人,大炼尸兵,更是时常与死亡为伍。

    这点阵仗,根本吓不到他。

    他见问话的只是一名地阶三转修士,不由得嗤笑一声,道:“天道盟难道无人了吗,区区无名小辈,也配问罪于我?”

    “你……”管事长老眼中闪过一丝怒意。

    他是天资低下,侥幸晋升地阶之后,几乎再无寸进不错,但这些年在天道盟任事,可是兢兢业业,深受高层看重。

    他的手中也执掌了不小的实权,何曾被人这般傲慢轻辱?

    不过吴龙杰等人听到,却是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

    天道盟监管天下正道,四处替天行道,惩恶扬善,对付过的穷凶极恶不知凡几,桀骜不驯,在这里是行不通的。

    管事长老也很快想到了这一点,瞬间冷静下来。

    “既然你不说,那我来替你说。”

    “去岁十二月十日,你与方一成两人结伴前往玉露坊,十一日,奉命出击,却非在战场与正道之人正面作战,而是前往荥山国散布瘟疫,屠杀凡民,大炼尸兵。”

    “短短一月间,荥山国境之内,鬼怪为患,僵尸噬人,遇害者达百万之数!”

    “这还只是粗略的统计,因为僵尸为祸,引发凡民流离失所,盗匪四起,饥荒,疫病,凶杀等等而死伤者,数倍于此!”

    “此后数月,更是持续死伤三百余万,整个荥山国,除王都被列入保护范围,得以幸免之外,其他地方,几乎十室九空……”

    管事长老述说的时候,其他人听着,也禁不住微微动容。

    虽然他们来此之前,就已经通过盟内的消息渠道,还有特别调取的卷宗,了解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对严纣与方一成所犯下的罪孽,也早已有数,但听到直接受害者高达百万以计,间接死难三四百万,仍旧还是为玄阴宗炼尸法门对无辜平民的杀伤力暗感震惊。

    这个宗门,在顶尖高手看来,或许并不如何强大,但对凡人,绝对是堪称无解的存在。

    散布瘟疫,祭炼尸兵,纵尸为祸,这一桩桩的行径,对他们而言,或许是提升自我,得到强力部属的手段,但对凡人,却是国破家亡,妻离子散。

    “此事证据确凿,当判你五雷轰顶,形神俱灭,于明日正午,即刻执行,你对此可有何异议?”

    说至最后,管事长老终是宣布了天道盟对严纣的处置判决,然后依例询问。

    严纣闻言,眼中闪过一抹精芒,终是有所反应:“你们竟然要处决我?我乃玄阴宗人,天道盟有何资格这么做?”

    “严纣,你倒不愧为一方宗门之长老,知晓大宗一致之原则。”

    这个时候,审讯座位上的其中一名长老缓缓开口道。

    “但你可还知道,苍生为棋,愿赌服输?”

    “你我在巨擘大能眼中,也只不过是一枚用来争胜的棋子罢了,既然你落到了我们手中,而且其罪当诛,那就是该由我等处决。”

    “这事可由不得你,也由不得你玄阴宗!”

    和方玥那般初出茅庐的侠少侠女不同,这些在天道盟服役的宗门长老,亦或世家族老,可是对正邪两道的游戏规则有着深刻的了解,他们对此有不同的看法。

    严纣听到,却反而冷静下来:“愿赌服输?哈哈哈哈,你跟我说愿赌服输?”

    这个世上,最不肯愿赌服输的,就是那些自恃强大的巨擘大能了!

    倘若真的都愿赌服输,万年之间,哪来那么多争锋和冲突?

    越是关系宗门,关系联盟的大事,就越不可能存在愿赌服输的君子之争。

    严纣何尝又不知道,自己已经因为某些原因,卷入了正邪两道争锋的棋局之中,但反而因为如此,对自己的存活,仍旧充满信心。

    “你们的活干得太糙了,想要避免夜长梦多,尽快杀了我,还不如当初就一剑斩之……”严纣轻轻摇头,自信预言道,“我是不会死在你们手里的,等着瞧吧。”

    “看来你也知道不少,不过你大概还不知道,这次抓你回来的那人究竟是谁。”

    见他如此,吴龙杰终于开口。

    “她是方家的千金,天晶雪原的公主,方玥。”

    “什么?”

    他只说了一句,就让严纣如遭雷击,整个人都愣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