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四章 烧火棍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上官长歌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有意无意地扫了眼不远处沙发上那道优美的身姿,这一刻终于到来了,白倾城,看着吧,谁才是真正的天骄,谁才真正拥有着得到她的资格。

    在场十多道眼神,在这一刻全部集中在上官长歌和楚林身上,大多都是露出了一些不怀好意与幸灾乐祸的神色。

    “看着吧,好好看看上官长歌是怎么碾压这个杂碎的。”

    “就是,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居然敢染指白倾城…”

    “真是期待呢,期待这杂碎被上官长歌以绝对的天赋碾压之时,还有什么脸在这呆下去。”

    低声的议论缓缓响起,与上官长歌比起来,这一刻没有人看好楚林。

    小公主纤细的柳眉微微蹙起,平静的美眸中略含期待,虽然她也并不看好这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家伙,但不知为何,心中竟是有一种隐隐的期待,期待这个青年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结果。

    面对着上官长歌那自信的笑容,白倾城性感美丽的唇角也是微微一弯,她笑了,对楚林,那个天赋异凛的少年,她有着绝对的自信,在她心目中,上官长歌根本不配和他比较。

    上官长歌和楚林两人都还未有所动作,大厅之中已是隐隐有了些争锋相对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漫。

    夏盖天不由在两人身上来回扫了一下,上官长歌的天赋,他身为会长是心知肚明的,这可是术士协会的天骄,夺得术士大会和四海会双榜榜首,希望极大。

    至于这名不见经传的小辈,夏盖天虽然有些兴趣,但真与上官长歌去比,那还是有些远了。

    “你们,谁先来?”夏盖天再次开口问道。

    闻言,厅内议论声都是安静了下来。

    上官长歌偏头,懒散的目光中还带着轻蔑,看着似乎并无意第一个上前的楚林,不屑之意便更浓了几分,唇角微掀,道:“我早就说过,有些人容易膨胀,虽然不知道前面那关怎么搞的,居然放进了一些阿猫阿狗,但是,想要在这第二关留下,可不是仅仅一些运气就可以的。”

    说着,上官长歌向前迈步,昂首挺胸,那是他的骄傲,他的话语虽然尖锐,但大多数人都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妥,就连夏盖天也并没有什么不喜,潜意识中,大多数人都认可上官长歌的话。

    一边走着,上官长歌的目光也是再次在白倾城娇柔优美的曲线上扫了一下,略带贪婪,也暗含迫切,他迫切的想要让白倾城看到,自己真正的实力与无可估量的前途,从了他,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众人瞩目之下,上官长歌骄傲地走到了夏盖天的面前,空间镯微微一亮,一个瓷瓶便是出现在众人视野中。

    “晚辈修为有限,只炼制了一瓶三品中等的丹药,凝玄丹。以及…”上官长歌露出一抹谦逊地笑意,将瓷瓶递给夏盖天之后,空间镯再次一晃,一柄通体流光的匕首便再次出现,将匕首递上,继续说道:“以及一柄三品中等的灵器,飞天灵匕。”

    这话一出口,所有人都是顿时一愣,眼瞳微缩,随即便是一片哗然。

    不仅是他们,就连小公主也是诧异的同时,露出一丝黯然,看样子,她和上官长歌,还是存在着不小的距离。

    夏盖天望着眼前的丹药与灵器,也是露出诧异之色,这两件作品,可都是列于三品中等的品阶,再加上,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连续炼制出两件三品中等的作品,实在是太过难得了。

    当然,更难得的还是上官长歌,一个人,同时具备着锻器师和炼药师的能力,虽然术士协会的高层或多或少知道一些,但,当亲眼看到上官长歌这样的能力,以及,品阶还都很高的能力,这的确有着很强的冲击力。

    “凝玄丹,成色不错。这柄飞天灵匕,档次也不低。”夏盖天呼了口气,抬头看向上官长歌,老眸中透出几丝欣慰,笑道:“还真是英雄出少年啊…九十分。”

    分数一出,在场一片哗然,对于这样的天资和能力,就算在场众人大多都是名门之后,但在术士一途上,也不得不服气。

    墨龙泉和小公主的视线下意识地在空中触碰了一下,随即无奈地苦笑一声,他们都得到了八十分,成绩已然不错,但山关长歌却实在太过妖孽,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接连炼制出两件作品,而且成色和品阶都不比他们的作品低,不拿出某些底牌的话,恐怕,他们也是无力与上官长歌一争高下。

    只是,两人心中却是明白,上官长歌背后,可是丝毫不逊于皇室以及器王阁的术士协会,他们两人有保留的底牌,上官长歌未尝没有。

    “林楚,到你了。”夏盖天望着最后一人,不由开口催促道。

    听得声音,厅内再度安静下来,所有目光都集中过来,那种幸灾乐祸,不怀好意的眼神不断在楚林身上扫视。

    上官长歌,得到了九十分,而眼前这小子,不管拿到多少分,都将会成为一个笑话,所有人都期待着,就连那些分数不高的人,都是忘掉自己的失败,关注着这边的动静。

    特别是刘洪,他迫切地想要看到一个更差劲的人,有人帮他去垫底,他心里才会好受一些。

    “你的作品是什么?”夏盖天望着近在咫尺的年轻面孔,也是微微有些好奇地问道,他还记得这小子似乎也花了不少时间,是倒数第二个出来的。

    “呃…”楚林迟疑了一下,眉头皱了皱,似乎有些无奈地说道:“副会长前辈,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这炼制的作品叫什么…”

    说着,楚林手中空间镯一亮,一柄一米多长,通体漆黑,上面似乎还盖着一层融化得不均匀的古怪东西,看着丝毫没有威武之感,也没有光芒闪烁,更没有升腾什么气息,就这么一根有些丑陋的东西。

    “这…是烧火棍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