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8章 鬼医沙仇
    “我的血,竟然是不朽之血?”

    兵人司总舵,方乾元听闻了闫文山派人前来禀报的消息之后,不由亦是为之怔。

    他自己都不曾想到这点。

    但很快,他就明白了到底怎么回事。

    “这个闫文山,怕是研究这些东西成痴成狂了,但凡沾上点边都欣喜若狂,不过,若真说它是不朽之血,也不无道理。”

    “我的血肉之中,蕴含不朽之性……”

    “这定是由天罡金玄丹所带来!”

    方乾元想到这里,神色凝,也渐渐变得严肃起来。

    闫文山和公众般,怀疑方乾元是某些大能圣裔,甚至转世投胎之身,这是源于神话传说的偏执迷信,其实并无甚依据可言。

    然而方乾元知晓内情,当然不会这般以为。

    他知道,真正的根源,还是在于自己曾经服食过的那枚宝丹。

    他现在已经知道,那枚宝丹,正是近古时代,仙盟大敌,太上教尊盘乾所下令炼制的那枚天罡金玄丹。

    那是种斡旋造化,试图破解长生不朽之秘的至尊宝丹,能够改造身躯和神魂,堪称长生不朽的道果。

    只是随着时势变迁,这种效用被削弱到了极点,没有立刻使得自己超凡入圣,举霞飞升,反而是以九窍金丹的形式缓慢发散。

    这种呈现出特异状态的血液,是方乾元本身都不曾展露过的表现,他默然运转次元变,以次元利刃割裂自己肌肤。

    丝血液,从中渗了出来。

    鲜红的血液宛如彼岸花开,方乾元看着入眼的血花,若有所思。

    ……

    “嗷吼!”

    低沉的兽吼在洞窟中响起,头身形如虎,背生双翼的鹰头怪物愤怒咆哮着,在这方地下洞窟般的小洞天内奔腾冲撞起来。

    这是地阶中品的禺虓虎,而且还是状态的战兽,并非通灵转生之后的灵物。

    轰隆!

    大如楼船的荒兽后裔,拥有着人阶难及的万钧之力,只是身躯擦过,座原本生长在这边洞窟的石柱便应声而倒。

    不时有大如磨盘,甚至丈许大小的巨石翻滚砸落,众多身影连忙闪避。

    “它发狂了!”

    “快,快用缚龙索!”

    忙乱之中,有人大声提醒,众人纷纷抛出绳索,如同蔓藤缠绕在发狂的战兽身上。

    鹰头虎身的禺虓虎剧烈摆动,但在这时,空中浮现出了个巨大的白色巨猿。

    那是朱厌。

    吼!

    巨大的兽吼之中,朱厌巨猿猛然拳砸落,把这头发狂的巨兽撂倒在地。

    “太好了!”

    众人面上明显露出轻松的神情,越来越多的绳索,随着符箓,禁制落下,不会儿,终于把禺虓虎捆了个严严实实。

    “禀堂主,发狂战兽已经制服。”

    名兵人精锐走出洞门,对摆着几张太师椅,坐在外面的几人说道。

    这些等候的人,自然便是闫文山和他的同道好友们。

    “我们进去看看吧。”闫文山道。

    “好。”众人面上明显露出了几分激动和期待。

    “此前我们按照通常步骤,给这战兽注入精心调配的融血药剂,帮助它融炼大统领的血珠,却不想竟然会失败,还激发了凶性!”

    “定是哪里出现差错了!”

    常人喜对不喜错,但对他们这些醉心于兵人秘法和医道,追寻长生不朽奥秘的人而言,有些时候,错误的价值,往往比正确还要巨大!

    不知有多少研究,发现,是在错误之中寻得。

    很明显,方乾元的血液,就是导致这头禺虓虎发狂的原因。

    融炼失败,更是不同于般兵人改造的经验,或许,当中存在什么奇异的特质,没有被他们发现。

    诸人都是医道高手,很快就轻车熟路,对这头遭受制服的禺虓虎使用了加大剂量的醉仙散,然后给它来了个开膛破肚。

    很快,丈许大小的心脏如同巨石,被挖了出来,上面附着个人头大小,宛如铁铸的瘤状之物,根根明显是人工造就的透明软管通过它与禺虓虎本身的心脏连接,里面流动着宛如汞浆的银色灵液。

    看到这幕,闫文山神色微变,其他的造化堂医道高手们也各自露出了或诧异,或困惑,或震惊的神情。

    “老沙,你怎么看?”闫文山很快回过神,询问了声身旁名医道高手。

    此人姓沙名仇,乃是原兵人堂中,另外位足可与兽医司徒晟,阎罗刀闫文山齐名的大师级医道圣手,人称“鬼医”。

    这次闫文山得势,呼朋引伴,组建造化堂,第时间就是邀请他前来就任副堂主。

    也就是有他这般医道造诣高深,又是知交好友的人才坐镇,闫文山才敢口应下方乾元的招揽。

    沙仇的经历,说来也颇为传奇,他原先只是名先天不足的病秧子,全无御灵师潜质,但却在极其偶然的机会中,得了中古时代的鬼医道人传承,由此学会神秘莫测的鬼道医术,把自己改造成为奇异的九阴绝脉,顺势融炼幽冥魂兽,成为兵人。

    他精通各种命元转炼之法,擅长夺命,续命,抽魂炼魄,驱御魂兽,与闫文山这个“阎罗刀”,可谓是相得益彰。

    闫文山之所以询问他,也是因为这次融炼的试验,是采纳了沙仇的提议,以鬼道附体之法,把方乾元的血珠炼入件特制的魂道法器之中,以器道和阵道催动,不断刺激其力量发散,转炼成为特异的灵元。

    最初的试验进行得非常顺利,他们的确成功从中提炼出了丝奇异的灵元,但这股灵元融入到之后,却让禺虓虎狂暴发疯。

    沙仇并未多言,而是走上前,轻触肉瘤,然后又探手入怀,取出副铜铃,摇晃几下,静静听着回音。

    好阵后,他才站起来,缓缓吐出口浊气,带着几分难以置信的神色道:“它的天地二魂不见了,如今只是堪比行尸走肉的傀儡……”

    “天地二魂不见了?”闫文山下意识的看向那宛如汞浆的银色灵液。

    沙仇也看了那汞浆许久,道:“这是之前未曾产生的物质,看来我们这位大统领,血脉之中蕴藏着大秘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