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4章 一个接一个
    魏宝君当然不是心痛林秀英,林秀英和庞少松才是夫妇,要心痛也该是之前被击杀的庞少松心痛。

    但林秀英是他们为了这战特意准备的药师高手,拥有九品菱花仙的治疗型御灵师。

    原本他们伤而不死,可以通过她手,得到救治,快速恢复战力。

    但如今,这切都彻底沦为空想。

    想起方乾元接连攻击的目标,有蜃龙,药师,死士,武者,都是对战局有着关键影响的环节,魏宝君原本手里还有许多筹码可用,但是转眼之间,却又却又几乎丧尽,巨大的落差,简直叫人难以接受。

    “该轮到你们了!”方乾元目光扫过剩下的几人,剑如,鹤东陵,风洇尽皆不寒而栗,但却发现,最后落到剑如的身上。

    “就先杀你吧!”方乾元淡淡说道。

    “狂妄!”剑如又惊又怒,但却不敢大意,猛喝声,周身银光绽放,如同剑影,阵阵划过。

    “万剑式剑流星!”

    在她的催运之下,千百闪烁着银光的虚影落了下来,在半空之中,就凝成了柄柄长剑。

    这些剑影,全部都不是真实的长剑,但却又凝若实质,乃是灵元化成的罡锋。

    它们小的只有尺,两尺来长,大的却高达丈许,两三丈,宽如门板。

    霎那之间,尽数如同流星坠地,在方圆百丈内外,下起了场辉煌而又璀璨的剑光暴雨。

    在这些剑芒的袭击之下,空气被撕裂,大树被劈开,就连地面都被刺出个个的深洞,不会儿,便插满地面,条条光柱冲斗入霄。

    甚至就连虚空,都仿佛被这波恐怖的流星风暴撕裂了,丝丝黑色裂痕频现,令人心悸不已。

    “这剑如能从介农家之女成长为知名高手,果然有手,这定然就是她当初招击杀极山十二盗所用的招数!”魏宝君等人看得惊骇不已。

    可方乾元的反应,同样让他们震惊。

    只见方乾元纵身穿梭在剑光之中,轻便敏捷,轻轻松松就躲过了绝大部分的攻击。

    这原本不算什么,这种大范围的剑道神通,原本就是适合用在攻击身形庞大,或者数量繁多的敌人上面。

    但小白也跟着身化黑风,盘旋飞舞在方乾元身边,跟着躲开,就颇让人惊异了。

    这还不止,方乾元移动之中,发丝乱舞,条条蕴含着宙道元气的青丝交织成网,开始扰动虚空,横扫剑光。

    众人看到了,些剑影明明已经击中他们,但却瞬间没入,如同刺穿虚影。

    这自然便是方乾元的过去之身在起作用,通过光阴之力的不断消耗,切威能尽皆转移,根本无法对他产生真正的影响,而他本体亦是强悍之极,些许余波,不在话下。

    这种防御的手段,在当世几乎等于无敌,即便是足以毁天灭地的击,只要无法追溯时间线上的法身,斩尽他的过去之身,仍然等于无效。

    除非……先耗尽他的光阴之力!

    方乾元感受着自身所存光阴之力的飞快减少,心知自己已经多次动用这种手段,对方也有可能掌握相应情报,有所应对,必须速战速决。

    没有过去之身,他仍然还是名地阶中期的少年高手,甚至可以和七转名宿战,但就算是名宿,也无法做到在这种严密的围攻之下全身而退,甚至击败对方。

    拥有过去之身,才是完整的状态,拥有堪比顶尖强者的的实力!

    恰好,对方施展绝招之时,就是本体最为薄弱的时刻,此时出手,事半功倍。

    方乾元借着光阴之力转移威能,如同幻影飞近剑如,在对方惊惧绝望之中,伸手挥,小白的身躯从空中凝现成型,巨大的狼爪如同重锤,把将她从空中拍向地面。

    轰隆!

    地面顿时多出个宽达丈许的深坑。

    剑流星旦发动,就是剑意牵引元气所凝成的持续攻击,即便本体遭受攻击,也不会轻易断绝。

    这和方乾元的风刀霜剑,颇有几分相似。

    但施展这种神通法术,仍然还需御灵师的神魂意志去引导,旦本体失控,这些元气立刻狂暴起来,向着四面八方散开。

    魏宝君深深吸了口气,举起宝扇,猛然闪动,阵飓风吹开了迎面袭来的剑光。

    但方乾元却出人意料的放弃追击剑如,反向他袭来。

    他早已看出,这人才是至关重要的人物,剑如充其量只是打手!

    魏宝君心中惊,再度祭起宝扇,飓风狂卷。

    与此同时,风洇脚下的冉遗鱼也连忙抬头,吐出了个丈许大小的蓝色水泡。

    水泡很快就把魏宝君全身上下笼罩,那流溢的光华,充满着灵动而厚实的气息。

    但方乾元身上玄光流转,几乎凭着风身法体的手段强行穿透飓风,来到魏宝君面前。

    在魏宝君来不及反应过来之前,他就五指握扣成爪,猛然朝蓝色水泡扎了下去。

    噼啪!

    蓝色水泡之中,巨量灵元爆发,凝结成为坚冰。

    这竟然是种类似方乾元人阶之时常用的冰华霜衣的防御手段,通过灵元的交锋,瞬间触动法诀,凝聚坚冰护甲。

    更在这同时,有效的限制住了对手的行动。

    方乾元立刻便感觉到,自己的手臂插入了堵厚重的冰墙,弥漫的寒意疯狂侵入,虽然很快就被自身的灵元所抵御,但却仍然卡在其中,行动不便。

    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想到有效限制自己行动的办法,也真是难为他们了。

    方乾元心中闪过这样的念头,却没有露出丝毫慌乱或者焦急之色,依旧神色漠然。

    他偏头,催动体内发魔,长发如同黑影延伸过去。

    此刻冰甲上面已经出现了许多裂痕,发丝无孔不入,竟然顺利穿透。

    “不好!”

    束束发丝缠住了魏宝君的手脚,身躯,脖颈,而后猛然缠紧。

    如同窒息的僵冷之感蔓延,魏宝君顿时彻底无法动弹。

    风洇,鹤东陵和坤廿三都回过神,疯狂攻击方乾元,想要将其逼退,但却不料,方乾元又再发动了过去之身的力量,彻底将其抵消。

    咔……咔咔……啪!

    冰甲彻底破碎,早已虎视眈眈的小白探过头来,口风刀霜剑如同激流,当头喷去。

    魏宝君瞬间就被冻杀,当场毙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