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7章 针对
    “他停下来了,竟然想要以力破局!”

    茫茫林海中,踏立在冉遗鱼背上,停在林中块靠近战斗地点的空地中的风洇眉头皱,旋即却又松弛下来。

    “果然不愧是大宗天才,这份心气和自信,还真是惊人呐!”

    魏宝君闻言,也不由得带着几分感慨,赞叹说道:“确实是他贯以来的作风。”

    风洇道:“这么做,只是徒劳挣扎而已,我们手里已经有了上宗给的秘密情报,知晓他的灵物特性和神通手段,提前作出诸般安排。”

    魏宝君等人手里,的确拥有方乾元的详细情报,般而言,地阶的成名高手,都会jin ru拥有利益相关的大势力的关注范围,等到他们成为方名宿,顶尖高手之后,更是会受到重点关注,预设不同程度的对付策略。

    能够经得起这种重点关注和专门对付的,才能称得上是真正的强者,反之,则仍差点火候!

    这次的围捕,实际上也是御灵宗的再次试探。

    他们想要知道,方乾元的极限究竟何在,又该用什么样的策略和态度,来对待这么位拥有千年之才名号的青年代最强者。

    魏宝君等人并不觉得,方乾元可以应付这次的考验,他毕竟还太年轻,不是那些真正久经历练,无论修为,心性,智慧,经验,各方面都已经圆满无缺,甚至就连天阶,都只差半步之遥的传奇强者们。

    年轻人富有朝气,锋锐逼人,遇事敢想敢做,果决非常,因此在上次争夺炼炉那般的事件中,作用丝毫不逊于传奇强者,但年轻也往往意味着不成熟,还需磨砺和成长。

    风洇说完,便结纳法印,脚下冉遗鱼高高昂起如同巨蛇的长颈。

    “昂!”

    阵如同龙吟的低沉吼声传了出去,天地之间,元气震荡,所有树木,草叶之中蕴含的水汽,都仿佛被股奇特的力量蒸腾而起,散溢到了空中。

    林海的迷雾,更加深沉了。

    轰隆!

    激流凝聚成为滔天的巨浪,带着万钧巨压疯狂冲击,轰鸣不绝的巨响中,数十丈之地的切草木都被推倒,之前还站在上面的人影同样被冲到远处,个个气若游丝,生死未卜。

    那些被击中的灵物,自是同样崩溃瓦解,如同泥陶雕塑般被击碎。

    但方乾元却微微皱眉,显得并不满意。

    他看向了另外边悍不畏死冲上来的敌人。

    那只不过是两名实力在人阶七转上下的普通御灵师,根本不值提,但是,刚才的攻击并没有扫尽他们,也没有把他们吓倒。

    “兵线明显分散了,这有效的降低了我大型法术的杀伤力,而若采用普通的攻击,同样收效甚微。”

    不待方乾元下令,座下的小白早已猛然转身,狼爪抬起,凭空斩。

    巨大的风爪凝成锋锐的罡气,当场把那两人连同身边跟随的灵物撕成碎片。

    但这攻击,却也同样漏过头不在攻击角度的烈山虎和几头苍狼。

    近两丈长的烈山虎,还有丈许大小的苍狼,明显是他人以化生诀所催生,它们拥有独立自主的灵魂和身躯,即便没人驱御,还是继续扑了上来,各自撕咬在小白抬起的前肢和右侧的身躯上。

    小白大怒,用力甩,巨力便把那头烈山虎扯了出去,重重撞在头三人合抱的大树上,身上灵光激荡。

    被撕咬的地方并没有大碍,但却也被擦破了表层的皮膜,流出了几丝赤色的灵元。

    带着几分恼怒,小白冲了上前,当下便是掌拍了上去,巨大的掌力不但把那烈山虎拍成了碎片,化作灵元四散流泻,就连大树也如同木杆摧折,轰然倒下。

    几头苍狼被震落,很快便又被小白回头击风爪掠过,凭空撕成碎片。

    但四周,马上又有两队御灵师相互间隔十几丈的距离散开,个个各施法诀,又是大片的火符,雷光,风刃透过树木的间隙,凭空袭来。

    风身法体,风盾!

    小白低吼声,身上浮现出了盘旋的飓风,无形的气劲把四面八方同时袭来的攻击都吹散偏转。

    闇魔冰幽魂飞快穿梭于林间,不停收割着对方的生命。

    这些御灵师和灵物,根本没法抵挡地阶的闇魔冰幽魂,几乎是弹指之间,当场格杀。

    但敌人的数量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还越来越多,随着时间的推移来到了这般的战场。

    他们似乎都是真正的死士和精锐,即便伤亡惨重,也仍然保持着高昂的斗志,丝毫不退半分。

    方乾元放任灵物自行作战着,认真观察起了对方的行动,同时不断思索着。

    “这是要利用散兵阵线消解我的攻击,浪费我的灵元,活活耗死啊!”

    “就算没有其他的高手增援,这样下去,也将对我极其不利!”

    “而且,林中浓雾越来越厚,甚至连方向都变得难以分辨,就算找准个方向突围,也会在不知不觉中被迷惑,引导,不停转圈!”

    “无论往哪个方向冲锋,前后左右,始终都有无穷无尽的敌人!”

    “但是往上下两处突围,同样不行。”

    “上面有四圣之灵合力镇守,旦轻动,就要引起天地元气来攻,下方则有厚重地幔,天然就是屏障!”

    “即便我有相应的土遁灵物,恐怕也同样难逃罗,他们不可能不对这种手段有所防范!”

    方乾元不得不承认,对方所采取的,是非常聪明而且卓有成效的策略。

    通过不断来袭的散兵游勇侵扰,有效阻延了自己的突围速度,同时保持压力,消耗灵元。

    旦开始显露疲态,便将会有真正的高手来袭,尝试把自己斩杀在阵内。

    但他们付出的,是条又条的人命,还有价值数百,上千的各色灵物。

    很大程度上,就是要比拼谁的底蕴更加深厚,能够坚持更久。

    但这里毕竟是对方的主场,作为敌后本营的中州之地,非常容易便能调集大量的各阶高手来援,如果按照他们预设的计划进行下去,就算付出惨重代价,最后仍然能够取得胜利。

    不能再跟这些普通的人阶御灵师消耗下去了,必须尽快找到大阵的根基,将其击毁,同时击杀守护大阵的地阶高手们,突围而出!

    方乾元逐渐有了主意,当下传讯密令,让直潜伏在身边,始终未曾被发现的苗欢跳了下去。

    转眼之后,苗欢就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在浓雾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