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四章 登台
    “登台吧。”

    随着独孤牧平静的声音落下,广场顿时掀起了人潮,无数青年争先恐后地前往十六座战台报名。

    “一群白痴…”君家看台,君藏剑双手负在身后,望着下方拥挤的人群,不屑地撇了撇嘴。

    “君少,你我二人不如同报一座战台,这第一轮虽难不倒我们,但互相帮衬,总归少些麻烦。”

    孔苍云站在君藏剑身旁,笑着说了一句。

    闻言,君藏剑也是点了点头,他知道,孔苍云的目标和他一样,都是冲着前三甲去的,让身为天骄的他们与一群白痴动手,那简直是降了身份。

    “三位,不如加我一个。”上官长歌笑着走了过来。

    “上官兄愿意加入,苍云乐意之极。”孔苍云朝着上官长歌拱了拱手,天子阁在东翎皇朝位高权重,也是权力中枢中的一员,孔苍云身为天子阁之人,拉拢关系自然在行。

    上官长歌虽丢掉了术士大会第一名,但其术士一途的天赋,却还是明白在那里,能趁此机会结交,自然乐意。

    三人确定抱团,便是同时朝着其中一座战台走去,所过之处,人群无不让开道路,望而却步。

    三位天骄联袂,人们心知肚明,这一座战台,能够抢夺的,便只剩下七个名额了…

    同样一幕,在另外的战台也是很快发生,天机营欧阳天策、刀王世家公孙霸道,两大天骄也是联袂登上另一座战台。

    龙王阁华凌虚,器王阁墨龙泉,以及清水门宁洛、少阳门李忘尘等人,亦是联袂登上一座战台。

    东翎九杰,唯一例外的,便是苏家苏尘和姬家姬狂澜了,这两位却是没有抱团,分别登上一座暂时还没有天骄的战台之上。

    一座战台,最后只能留下十人。

    而这一刻,十六座战台,每一座却都已经人满为患,只不过,那些登上天骄的战台,人数却是明显少于另外几座战台,看得出来,绝大多数人都是不想跟几个天骄过招的。

    很快,赌圣阁预测榜上有名的人物,都已经悉数出现在了战台之上,各位天骄要么抱团,要么错开,十六做战台,都已经容纳下了上千人,若非这战台本就为四海会准备的,恐怕根本就挤不下这么多人。

    不过,好在这个战台足够大,尽管已经容纳下上千人,却依旧有足够战斗的空间,看得出来,等混战开始之后,这里将会发生多么激烈的战斗。

    “赌圣阁的赔率出来了,东翎九杰若有人是在第一轮混战中就爆冷出局,可是一赔十万,不知有没有人买啊。”

    “如此天骄,怎么可能首轮出局?他们的目标可是前三甲。”

    “咦,赌圣阁的预测榜单居然更新了,预测榜最看好的依然是东翎九杰,但紧随其后的人已经变成一个叫‘林楚’的家伙。”

    “林楚?就是那个术士大会一鸣惊人的黑马么?史上最年轻的地阶雕阵师…”

    “他也要参加四海会…这一届倒是有些看点。”

    很快,就有人发现今日的赌圣阁预测榜单已经发生了更改,不少参与下注的人,都是在几个月前就开始关注榜单了,几个月来,榜单前一百几乎就没什么变化。

    然而,今天,人们却是突兀的发现,紧随东翎九杰之后的名字,居然变成了林楚,甚至,比姬长空、宁洛、李忘尘这些人还要高一些。

    这倒是令人感到一些意外,不过,术士大会之后,林楚之名也算是耳熟能详了,意外的同时,人们却是并没有感到非常惊讶,史上最年轻的地阶雕阵师,这本就是个极为惹眼的噱头。

    赌圣阁,终究是赌,四海会是个赌局,赌圣阁便是庄家,不少人都认为,这很可能是赌圣阁设下的一个赚钱的圈套。

    饶是如此,依旧很多人果断的下注押在了林楚身上,相对于东翎九杰,林楚的赔率高出不少,史上最年轻的地阶雕阵师,应该也不至于首轮出局,所以,比起在东翎九杰,在林楚身上下注显然更划算一些。

    随着时间的流逝,登台的人逐渐变少。

    这时候,人群却是忽然传来一阵骚动,无数目光落下,一个相貌平凡的青年正朝着苏尘所在的战台走去。

    “林楚,终于登台了。”

    “他上了苏家苏尘所在的战台。”

    “听闻他与上官长歌、君藏剑都曾有过过节,不知道他选择苏尘的战台,是不是有意避开他们。”

    人群,望着这道稳步登上战台的身影,纷纷传出一些议论之声。

    战台之上,孔苍云、公孙霸道、欧阳天策、姬狂澜这几大天骄的目光也是纷纷落下,眼眸之中,都是噙着一些有趣之色。

    君藏剑、上官长歌两人则是露出一抹冷笑,只要,林楚成功突破首轮,在第二轮和第三轮上遇到他们,他们一定不会手下留情。

    墨龙泉、华凌虚则是面无表情,他们与“林楚”并无多少纠葛,只是,若他们知道这位“林楚”便是同样来自六国的“楚林”,不知道他们是否还能保持着这份淡定。

    看着楚林登台,苏尘则是笑了一下,他知道楚林的身份,这个来自偏远小城的少年能够一路走到这里,登上四海会的舞台,不容易。

    楚林登台,贵宾席上也是投来了许多目光,这些目光或好奇,或饶有兴致,显然都是听闻过这个少年在术士大会力压上官长歌的不菲成绩。

    青浅、独孤素、白倾城三女也是同时望向楚林,始终拒人千里的俏脸之上居然不约而同的露出一些期待的神色。

    这让一些一直关注着三女的男性青年们看出了一丝端倪,随后,内心便是滋生出一些莫名的不爽。

    赌圣阁的看台之上,依旧有着一道巨大的垂帘。

    “也不知这小子到底有多大本事,要是连首轮都进不去,可真是丢脸…还好我把他的赔率调高了一些,否则赌圣阁还得亏钱。”

    田俏俏美眸盯着刚刚登上战台的楚林,美丽妙曼的娇躯微微直了直,没好气地说了一声。

    “没大没小的,那可是你叔叔。”

    田俏俏的话声刚落,一旁的中年美妇便是嗔了一句,然后也是望向看台,道:“贤弟不仅学会了你商伯伯在术士一途的本事,修武一途上的天赋,比起那什么东翎九杰,只强不弱。”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