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6章 出手
    “怪物,给我滚开!”

    玖启林狼狈撕扯着缠在自己身上的蔓藤,所幸他并未受到大妖真正的重视,只有外围那些由神秘力量所驱御的植物纠缠过来,很快就得以摆脱。

    但他浑然不觉,韩天佐已经出现在了身后,正想要操控金甲妖蜈,口将其吞下,等到察觉不妙,回头看去时,已然避之不及。

    “这……这是怎么回事?”

    玖启林似乎仍然受到幻境的影响,猛的瞪大眼睛,以为自己看错。

    轰!

    狂风呼啸,金甲妖蜈带着凶猛的气势扑了过来。

    久经历练,多次通过生死危难考验所蓄养而成的惊人直觉,终于让他醒悟。

    这不是幻觉,这是真的!

    牧灵人,再次出现了!

    玖启林奋力跃动,往旁边躲去,但金甲妖蜈的速度实在太快了,他没能完全躲开,下就被巨大的身躯撞中,破布袋般飞了出去。

    轰隆!

    玖启林的身躯重重撞在棵水桶粗的树木上,啪的声,树木折断,他感觉自己全身上下的骨头都仿佛被巨大滚石碾压而过,瞬间破碎,浑身软,就再也无法动弹。

    “糟了……”

    玖启林面上露出了惊恐的神色,意识到自己这次真的可能要完蛋了。

    但就在这时,个身影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那是方乾元。

    方乾元神色淡然,仿佛从开始就站在那里,从来没有移动过,以玖启林的眼力,完全无法看清他是如何出现。

    玖启林面露惊讶,看着方乾元的身后,突然出现片浓重的黑影。

    那黑影飞快成长,流淌满地,复又如同烟气升腾,几乎把方乾元背后的金甲妖蜈都遮盖住。

    时间仿佛在这刻定格。

    生死之间的微妙感应,让玖启林能够透过黑影间隙,看到背后金甲妖蜈的动作,再定睛看去,却见那哪里是什么黑影,分明就是头发!

    头长达数丈,如同瀑布流淌满地,宛若有灵,自行招摇摆动的**黑发!

    金甲妖蜈带着激烈的罡风冲了过来,重重撞在黑发组成的屏障上。

    玖启林的心思不由得为之紧,下意识觉得方乾元也要被杀死了,但却只见,黑发笼罩之处,黑白两分,明暗交际的颜色,宛如拥有种隔绝所有力量的奇特法力,把这切都吞噬殆尽。

    金甲妖蜈的冲撞,就像是凭空播放的幻影,不但没能冲破黑幕,伤及方乾元,而且连丝多余的力量,都没有传递过来。

    方乾元仍自背对着敌人,居高临下,俯视玖启林。

    这渊渟岳峙的气势,散溢出绝世无双的强者之姿,深深震撼着玖启林的心灵。

    “这……这是怎么回事?”

    在玖启林怔住的时候,金甲妖蜈后方的韩天佐也呆住了。

    他同样没有看清楚方乾元是如何出现,只感觉眼前晃,突然便凭空多出人。

    那人背对着他和金甲妖蜈,看不到面庞,但却拥有着头齐腰的长发,突然如同着魔,疯狂生长,转眼之间,黑发就化作笼罩数丈的深重黑幕,把整个身躯都遮盖起来。

    韩天佐的目的是浑水摸鱼,趁机多多吞噬些修士,获得其精血元气,见状也没有多想,索性并展开攻击。

    但却只见,金甲妖蜈庞大的身躯撞上去,对方全无反应,那深重的黑幕就像是镜花水月的虚影,完全不为所动。

    “难道我也中了那大妖的幻术?”

    韩天佐不自觉的揉了揉眼睛,再次看去,方乾元已然操控黑发蔓延,如同无数游蛇,缠上了金甲妖蜈的身躯。

    发丝冰冷柔软,但却仿佛坚不可摧,韩天佐掐动法诀,试图让金甲妖蜈退后,将其扯断,却没能成功。

    即便不是亲身在前,他也从金甲妖蜈的反馈之中,感受到了强大的阻力。

    而那人影,更是如同根立柱,双脚如同生了根般牢牢钉在地面上,丝毫都撼动不得。

    这违反常理的切,让韩天佐越发怀疑,自己是否真的中了什么幻术。

    然而,方乾元身上开始散发出宛如深渊的气息,发丝舞动之中,背后的片虚影如同活了过来,正在从中脱出。

    那是潜藏在夜灵戒中已久,直休养生息的闇魔冰幽魂。

    它终于又再次被召唤出来,参与战斗了。

    它和金甲妖蜈都是地阶灵物,但是品级和潜力都远胜后者,之前的伤势,也因方乾元不惜代价的各种天材地宝喂饲,已经恢复得完好如初,甫出现,便给身旁众人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忽!

    闇魔冰幽魂化身黑影,径直扑了上去,紧紧包裹金甲妖蜈。

    金甲妖蜈正被发丝缠绕,时挣脱不得,竟被定在了原地。

    它的身躯表面,大片金色的甲壳飞快黑化,坚硬的冰块带着瘆人的寒意蔓延侵袭,冻僵了它的身躯。

    不会儿,这只之前还看起来威风凛凛的金甲妖蜈,就彻底变作了座冰雕。

    这妖物生命力顽强,时之间无法消灭,但有闇魔冰幽魂专门附身纠缠,彻底击杀,也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啊!”

    韩天佐正操控着金甲妖蜈,突然感觉脑海阵刺痛,股冰冷的气息沿着灵元感应的莫名联系蔓延上来,险些把他的神念都冻结。

    他惊慌失措,踉踉跄跄退后几步,这种感觉才消失,但却惊恐发现,金甲妖蜈无法对自己的指令作出任何回应了。

    “这……这不是幻觉!”他个激灵,惊醒过来,第反应就是急忙退后,同时以自己意志联系赤焰千足龙。

    虽然金甲妖蜈才是他的灵物,但这赤焰千足龙,在他心中地位犹胜几分,生死存亡的关键之际,还是召唤它更为可靠。

    意识到自己陷入危机之后,他果断就动用了这头灵物。

    但就在这时,阴影笼罩大地。

    韩天佐猛然抬头,只看到轮巨大的黑月,不知何时高悬空中,还在越变越大。

    赤焰千足龙同样昂起身躯,抬头仰望,却见黑月如同流星坠落,朝着它轰来。

    轰隆!

    十余丈大小的黑月,猛然炸开!

    无穷的寒冰之力,疯狂在赤焰千足龙身上倾泻肆虐,瞬间,方圆百丈彻底冻结冰封,赤焰千足龙本体也如同烙铁被扔进了寒潭里,飞快变灰,发白,阵阵蒸汽升腾,如同干炭,当场瘫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