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一章 救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让白府上下所有人,都替你陪葬!”

    冰冷的吼声,响彻整个院落上空。

    白府一众长老的脸色都在听到这道声音之后,变得阴沉了几分,只是,他们忌惮地望了眼挡在院落门口的洛媚,内心却又有些无奈。

    至少,在白勇和器王阁那几位长老回来白府之前,若是这个白发少年真的发起狂来,又有一位玄武上三重的美女在身旁,恐怕,血洗白府,并非不可能!

    白府诸位长老面面相觑的同时,也是纷纷悄然从空间镯中取出传音符,眼下到了这样的状况,他们已经不得不向白勇传递消息。

    白倾城如今生死未卜,她再怎么样也是白府的明珠,年仅二十岁便已成为玄阶上等雕阵师,若是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这无疑是白府最大的损失。

    而且,没有白倾城,白府和器王阁之间,必然也就没有任何联系,而白府却还无法向罪魁祸首谷青阳动手,毕竟谷青阳的背后,可是器王阁这样的庞然大物。

    器王阁立身云泽国,却是六国霸主级势力,位列八阁之一,整个云泽国,除了罗天教,就属器王阁最为强盛,而且,那里还都是一群高傲特殊的家伙,他们的人脉,能恐怖到连其他霸主级势力都忌惮不已的底地步。

    院落之中,楚林已经往白倾城玉唇之中足足灌了三瓶灵液,虽然白倾城流失生机的速度比起之前变慢了许多,但却始终都没有停止流失。

    这让楚林眉头忍不住越皱越深,内心也是越来越担忧。

    “小林子,你这小女友已经是玄武境的修为,玄武境与灵武境虽然只是一个境界之差,但却是一道明显的分水岭,灵液对玄武境武修的作用,显然没有以前那么好了。”

    灵海之内传来万浩然的声音,他似乎想到了些什么,却又略有些犹豫地道:“现在,想要就她,恐怕就只有最后一个办法可以试试了…”

    “什么办法?”楚林当即问道。

    “生命精华。”万浩然顿了顿,说道:“生命精华,一滴便能延人寿元,生死人肉白骨,只要在不死境下,效果都十分显著。只不过,小林子,若要动用生命精华,还是要慎重一些。”

    楚林自然知道万浩然所担心的是什么,生命精华,那是连天都嫉妒的宝贝,现在若是使用,若是一不小心泄露出一丝一毫的气息,便有可能招来无尽麻烦,甚至是杀身之祸。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武修的世界,互相争夺修行资源的情况并不少见,更何况是生命精华这种能够增加人寿命的至宝,恐怕就是一些隐世不出的老怪物都会十分感兴趣。

    所以,万浩然才会如此迟疑,委婉地给出忠告。

    但万浩然也知道楚林的性子,如果他会因为自己而放弃救白倾城的话,他可能就不是楚林了。

    “我要就她。”

    果然,下一刻,楚林便已经做出了决定。

    接着,他起身,凭空画纹,一座座隐匿气息的上等玄阵便是随手勾勒而出。

    “凭空画纹,他竟然也是雕阵师?”

    院落之外,一众白府长老脸上都是露出骇然之色,脑海里不由想起不久之前,雕阵师分会流传出的消息…

    “他便是那位雕阵师分会有史以来最年轻的荣誉长老?”

    白府长老们面面相觑,与术士协会也扯上关系,这下情况就开始有些错综复杂了…

    白倾城虽然是雕阵师分会的副会长,但毕竟也是白府的人,真出什么问题,雕阵师分会也不至于向白府兴师问罪。

    但现在,院落中的少年居然也是雕阵师分会的长老,这若是与他发生冲突,不知道术士协会会不会袖手旁观啊…

    很快,在阵纹的闪烁间,一道道阵法便是彻底隔绝了白府众长老的视线。

    而楚林,则在这些阵法基础上,又取出大罗幻阵的阵旗,大罗幻阵立即将整个院落笼罩其中。

    如果没有大罗幻阵的特殊能力,生命精华一旦问世,便会引来天劫。

    …

    白府之外,谷青阳一路狼狈地逃窜了好几条街。

    “该死的疯女人,居然宁可死也不让老子碰!”

    一想起决然的白倾城,谷青阳就忍不住冷哼了一声。

    他的身影缓缓在路边停下,脸色一片潮红,双腿也开始微微发抖。

    “妈的…真该死…”

    骂了一声,谷青阳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浑身燥热不已,满脑子邪念不断飞绕,十分难受。

    他的内心已经不知将白倾城骂了多少遍了,他想不明白,自己身为器王阁的弟子,到底哪一点配不上她白倾城了,又到底有哪一点比不上那叫楚林的少年。

    本来想着把生米煮成熟饭,想先得到白倾城的身体,至于白倾城的内心,得不得到就无所谓了。

    也正是因为那样,谷青阳才会特意上街买了一些助兴持久的药物,却没想到到最后居然把他自己给坑了。

    方才在白倾城的房中,他已经把买来的药物全部服下,现在浑身都是燥热的难受,几乎让他失去理智。

    他有想过用灵力来压制,但偏偏…当时去买的时候,还特别周到地考虑到自己是玄武境的修为,不能买那些能用灵力压制的丹药…

    “哼,臭婊子,要不是你还有几分姿色,老子怎么可能看上你。”

    再度冷哼一声,谷青阳仅剩的理智也是彻底被药物和身体的本能给淹没,他的目光四周扫视,到了这个节骨眼上,若是不发泄出来,怕是会把某些东西直接给憋坏了。

    然而,让他崩溃的却是,这条街因为毗邻白府,整条街都是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更别说女人了…

    “汪汪!”

    就在这时,几声犬吠吸引了谷青阳的注意力,目光挪了过去,只见那边有一只母狗正好从这经过。

    “忍不住了,草!”

    低吼一声,谷青阳的理智彻底消散,发狂地朝着母狗奔去。

    接下来,整条巷子里,便是响起一阵凄厉的狗叫之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