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尽展所长
    连斩,拟兽,狂奔突袭!

    方乾元预谋已久,所有动作气呵成,几乎把他能够做到的最好都展现了出来。

    而在众人所见,就是他终于在纷乱的藤鞭乱舞之地中,抓住了难得见的空隙,冲到柳叶儿面前。

    “小心!”

    洛丘行院众人惊呼。

    “好!”

    苍山行院众人则是大喜。

    然而,下刻,大片灰黑的蔓藤从地面冒了出来。

    柳叶儿用她独有的无暇招法,使得所有惊呼和叫好都戛然而止。

    方乾元整个猛扑到藤网上,就好像捕食的恶狼,不小心掉入了张猎人精心布设的大网。

    “她的防线,足有多层啊!”

    “真是太不小心了。”

    “仗着自己天赋异禀就蛮干啊!”

    东面看台上,名流们纷纷摇头叹息。

    现在的方乾元,虽然表现生猛,但在许多方面,仍然还是有所不足。

    至少在灵元的使用方面,他就存在着严重的浪费。

    不过,仍然还是有人为他说了句公道话:“能有这等天赋可供挥霍,也是他的造化。”

    “这才是充分利用自身特长的方法啊!”

    这话没毛病,谁都没有办法反驳。

    要是拥有他这般的体魄和灵元,还能豆腐雕花,极尽精细之能事,那就实在太过分了。

    不过他最令人心动的,始终都还是那份惊人的潜力。

    谁又能确定,多年之后,方乾元不会把自己技艺磨练得纯熟无比,达到完美无瑕的效果?

    所以众人虽然对他现在的表现颇有微词,但却仍然抱之以宽容。

    擂台上,方乾元却顾不上计较自己的招法精细与否。

    他只知道,自己精心策划的击失败了。

    到处都是蔓藤!

    根本没有办法近身!

    柳叶儿的防御,简直滴水不漏!

    “以为这样就能拦住我了吗?”

    “不要太小看人啊!”

    他面现狰狞,突然怒吼声,狂暴力量自全身奔腾而起。

    切换内核,熊灵附体!

    他运用了自己对于灵物的掌握,催动暴熊王的力量。

    如果说,烈风狂狼的特性在于矫健和凶悍,那么暴熊王的特性,就是暴烈,力大无穷。

    方乾元仿佛从头凶残的恶狼,变成了被激怒的暴熊。

    同样是野兽,同样充满危险,但是风格迥异,战斗的方式,也发生了截然不同的变化。

    吼!

    方乾元的喉咙中,发出了如同野兽的怒吼!

    他硬生生地把手伸进藤网之中,抓住灵元凝聚的铁链藤化身,用力扯!

    嗤啦!

    仿佛布帛撕裂的声音传了出来,在众人难以置信的眼神中,整整片的藤网,竟然都被他扯裂了。

    “天呐!”

    “这是什么力量!?”

    “起码也有上千钧了吧!”

    众弟子纷纷惊呼。

    东面看台上,名流们也是为之愣。

    “真是越来越看不透这小子了,差点忘记,他还有切换灵物的本领!”

    “兼修狼,熊,两兽合力,还有可能,其他兽类灵物也能掌握……当真潜力无穷啊!”

    柳叶儿同样露出了惊愕的神情。

    但面对冲上来的方乾元,她仍然无所畏惧,飞快伸手虚画,条条蔓藤自脚下浮起,飞快绊住。

    方乾元的冲势,顿时为之滞。

    “野性之心吗?兼修熊,狼之力,战斗中也能自由切换,的确是常人难及的天赋,但你好像忘了,暴熊之灵,速度和反应都大大不如狂狼之灵,这样就很难避开我的蔓藤了。”柳叶儿神色重新恢复淡然,趁着方乾元被抓住的空隙,她又再向后退了几步,中间重新以蔓藤补上。

    “唉!”

    苍山行院众人发出声遗憾的叹息。

    “的确如此……”方乾元咬牙说道,“但,那又如何?”

    “嗯?”柳叶儿面色忽然微变。

    她听到了,如同弓弦绷紧的身影。

    “我根本就没有想过要躲啊!”方乾元怒吼道。

    嗤啦!

    又是声巨响,脚下的蔓藤,竟然又再次被他生生的扯断了。

    狂暴,凶猛,不可世!

    方乾元动用熊灵的次数不多,但却在这两次扯裂蔓藤之间,把它特性发挥得淋漓尽致。

    “哈哈哈哈,痛快!”

    方乾元哈哈大笑,忽然伸手,把扯下了自己的上衣,露出精悍的身体。

    他刚才中了几鞭,凭着强健的体魄生受下来,但衣衫可不是什么坚不可摧的货色,也没来得及用灵元护体,早就开裂了。

    方乾元催运熊灵之间,只感觉全身肌肉鼓涨,灵元横溢,身形都仿佛长大了圈,仍被衣衫束缚着,非常不舒服,索性主动扯了下来。

    他这是打算赤膊上阵了。

    “呃……”柳叶儿有些无语地退了步,铁链藤再次飞快交织,抵挡在前。

    但却只见,方乾元向前踏步,速度不快,但几乎每步落下,都是地动山摇,个个深深的脚印,赫然出现在了擂台上。

    他的步伐之中,蕴含着厚重的真意,竟然把地面的石板都踩裂了。

    他就如同头真正的暴熊,不停扯断阻拦在前的蔓藤,不停疯狂四处拍打着。

    轰!轰轰!轰轰轰轰!

    擂台之上,顿时响起了阵阵如同打雷的巨响。

    烟尘滚滚,沙石乱飞,大片大片的石板,被他踏碎,砸断。

    惊人的破坏力,几乎就像是大搞拆迁!

    “天呐,这重修擂台,得花多少钱?”

    “早说了要用法阵加固啊!长老还土省钱不批!”

    “这下完了,整个擂台都要垮了!”

    旁边的庶政院执事们如丧考妣,四散奔逃。

    “哦!哦!”

    “好样的!”

    “方师弟威武!万胜!”

    四周的观众们,除了洛丘行院的面色颇为难看,其他的却是唯恐天下不乱般大叫起来。

    这场面,当真是叫人热血沸腾,兴奋不已。

    方乾元用他狂暴的力量,再次刷新了众人对他的认知。

    更加令人难以置信的还在后头,他口气拆掉大半个擂台之后,竟然还有余力,带着厚重的喘息和满头大汗再次冲了上来。

    柳叶儿接连阻拦间,也耗费了不少的灵元,气息都开始粗重起来。

    但面对如此狂暴的方乾元,她可不敢近身搏斗,下意识地用罗网拦在面前。

    但在这时,方乾元突然身躯闪,径直从原地消失。

    他钻入了漫天的烟尘中!

    他利用狼藉的沙石和灰尘作掩护,把自己藏起来了!

    下刻,股恐怖的灵元在里面升腾而起,个身影带着剧烈喷涌的青芒,以惊人的速度疾冲出来。

    “狼牙……破山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