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9章 生命的怒放
    !花开见我!

    群夭身上散发着无穷光芒,朝方乾元走了过去。

    他凌空虚度,步步生莲,看似速度不快,实则疾如闪电,在远方的左丘堂等人反应过来之前,已然闪至方乾元的身前。

    轰!

    他挥动手臂,如同凡俗世间的武师,朝方乾元挥出了重重的一拳。

    这一拳看似平凡无奇,实则震撼天地,竟然从出拳之地开始,整个虚空都凹陷下去,时空的涟漪带着宇道波动泛起,贯穿百余丈的巨大破洞凭空出现。

    方乾元冷笑一声,抬手便挡。

    他此刻变化的狼人法相身躯庞大,但两股元气碰撞,却似乎僵持不下,凭空便遇到阻碍,同时停了下来。

    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从中间传出,元气凝实如同潮水,竟然在空中荡起了明显可见的波澜,地面也为之震动,一片片枯木碎裂,土丘崩塌。

    就连远方的左丘堂等人,也被一股股狂风吹得东倒西歪,连忙各自寻了掩体躲起来。

    “花开见我?这一招有些像是我的杀破狼,通过祭运元气,融炼在身,作为临时的加持之用!”

    “不过但凡加持之法,都需要依靠本身的底蕴作支撑,你就这副根骨,能坚持多久?”

    方乾元也是见多识广之辈,尤其他自己所开创的“杀破狼”加持之法,乃是通过针虵蛊的刺激之法,上应星命,汲取虚空之中的元气为己所用。

    当他施展出这一神通的时候,身躯会受到天地元气的强大加持,临时赋予远胜于的力量,甚至能够凭此干涉法则之力的运转,影响这一方世界的天地大道。

    在这般的状态下,无疑会变得异常强大。

    就连他这般的根骨天资,最初开创这一招的时候,也仅仅只能用作绝杀一击。

    不过随着本身修为提升,底蕴增强,承受能力也提升上来了,加上缓步释放的运用,逐渐能够贯穿整场战斗。

    更有甚者,可能将其融入平常状态,彻底适应这一变化。

    但这一切的前提,都在本身根骨,方乾元对自身根骨之强心中有数,这群夭便是拥有真正的十转修为,又能坚持多久?

    更何况,他所加持的元气,似乎不单是从天地而来,还有各种兵人,海中巨兽,精怪的血肉。

    那些生灵的个体繁多,各自力量斑驳,混杂之极,负面影响自然也更大。

    群夭似乎也清楚这一点,他在试探性几招之后,突然猛一挥掌,把巨大的狼人法相都推开几步,快速拉开距离,飞到了另外一边。

    下一瞬,他身上的光芒再次强烈绽放,以十倍,百倍的烈度呈现出来。

    纯正无比的木道灵元,转化成为了一股奇异的阳属力量,竟然连身影都开始融化了。

    “乙木真雷,着!”

    乙木真雷,这本是一门流传极广的经典雷法,但凡主修雷灵,或者木行灵物的一类御灵师都能耍上几手。

    但流传极广,也意味着这一法诀纯正,经典,有着通天之能。

    当群夭运转的灵元庞大到了堪比天地之威的时候,这一经典法诀的强大之处,也完完全全的开始展现出来。

    刹那之间,整个海岛都被无边的雷光所充斥,天地之间,再无他物,有的只是无穷无尽的雷霆。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之下,这股雷芒竟然在空中转化成为了汞浆一般的形态,而后化作一道长长的尖利木刺。

    雷霆化形!

    雷兵之劫!

    竟然是传说之中的天劫之力!

    “传说中,修士逆天而行,道业有成之后,会遭致天劫!”

    “其中又以雷劫的考验居多!”

    “这种雷劫的降临形态,便是劫雷,初时为带着劫力的雷霆从天而降,进行轰击。”

    “进化之后的形态,就是雷霆化形,转为天地之间种种神兵利器,更具威能!”

    “如今已是末法时代,竟然还有人能够修炼劫数之道,引发这蕴含天地之威的雷霆轰击!”

    劫雷之力,已经可以说是雷霆之中至伟至圣的力量,在雷兵成型的那一瞬间,方乾元就感应到了莫名的气机锁定自己,冥冥之中,似有道蕴,传述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威严。

    方乾元在其中感受到了因果缠身的意味,突然有个直觉,自己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躲开!

    有句话叫做在劫难逃,这一道的法则之力无视时空距离,甚至能够颠倒因果,当劫力出现的那一刻,实际上便已经击中!

    化风之法也同样无法减轻其威能。

    化风之法的原理,是变化风道元气,融入四方天地,jin ru规避一些实体攻击的伤害。

    然而这一招绝非无懈可击,甚至会使得身躯原本应有的强健筋骨和强大生命力都暂时消失。

    若是寻常的实体攻击,躲避过去,倒也罢了,在这种必中的劫雷轰击之下,只会是自寻死路!

    几乎是凭着本能,方乾元运用了逆时变所带来的光阴之力。

    这同样是一门逆乱阴阳,颠倒因果的法诀,同样能够干涉到天地大道的法则运行!

    “逆时之变,过去之身!”

    轰隆!

    即便强横如方乾元,身躯表面的一切也在瞬间化为焦炭,强横的雷霆涌遍全身,摧杀生机。

    但很快,仿佛时光倒流,之前被雷霆击中的一幕,逆反着重现。

    他全身内外,原本已经干焦,但在这股力量的影响之下,迅速恢复如常。

    一股独属宙道的奇异气息宛如寒流散溢,方乾元眼眸毫无波动,仿佛能够穿梭过去未来的神祇,漠然看着前方。

    “单单这一击,竟然就耗去了我积攒已久的大半光阴之力,吓我一跳!”

    群夭看着自称被吓了一跳的方乾元,面上露出苦涩之意。

    此时,无尽的光芒已然从他身上散去,仿佛之前的那一击,耗尽了他所有的力量。

    事实也的确是如此,他不惜汲取所有部属的血肉精元,施展花开见我,为的就是抓住机会,施展致命一击。

    如今,致命一击放出,整个人立刻油尽灯枯,不需方乾元动手,也要面临崩溃。

    他终究还是无法做到像方乾元那般挥洒自如,把堪比天阶的力量也当成常规力量肆意倾泻,之前的雷霆虽然可怕,但在伤害敌人之前,已经先伤害了自己。

    他的面上开始出现裂痕,不久之后,全身皮肤干枯,如同老树,整个人也再无力支撑,如同一块焦炭,向下坠落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