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6章 黑暗中的眼睛
    万象宗巨擘端木田,乃是比白浮云年轻二十岁,堪称宗门砥柱的另一太上长老。

    他与白浮云的关系,正如方乾元之于狼圣,邓翁等人,是不同年龄层次,担当宗门守护者的坐镇大能。

    此前也正是因为宗门有白浮云镇守的缘故,他才可以放心jin ru洞天福地,进行《恒时变》的参研,但却没有想到,竟会被吴连义等人利用,突然发难。

    当方乾元赶赴万象宗总舵,见到这位只闻其名,未见其人的大能高手时,才发现他是一位看起来形容枯槁的古稀老者。

    原本天阶巨擘,应是修炼有成之人,就算对自己的容貌不甚在意,再不济也能保持心血,以致多以鹤发童颜的面目示人。

    但是在他的身上,方乾元只见到了时光侵蚀的痕迹,也不知道是本来就如此,还是最近一系列的事情忧心劳神,加上参修《恒时变》的出错,导致他变作如今的这副模样。

    方乾元打量着端木田的时候,端木田也看着他,赞叹道:“这位就是苍云宗的方大长老?果真龙凤之姿,天日之表啊。之前方大长老晋升庆典,本座需留守宗门,不得外出,倒是缘悭一面了。”

    方乾元微微颔首:“端木大长老,本座有礼了。”

    三人分宾主座下,端木田主动道:“近来发生的诸多事情,本座已经全部知晓,在此,本座谨代表万象宗,对两位道友出手相助的义举表示感谢,若非两位出手,则我万象宗危矣,北漠危矣。”

    天衡道:“端木道友无需多言,此事关系我等大宗存亡根基,本座决不允许任何人,打着各种名义进行破坏!”

    端木田道:“天衡大长老维护大宗联盟的拳拳之心,本座已经知晓,不过接下来,北漠之事还请交给我等来解决。”

    这么说,未免有些过河拆桥的意味,以端木田的实力,还有万象宗的处境,根本没有资格。

    不过他同样把准了天衡的脉。

    天衡出手,无非便是为了维护大宗联盟的利益,讲究北漠之事,北漠解决,不允许兵人那样的全新势力突然崛起,破坏大局的平衡。

    相较于此,端木田等人如何做,已经无足轻重。

    天衡本来也没有什么兴趣,再在此地多待。

    御灵宗和天道盟,不是没有想过征服北漠,制霸天下,但如今显然还不是时候。

    只有伤而不倒,持续衰弱的万象宗和大荒宗,才最符合御灵宗,符合正道的利益,要是它们那么快就倒下了,失去对北漠之地的掌控了,反而会迎来极大的动荡,损及其他大宗。

    方乾元则是饶有兴趣的品味着端木田的言语。

    他自然也知道端木田胆敢这么说的原因。

    “终究还是执掌棋局之人,如今亲自出手的必要已经消失,接下来,就该是以苍生为棋,好好做过一场了。”

    “难怪时常听人说,巨擘大能不可轻动,却原来,是执棋之人,相互争斗,就等人掀掉桌子拳脚交加,哪有优哉游哉的坐在棋盘边对弈来得更好?”

    “如此看来,苍云,御灵二宗要攫取北漠方面的利益可以,但却不是我和天衡亲自出手,而是由宗门去办,这就相当于把一切都回归到盘面上的争斗。”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规则……”

    天衡显然也早已料到他会这么说,回应道:“可以,但吴连义在凛风峡和凛风坊一带还留有一些东西,我们要把它们带走。”

    端木田轻叹一声,道:“请自便。”

    这就是实力弱小的无奈之处了,而且出手击杀吴连义的,的确是方乾元和天衡两人,他也实在无力争夺。

    对于方乾元和天衡而言,这次击杀吴连义最大的收获,除了让局势归于安稳,还有另外一项,就是获得了他所参研的全套技艺和兵人奥秘。

    这些东西,将会为宗门栽培一代又一代的兵人高手,或者对未来草莽之间四处涌现的各种高手有所了解,都是极为宝贵的财富。

    天衡满意道:“很好,那就这么定下了。”

    ……

    接下来的一段时日,方乾元便在北漠处置击杀吴连义之后的系列之事。

    说是处置,其实大多都不需要他操心,因为苍云宗和御灵宗都已经入局,加上北漠当地的配合,轻轻松松,就顺利取得了兵人之道的诸多底蕴。

    在这同时,正邪两道,又再一次调高了叶天鸣等人的追缉级别。

    按照万象宗提供的内幕消息,叶天鸣已经和吴连义有所牵连,甚至被其亲自招纳,引为客卿长老。

    如今恶业,多罗,濯肉等五魔将已经成为过去,叶天鸣和一众兵人幸存者,才是吴连义的真正传人。

    而且以吴连义对他的重视来看,未尝就没有可能把兵人的传承转授于他,让他帮忙发扬光大。

    这将使得,兵人之道如同星火,扑灭不尽。

    而在这时,中州某处,一个幽寂的黑暗洞窟中。

    数个身影相对而立,幽红的双瞳在黑暗之中闪动着微微的光芒。

    “吴连义果然失败了,天衡和方乾元出手,的确非同凡响。”

    一个声音幽幽的说道。

    影王站在旁边,默然沉吟。

    另外一个声音问道:“接下来应该如何是好,我们暂时未有足正面抗衡他们的底蕴,现在就心急争夺,恐怕会被反过来夺走一切。”

    之前的声音道:“既然如此,那就继续等待便是!”

    “十年不够,二十年,二十年不够,五十年,五十年不够,一百年……”

    “诸位尊者们已经等了数万年,难道还在乎这点时间吗?”

    影王开口道:“言之有理,那么我们手中掌握的那份星图便是关键,只要缺失一份,它们便永远都不可能拼凑完整。”

    随着影王的言语,那些身影一个跟着一个沉寂下去,闪烁着幽红光芒的眼瞳,也跟着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直至最后,偌大的洞窟之中,仿佛只剩下了影王一个人。

    “时间啊……”

    幽幽的叹息回荡在洞窟之中,紧接着,亦是沉寂下去,幽红的光芒没入了黑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