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5章 来袭
    当日下午,粼江城。

    一名扎着马尾,提着宝剑,显得英姿飒爽的清丽少女,大摇大摆的走进门楼,一路沿着大街,往城中久负盛名的酒家,“仙珍楼”走去。

    “小二,给我上一壶好酒,你们这店里有什么好吃的好喝的,统统都来一份,灵玉不是问题!”

    走进里面,少女不待别人招呼,就豪爽的叫嚷起来,引得旁人侧目而视。

    结果只见她抛出一个锦囊,哗啦一声摔在柜台上,囊口撑开,露出里面满满当当的闪亮灵玉之后,所有人惊呆了。

    “好咧,姑娘里面请!”原本满堂跑腿,忙得脚不沾地的小二,腰也不酸,背也不痛了,拿起锦囊,快速清点了一下,马上毕恭毕敬在前引路。

    少女哼哼一声,也不怯场,就跟着往内堂包厢走去。

    这少女,自然就是乔装打扮之后的方家大小姐,方玥。

    她的易容之术,不可不谓高明,因为她是利用地阶御灵师都未必能寻得的特殊宝物“化形膏”涂抹,待得冷切固定之后,严密贴合自身脸型和相貌特征,生成另一形象所变化。

    这种“化形膏”,乃是利用一种特殊的菌类焦螟所制成,本质上并非是一件法宝道具,而是真正的血肉生灵!

    所以,利用此法易容化形,便等于消耗了一批辛苦栽培的特殊灵物,代价不可谓之不大。

    但效果也是显而易见,因为其本性为生灵,能够融入自身血肉的缘故,效果浑然天成,若不主动解散,无论如何消洗,探视,都发现不了破绽。

    她现在的样子,几乎就是活生生的换了一副面孔,哪怕就是方乾元,文清翡,亲自站在面前,都认不出来。

    但方玥并没有察觉到,就在她走进内堂包厢之时,走廊的一角,另外一名跑堂小二装扮的杂役眼中精光一闪,却是立刻借故离开,走到外面的内院里,和一头形似白兔的小兽低声交谈起来。

    “疑似上面要找的人出现,相貌不符,但言行举止,大致符合……”

    方玥毕竟还是江湖经验差了一些,以为自己改变相貌,又换了一副朴素的衣裳,别人便认不出来。

    但实际上,男女有别,她这般的言行和做派,本就极为惹眼,几乎便是等于明明白白告诉别人,方家的大小姐光临此地了。

    她所以为的“朴素”衣裳,也是一件拥有着辟尘防风,防御水火功效的极品法衣。

    等闲小世家,甚至底蕴不深,如令荻府黄家之流的新崛世家,都要把它当做传家的宝物,或赐给最为杰出,最有希望晋升地阶的精英弟子,严密保护起来。

    而且一般这等级别的法衣,款式造型无比华丽优美,尽显雍容风范,故意造成寻常散修常见的那种宽袖袍服,摆明了就是告诉别人,这是低调奢华,不把宝材当回事。

    再加上之前在令荻府闹的那么一出,有心人结合其修为实力,过往作风,就能大致推断出其动向。

    若不见到还好,林海茫茫,寻常势力便是满天撒网,也不见得能够找出来,但到了这种有人烟的地方,眼线布下,很快就能有所察觉。

    这形似白兔的小兽,拥有着尖长的耳朵,似乎是某一御灵师利用化生法门所凝炼的精英灵物,闻言微微点头,口吐人言:“知道了,即刻传递此消息,你先看着她,莫要失去行踪。”

    不久之后,包厢门被人推开,露出里面正在大快朵颐的方玥。

    “你……你们是什么人?”

    此刻的方玥还没有丝毫警觉,正夹着一条名厨精心脍炙的青鱼,一边喝酒,一边吃鱼,见状眼神迷离,面上浮现疑惑的神情。

    “不好意思,找错地方了。”

    推开房门的是一名青衣布服,看起来风尘仆仆的散修之人,身后跟着一头丈许来长的老虎,似乎在找什么人。

    他道歉一声之后,即刻转身,似乎想要离开。

    但就在这时,背后的老虎却突然低吼一声,一个纵跃,朝方玥扑去。

    “哎,山郎,回来!”

    散修大惊失色,那副模样,看起来就像是完全无意,但却没看住自己灵物的冒失之人。

    可即便他再焦急,老虎仍然扑到了方玥身前,硕大的身躯直接压垮桌面,粗壮如人腰身的前爪猛然拍下。

    “你做什么!”方玥大怒,随手一抓,手中飞剑也不出鞘,就这么以剑柄抵在老虎喉头,硬生生的顶住,然后芊芊玉手抬起,以不可思议的沛然巨力抓住虎掌,直接将其停住。

    片刻功夫,她就单手把这头猛虎掀翻在地,手掌按住,丝毫动弹不得。

    但散修也突然出手了。

    他原本焦急的神情消失,双眼眼神也变作一片茫然,焦距全无,整个人陷入一种莫名的怪异状态。

    就好像……瞬间换了一个人!

    这个散修伸手一挥,一道黑影飞袭而出,竟然是一条吐着舌信的斑斓毒蛇。

    蛇口大张,毒牙锋利,灵元涌动之间,闪烁着莹莹的水光,那是以特殊的力量凝聚的毒性灵元,通过灵物化生之法拟态成型,效果丝毫不逊于原生本体的剧毒!

    方玥可不想被这毒蛇咬上一口,大叫道:“流光,给我斩!”

    “铮!”

    金玉之声,飒然浮空,利剑出鞘的声音刚刚响起,蛇身便血色飚射,整个蛇头被锋利的剑芒化作,斩落下来。

    这飞剑,乃是货真价实的灵器法宝,名为“流光”。

    末法万年以来,“流光”一直都在苍云宗的秘库之中,好生供奉,护养,直至方玥出生,表现出剑道方面的天赋和兴趣,便落入她的手中。

    “你是什么人,为何要袭击我?”

    一剑斩断蛇头之后,方玥没有再继续攻击,而是以灵元相感,操控飞剑悬浮在空中,剑尖对准那散修,冷声喝问道。

    “果然是你!”

    “散修”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莫名其妙的说了这么一句。

    奇怪的是,他的声音已经不是原来的音色,也不是任何寻常之人,而是一男一女同时开口,粗柔交会的混音。

    四周天地元气急剧颤动,一股独属于真正地阶的庞大气势从他身上散发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