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3章 二姨娘的怀疑
    “是……是……”粗使婆了半天就不是不出一个丑卯寅卯来。

    二姨娘看了眼香草道:“去,拿五十文给她。”

    香草从怀里拿出五十文铜板递给了那个粗使婆,横眉道“给,这是二姨娘赏你的。拿着吧。”

    粗使婆看了眼这五十个铜板,眼中露出贪婪之色,但随即摇了摇头讨好的笑道:“只不过是传个话而已,哪值得二姨娘这么大的赏赐?”

    婆嘴里着当不得这么重的赏赐,但要的话却还是没有出来,明显就是嫌这钱少了。

    香草不禁一愣,她们这些当一等丫环的一个月的份银不过是一两银,象这个粗使婆一个月才不过是一百文的样,给出五十文的赏银算是很高了,这婆居然还看不上?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话这么值钱?

    二姨娘见婆嫌钱少,不禁脸色一沉,难道看她失势了,一个倒恭桶的粗使婆也敢敲诈她不成?

    “怎么?看来现在江府是发达了,都看不上这些钱了。香草送客吧。”

    要是以前,二姨娘非得把这个粗使婆打得爹娘都认不得,让她敢这么敲诈自己。可是现在她不比以前,正夹着尾巴做人呢,哪会为了一个粗使婆再生事端?

    当下只挥了挥手让香草把这个婆轰了出去。

    那婆本来拿着个消息还准备卖个大价钱,哪知道二姨娘根本就不吃她那一套,竟然让香草把她轰了出去。

    婆一后悔不已,早知道自己就不应该这么贪心,不过是听到的一个秘密,又不费力又不费心的拿个五十文有什么不好的?

    于是她豁得一下抢过了香草正准备放回去的五十文钱,急急道:“二姨娘,奴婢,奴婢,您别赶奴婢走啊,奴婢这个消息可是天大的消息,是关于二姨娘嗣的。”

    二姨娘一听嗣,是以为关于江玉璋的事,现在她不得势,就怕哪个不开眼的去暗算了江玉璋,当下急道:“你且,到底是什么事关于我的嗣?要是不出个究竟来,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是,是,是,奴婢听到一个天大的消息,那是文昌阁的胡婆亲口出来的,正好被奴婢听到了,奴婢觉得这消息实在是太重要的,所以就赶过来告诉二姨娘,免得二姨娘今后会后悔,二姨娘……”

    “别得得了,快正事吧。”二姨娘正心急如焚之时,却听了半天全听那婆的废话了,当下不耐烦地打断了婆的叽叽歪歪。

    “好,好,好,奴婢就正事,那就是六少爷其实是二姨娘您亲生的。”

    “什么?”二姨娘一下抬起身,半晌没回过神,等回过神后,不禁失笑道:“你是不是疯了?这满京城谁不知道六少爷是姐姐亲生的?是江府的嫡?”

    “不是的,真是不是的。”粗使婆急不可待道:“二姨娘,您想想,要是六少爷真是临夫人所生,那以着大姐的性怎么可能让他为临江王的庶孙女陪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