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6章 百变水母
    一  冯天运的计划,是通过万毒谷中的暗线关系,派人混进去。

    要先刺探对方虚实,才好决定下一步的行动。

    这种事情,自然不可能由他们这些身居高位的长老名宿亲自去完成。

    他们修为精深,地位崇高,不可轻易行险。

    而且他们受到各方势力关注,万毒谷中,也有可能存在一些认得他们的人,相比籍籍无名的普通人士,更为容易暴露。

    再加上谷中有东方智这一天阶大能坐镇,气机牵引之下,更容易发现他们这般的高手。

    因此,他们都要派出自己麾下精明干练,但却又在外并无名声的部属。

    冯天运对方乾元道:“每年九月至年末,都是万毒谷对周边海岛和凡人王国招募弟子,征收仆役,执事的时间,数百年来,这个势力一直在尝试转型,意图成为一方宗门,如今已经小有气候。”

    方乾元好奇问道:“散修开山立派吗?”

    冯天运道:“不错,他们本来就不是世家出身,没有血缘羁绊,转型成为宗门,不失为明智之举,不过想要如愿,也不是一件容易之事。”

    “宗门不是说几个人扯起旗来,自封宗主,长老就是了,还需得到天下宗门和世家联盟的承认才行。”

    方乾元闻言,默然点头:“若真有心成为一方宗门,招贤纳士,广收门徒,都是必然之事,难怪之前需要一批兵人……”

    冯天运道:“不错,我们可以派人以崇慕万毒谷,想要拜入其门下为由混进去,不过一般外来的弟子,都得在外院呆上多年,逐步遴选,考验,才能jin ru内门,乃至晋升真传。”

    “我们派几人按部就班在里面潜伏,多年之后,或许另有用处,不过要和另外一批可能近期就派上用场的探子分开。”

    “若是真正的宗门,审查较为严格,万毒谷本来就不是什么正经宗门,还是有一些机会可以利用的。”

    “比方说,成为客卿……”

    任何宗门,势力,都不会太信任带艺拜师的弟子,他们能够信任的,终归还是自己栽培起来的人。

    但若只是招纳客卿,供奉,一些为其摇旗呐喊的附庸,打手,就没有必要计较太多了。

    他们敢于招纳任何前来投效的人,反正控制这些人的手段,在于恩义,资粮,也不会那么容易接触到核心机密。

    “兵分两路……”

    方乾元不由得高看了他们一眼。

    这些人做事果然周到,也足可显现一方大宗和正道联盟的强大。

    像万毒谷这般的草莽势力,根基还是太浅薄,若不是有个天阶大能坐镇,早就被其他势力渗透成筛子,一举一动都在掌握之中。

    时间很快过去数日,冯天运和岛上世家果然召来几人,分别是五名只有十二三岁年纪,并无任何修为在身的凡人少男少女,以及三名人阶七转以上,年纪在三十附近的男子。

    除此之外,还有一名年纪三十来岁,气质稳重的络腮大汉。

    这些人是单独分开,前来密堂觐见的,相互之间并不见面,甚至都不知道有对方的存在。

    冯天运指着最后进来的大汉道:“方大长老,他的名字叫做波士咏,直接负责这次行动。”

    当探子们全部登岛之后,便会暂时失去联络,需要自行发挥。

    不过,也离不得直接的负责之人。

    其中这个波士咏,将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冯天运又道:“不过士咏毕竟是十转之人,在人阶之中也堪称顶尖高手,可能会有人见过他,为防万一,还是把外貌和气息遮掩一下为好。”

    他早有准备,拍了拍手,便有人从后面的密道走出,端着一个托盘,来到波士咏的面前。

    那个托盘上面,盛放着一滩呈现淡蓝色的奇怪液体。

    方乾元正疑惑间,波士咏已经捏住其中一角,把它揭了起来。

    却原来,那并不是水,而是一种类似水母的半透明薄膜。

    “这是什么东西?”方乾元不懂就问。

    冯天运解释道:“这是百变水母,我们东海之地都非常罕见的一种珍稀灵物,可以用在任何修为的御灵师身上,与面部血肉融为一体,改变相貌。”

    说话之间,波士咏已经把半透明的水蓝薄膜贴在了自己面上。

    随着一阵灵元的波动勇气,原本呈现淡蓝色,如同海水一般的水母薄膜,竟然渐渐变得透明,不久之后,完全融了进去。

    波士咏的脸面,起初还能看出如同泡在水里太久一般的皱痕,整张脸都显得有些浮肿,但渐渐的,浮肿消失,彻底天衣无缝。

    他就这么在方乾元眼皮底下来了个大变活人,成为了另外一个人的模样。

    当然,这种变化并没有如同古代传说中的变化术一般,达到随心所欲的地步,方乾元仔细辨认,依稀还是感觉,他的面部轮廓变得圆厚了不少,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反而多了几分浑然天成的意味,好似原本就应该是这个模样一般。

    方乾元好奇上前端详,还是没有发现任何破绽。

    而且,由于百变水母本身具有妖元,与波士咏本身的灵元混合在一起,竟然产生了质的变化。

    或许唯一的破绽,就是他的身形体态依旧如常,并没有因为面上贴着这种水母就有所改变。

    不过,若非极度熟悉之人,又岂能单靠身形体态认出一个人的模样?

    人有相似,物有相同,就算是面貌都有可能接近,靠着身形体态来认人,太不靠谱。

    这一整套准备下来,波士咏混入其中的可能又加大了几分。

    方乾元盯着波士咏看了一阵,突然开口问道:“冯道友,你们还有没有这种百变水母?”

    冯天运迟疑道:“有倒是有,不过这种东西豢养不易,除了东海水元充沛的环境,其他地方极难存活……”

    方乾元打断他的话:“我不是要带它回去,而是准备自己用。”

    冯天运愕然:“自己用?”

    方乾元道:“既然有这么方便的东西,我也打算乔装登岛,亲自去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