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二章 先生相称
    ..灭世霸尊

    要说术士大会,谁的心情最不好,无疑是上官长歌了。

    上官长歌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族里的,一路上都在思考着怎么去弄死楚林,特别是当他看到白倾城与楚林一同离去,俏脸上洋溢着的幸福的笑容,更是让他几近发狂。

    上官长歌实在想不明白,白倾城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无数皇城青年梦中女神,怎么就会喜欢上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土包子。

    当然,这自然是今日之前,今日之后,林楚这个名字,却是彻底在东翎皇朝打出名头了。

    这一场决赛,被上官长歌认为是这一生的耻辱,若不是当时他爷爷上官庸喊他离开,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作出什么事来。

    上官长歌不仅仅是在恨楚林,甚至连白倾城也给记恨上了,有些人就会有这种变态心理,特别喜欢的一些东西,就算自己得不到,也不想要别人得到,正是这样的心理在作祟,上官长歌的内心之中,便开始酝酿起一个极其可怕的计划,他要将今日耻辱,十倍奉还给楚林。

    像上官长歌这样的二世祖,自然不会去反省,其实从一开始,就一直都是他上官长歌在处处为难楚林,针对楚林,楚林根本没有对他有过任何挑衅。

    ……

    术士大会结束了,第一名居然是一位叫“林楚”的青年,今日之前,这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名字,而今日之后,疯了一般以皇城为中心传播开来。

    短短半日时间,整个皇城的各大酒楼、酒馆等人员聚集的地方,都在讨论“林楚”相关的话题,讨论得热火朝天,三人成虎,直到最后,说的多神奇的都有。

    楚林领奖之后,便与白倾城一同离开了决赛台,本来是想到没人的地方恢复原先的容貌,然而,才刚刚离开登天台广场,楚林便是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只见不远处,青浅似乎早就已经等在了那里,看到楚林出来,便是立即迈动那修长的玉足朝这边走来。

    青浅的身后,还跟着一位老态龙钟的老者,气息十分沉稳,修为深不可测,以楚林强大的灵魂感知,都隐约从这位老者身上感觉到一丝压迫。

    正是这丝压迫,让楚林对这位老人稍稍认真了几分,这种气息,至少是地武上三重的修为。

    地武上三重,尽管在皇城,也已经是顶尖的存在了,对于目前的楚林来说,更是高不可攀的存在。

    不过,虽然心知对方修为高深,楚林神色却并未有多少变化,依旧从容不迫,毕竟别说是地武境了,就算是天武境的莫老,甚至是无法以修武六大境界来衡量的万浩然,甚至三祖四圣的存在,楚林都有接触过,心性自然古井无波。

    这种淡定从容的表现,让青浅身后的老人再次高看了几分,这位老人,正是青岩商会几大元老之一,青浅的爷爷青洪山。

    “林楚先生,恭喜了。”青浅笑颜如花,美不胜收,那妩媚酥麻的嗓音更是性感无比,魅惑天成。

    “侥幸。”楚林点了点头,青浅帮过天武盟很多忙,对这个美丽的女人,楚林还是十分感激的,只不过现在以“林楚”面目示人,在四海会结束之前,自己的身份还是尽量不能暴露的。

    毕竟,苏芊与皇太子的婚约,是东翎皇朝最强大的两个家族之间的合作,这中间涉及到的利益错综复杂,盘根错节,或许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虽然楚林相信苏芊对自己的情意,又有着苏尘的暗中点拨,但与九天城苏家与东翎皇室这两个庞然大物比起来,却又差远了。

    楚林也不敢保证,这两个庞然大物没有人注意到在大蛮城与苏芊关系匪浅的自己,所以,在夺得四海会天榜榜首之前,不暴露身份,至少参与者中没有“楚林”这个名字,对苏芊,对自己都会好一些。

    “林楚先生谦虚了。”见楚林惜字如金地只回应了两个字,青浅美眸有些幽怨地瞪了一眼处理。

    青浅本就有着极其性感的魅力,或许正是这个年龄,才有着如此成熟妩媚的风情,那张美丽的俏脸,像是一颗熟透了的蜜桃,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

    就连楚林的定力,看到青浅这嗔怨的神色,都是失神了片刻,回过神来才赶紧干咳了一声,转移注意力到青洪山身上,道:“这位前辈是…”

    “这位是我爷爷,青岩商会元老之一。”青浅介绍道。

    “林楚小友天资绝代,如此年轻便已是地阶雕阵师,实在令人佩服。”青洪山率先朝着楚林笑了一下,而后十分礼貌地拱了拱手,道:“在下青岩商会,青洪山。”

    青洪山对楚林如此尊敬,倒是另楚林有些意外,不过内心对这位老人的好感却是直线上升,武修界,虽然的确以实力为尊,但毕竟青洪山也是青岩商会掌权人之一,久居高位,却能做对一个不足二十岁的年轻人如此恭敬,这份坦然与谦虚心态,是极其难得的。

    青洪山的言行,完完全全是把楚林当做同辈中人来看待了!

    青浅和白倾城睁大美眸,同样对青洪山的举动感到吃惊,特别是青浅,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爷爷对一个年轻人如此尊敬的态度,尽管这个年轻人的天赋堪称妖孽,但一个皇城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对待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年轻人如此恭敬,任谁都会感到吃惊和震撼。

    “前辈过誉了,晚辈愧不敢当。”楚林回了一礼,脸上露出了善意的笑容,他向来如此,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小友不必谦虚,更不用以晚辈自居,你是地阶雕阵师,地阶雕阵师在任何一个皇城势力,都是座上宾。我青洪山虽然年长,却也理应喊你一声‘林楚’先生。”青洪山笑着说了一声,内心再次对楚林高看了几分,短短几句对话下,他竟是没从这个年轻人身上看到一丝一毫的倨傲。

    然而,回想起决赛台上那道锋芒毕露的身影,对上官长歌的那字字铿锵,却又让人不敢小看。

    青洪山越发觉得,这个年轻人未来的成就,不可估量。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