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9章 黑棺中的干尸
    夜叉一族亲情淡漠,就连对自己的父母都没有什么感情,更不要说兄弟姐妹。

    夜厄曼娜莉对于出卖夜厄释揦遮罗动向没有丝毫障碍,她所犹豫的,只是如何解释这件事情。

    “但据我所知,他们穿梭虚空时,似乎出了点意外……”

    方乾元闻言,不免讶然:“出了意外?”

    林再兴沉吟一阵,提醒道:“方大长老,若无法阵用于精确定位,贸然穿梭虚空,的确难免意外。”

    方乾元问道:“他们是何时动的身?”

    夜厄曼娜莉道:“大概一个月前。”

    方乾元一听就明白了,原来那夜厄释揦遮罗不知好歹,竟然妄想主动来攻,却不想自己也正有此意,反过来主动出击。

    夜叉一族堪称全民皆兵,动员起来极快,几乎是短短几日之间便准备妥当,而人族一方还要召集部属,准备辎重,定下万全之策。

    结果便是,他们一个月前就已动身,动作迅速许多。

    但却不料,阴差阳错,想要抢先动手的夜厄释揦遮罗没有抵达天晶雪原,反倒让方乾元攻了过来。

    当然,方乾元也没有如愿找到夜厄释揦遮罗,而是来到夜厄曼娜莉的所在。

    方乾元问道:“你可有办法联络,或者找到他?”

    夜厄曼娜莉道:“方公子,奴家与这夜厄释揦遮罗是血亲同胞,能够凭着血脉相互感应,对了,我父亲那边,若你想要追踪,也可采用此法。”

    方乾元略带诧异看向她:“你竟然向本座透露这些?”

    夜厄曼娜莉媚声道:“方公子真是的,你都已经把奴家这样了,奴家怎敢有所欺瞒?”

    无视了她的暧昧话语和抛过来的**,方乾元暗中传音问林再兴:“你觉得她所说有几分可信?”

    林再兴道:“这等秘法,我还真不曾留意,不过想来应该不会欺瞒,毕竟有效无效,一试便知,她在大长老你手里,也翻不出什么风浪。”

    方乾元想了想,倒也觉得有理,于是对夜厄曼娜莉道:“很好,你给本座找到他!”

    ……

    血色荒原,火红的天空下。

    一个身影凌空疾飞,如同利剑划破长空。

    不久之后,那个身影缓缓的停了下来,显露出夜叉独有的赤发尖角,青面獠牙的的容貌。

    这正是和方乾元交战之后,发现不敌,落荒而逃的夜叉帝尊大能,夜厄苏迪罗。

    此刻夜厄苏迪罗的状态绝称不上好,他的大半个身躯都被一层浓厚的白色霜芒所包裹,极致的寒意冻结了他的血肉和骨髓,使得整个右肩以下,包括肺腑和胸膛都陷入乌青僵硬之中,如同被冻在极寒之地,已经僵化了成千上万年之久的古老干尸。

    在常人神识都无法窥探的微小世界中,无数法则丝线攀绕纠缠,如同线团,一粒粒冰晶,便是这些线团的外在表象。

    “啊!”

    夜厄苏迪罗突然露出一丝痛苦之色,如同有无数小蛇在体内蠕动,一根根血管鼓起,肌肉膨胀,连同着浓郁的赤色斗气如火燃烧。

    那火焰烧蚀虚空,不久之后,吞噬了一粒粒的冰晶。

    他的身躯表面,浓重的霜芒如同遇到烈阳的太阳飞快消散,终于压制下去。

    但这股冰霜之力被压制,曾经造成的破坏却无法消弭,他全身大半的精血元气,仍然处在耗损的状态。

    “该死的人类御灵师!”

    夜厄苏迪罗暗暗咒骂了一声,但却明显也长松了一口气。

    他身影连闪,很快就从原地消失,出现在数百里外。

    经过多次挪移转换,不久之后,来到一座比夜厄曼娜莉所居城池还要庞大数倍的夜叉城池上空。

    这里便是他的老巢,夜厄部的皇庭所在。

    但夜厄苏迪罗没有直接回去,反而转头飞向城西一角。

    他落在里面一个被群山环绕,充斥着嶙峋怪石和腐朽枯木的荒凉小谷中。

    里面似乎有几名夜叉高手镇守,察觉到动静,从一个洞窟之中飞了出来。

    看到苏迪罗的样子,为首者怔了一下,犹豫道:“帝尊,你……”

    夜厄苏迪罗道:“打开界门,本尊要进去!”

    镇守的夜叉虽然疑惑,但听到他的要求,也无法拒绝,当下飞回洞窟。

    不久之后,山谷深处一阵隆隆的响声传出,竟然有个数丈见方,如同通往无边深渊的漆黑洞窟悬空而现。

    夜厄苏迪罗面色漠然,化作一道红芒钻了进去。

    洞窟内,天地浑蒙,暗淡无光。

    这是一个方圆数十里,四周都被虚空障壁和浩瀚元气包裹的微小洞天。

    当夜厄苏迪罗jin ru其中之后,身上红芒和乌青的颜色为之一闪,瞬间就像失去了色彩,变成黑白相间的平淡之物。

    与此同时,夜厄苏迪罗的气息也忽然寂灭,如同失去生命一般无影无踪。

    四周的一切,都被笼罩上了一层暗淡的灰白光芒,照映着小洞天深处,一个被摆放在粗犷的石质祭坛上,利用不知名的黑色晶石打造而成的巨大棺材。

    这棺材长形端方,朴实无华,明明如同凡物一般没有丝毫气息泄露,但却使得整个空间都充满灰白暗淡的光晕,淡淡的法则意蕴氤氲于其中,令人不由自主想要探究其中的奥秘。

    当夜厄苏迪罗出现在这里的时候,界门就已经合上,在他略带凝重的注目之中,黑棺之中发出了如同指甲挠动铁板的刺耳声音。

    不久之后,棺盖缓缓打开。

    一个沙哑,干枯,同时充满了阴森之感的奇异声音如同怨魂飘荡,从里面传了出来:“你……为何打搅本座长眠!”

    夜厄苏迪罗道:“我遇到一个对付不了的敌人,想请你出手!”

    “呵呵呵呵……”

    阴森的笑声,从黑棺里面断断续续传了出来。

    一个人形身影坐起,在灰暗灵光的照映下,显露出一袭描绘着日月星辰,山川河谷图案的华丽长袍,那迥异于当今时代御灵师风格的服饰之下,赫然是一具全身如同灰白枯木,散发着惨白光芒的奇异干尸。

    他的脸面,一半是略显森白,但却仍然可以看出如玉质地的晶莹骨骼,一半是如同沙漠之中保存极好的半干腐肉,空洞的眼眶中,闪动着如同烛火的微亮红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