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五章 少年的狂
    ,精彩无弹窗免费!

    雁门贤怒了,是真的怒了,不仅怒,还烦躁,不耐。

    他身为天骄,却居然这么久都没能拿下楚林,这让他脸上很不光彩,特别是在这众目睽睽之下,一位位天骄观战之下,他,却被楚林拖了这么久,他可是天骄,要与华凌虚、墨龙泉并驾齐驱的天骄!

    “死!”怒吼声传荡天际,雁门贤的身影仿佛化作一头来自远古的大鹏,恐怖的气息不断垂落,力量也不再有丝毫保留,他要楚林死,死得彻底。

    然而,这一刻,楚林却是笑了,他的双眸缓缓变成红色,杀气、煞气、岁月之气融合在一起,屠神戟在手,白发狂舞,就像是天魔一般,令人肃穆。

    面对古鹏虚影毁灭一切的攻击,楚林却是欺身而上,玄武五重的修为也是彻底释放开来,是时候了,他也要雁门贤死,自从雁门贤害得洛媚差点被星辰威压压死的那一刻,楚林便已经把雁门贤列入了必杀名单之中。

    人群,绝大多数人都只能看清两道身影在极速的交错,甚至华凌虚、墨龙泉,以及刘苟、上官鸿等实力强悍的人才能看清具体发生了什么。

    这一刻,他们的眼眸越睁越大,他们漆黑的瞳孔之中,倒映着一副不可思议到极点的画面!

    只见,两道身影快速交错,古鹏毁灭一切的力量轰在楚林身上,然而,楚林身上却是蓦然溢出一丝更为久远的气息,刹那间稀释了雁门贤的攻击,同一时刻,屠神戟快若闪电,噗地一声刺入雁门贤的心脏!

    这一切,发生得极快,电光火石,能够看清这一幕的人,像是被雷击中了一般,愣在原地。

    一众天骄都是瞪大双眸,不可思议地望着楚林,他们没想到,这个几天前还任由他们拿捏的废物,居然…居然击败了雁门贤!

    这怎么可能?短短几天,怎么可能有人能成长得这么迅速?还是说,一直以来,在这个少年的体内就有着如此恐怖的力量,只是他们这些天骄,都被自己的高傲蒙蔽了双眼?

    一时间,这些天骄心中,竟是或多或少生出一丝后怕,特别是华凌虚,深邃高傲的双眼多了几丝复杂的神采,几个月前,再武院的时候,楚林,的确是他动动手指就能捏死,而几个月后的今天,竟是让他产生了忌惮…再这么下去,会有多么恐怖?

    然而,最震惊的,却不是几位天骄,而是上官鸿。

    “那是古神的气息,绝对没有错,就是古神的气息!”上官鸿第一次认认真真地看着楚林,看着那位白发狂舞的少年,方才那一刹那,他分明从楚林身上捕捉到了古神的气息。

    “难道…七星闪耀…”想到某种可能,上官鸿的眼眸越睁越大,甚至连呼吸都开始有些凝重了起来,七星闪耀,那可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壮举啊!

    光芒缓缓收敛,两道身影最终显露出来,人群,在这一刻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望着被屠神戟刺入心脏的雁门贤,感到不可思议,仿佛整个世界都被颠覆了过来。

    他们不明白,为什么施展了星辰阁中悟出的武技的雁门贤,会输了?

    楚林淡淡地望着雁门贤,神色冷淡,亲手宰了雁门贤,这仇终于是报了。

    “你是天骄,我是废物?”

    “出身卑贱,修为低下?”

    望着雁门贤瞳孔之中快速涣散的生机,楚林没有丝毫怜悯,反而唇角掀起一丝讥讽,平静的声音传遍全场:“这,就是你雁门贤的骄傲?”

    听到这话,雁门贤的瞳孔剧烈收缩了几下,露出浓浓的不甘,他不相信,为什么一只蝼蚁居然能要了他的命。

    “荷…荷…”喉结不断滚动,雁门贤甚至没有感觉到心脏部位传来剧烈的疼痛,最后的意识完全沉浸在不甘之中。

    然而,再是不甘,这终究是事实,生机最后还是彻底流逝殆尽。

    在人们目瞪口呆地注视下,楚林抽出屠神戟,雁门贤的尸体径直垂落,整个场面,寂静无声,落针可闻。

    楚林方才讽刺的话语,不断传响在众人的脑海之中,这个少年,不张扬,不高调,看似人畜无害,却用实际行动,诠释了什么叫做“狂”。

    “畜生,你胆敢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人,残害星辰阁未来极有几率成为核心弟子的种子!”

    就在这时,刘苟终于反应过来,当场怒吼一声,然后地武境的气息便是朝着楚林压去。

    雁门贤,是与他刘苟一边的,更是以刘苟的名义要擒拿楚林,然而,楚林却出乎意料地击杀了雁门贤,这无疑是当着无数记名弟子的面,狠狠的扇了他刘苟一记耳光,这让他这位长老权威何在?

    “哼。”楚林低哼一声,刘苟的威压让他有些难受,尽管如此,他还是怡然不惧,抬头径直望向刘苟,冷笑道:“按长老的意思,我应该坐以待毙,任由雁门贤宰割?”

    “以你的罪过,不应该吗?”刘苟呵斥一声。

    “罪过…”楚林从刘苟的眼神中感觉到杀意,当即内心冷了几分,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才刚从星辰阁出来,你们就往我头上扣大帽子,我辩解一句,你就说我在古神峰撒野,雁门贤要杀我,我反击,便说我是残害他人…”

    “你张口闭口,辱我为畜生,至始至终,都与雁门贤要置我于死地。我只想问问长老,我到底是哪里得罪你了,你要这么百般刁难?还是说,你与雁门贤之间,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合作?”

    楚林的话语慢慢变得锋利起来,不断将一些被掩盖过去的东西翻开,既然这刘苟铁了心要杀自己,那么,就不如把这事彻底闹大,让所有人都看到,刘苟身为长老,就是这么强词夺理地为难一个新人。

    “哎,楚哥,你话别说这么直接,人家雁门贤毕竟是青岩商会的人,随随便便出手就是丹药啊武技啊啥的,刘长老动心也没什么稀奇,人之常情嘛。”

    这时候,早就对刘苟很不爽的杨虎趁机落井下石,刻意拔高声音,听得那刘苟差点没气得吐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