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七章 老东西
    ,!

    小白在前面跑,豹师在后面追。

    楚林则一路盯着豹师的头,手中屠神戟一有机会就往下砸,豹师的头就好像是个木鱼一般,不断发出咣咣咣的声响。

    这一幕,不论是洛媚等人,还是那些妖族青年,都是看得目瞪口呆。

    本以为豹师激活了血脉二重天的力量,电光火石间就能拿下楚林,却没想到楚林居然随身带着一头五阶玄兽!

    关键是这五阶玄兽和楚林之间的配合,那何止是一个默契能够形容的?

    在那血红的结界之内,之间三道身影四处奔跑,楚林和小白各自占着一个角落,把豹师给吊在中间。

    豹师那个怒啊,目眦欲裂!

    他想要去杀了小白,但这畜生却跑得贼快,就像是闪电似的,一眨眼就从边上溜了过去。

    而就这么短短的瞬间,楚林则是追在后面就往自己头上“咣咣”两下,虽然伤不到他,却把他疼的龇牙咧嘴,而且心头那个气,简直要把肺都给撑爆了。

    豹蛮也想过趁着小白跑的瞬间先反身把楚林杀了,但这楚林的感知却是敏锐的可怕,他还没转身,刚刚露出点杀意,楚林的身影就一溜烟地跑出了很远,这么一来,小白也是马上反应过来,立即朝他发动攻击。

    小白是五阶玄兽,五阶玄兽的攻击,豹师也不敢硬抗。

    于是,便有了此刻眼前这道滑稽的画面了。

    血红结界之外,有洛媚的插手,这群妖族少年显然已经没办法拿白倾城和慕容阙怎么样,双方早早就已经停下了战斗,彼此都是将希望寄托于血红结界里面的战局了。

    楚林与豹师之间的战斗,已经进入一种极其诡异的循环中,一时间互相都奈何不了彼此。

    楚林破不开豹师的防御,豹师则就那么伸着个头,任由楚林咣咣咣地敲。

    只是场中怒吼声不断,豹师显然已经接近暴走,这一站,就算把楚林给杀了,他也算是丢尽了脸面。

    嗡!

    正在这时,天际却是传来一道雄厚的气息。

    众人都是抬头望去,只见一只黄色巨掌已经远远朝着结界派来。

    轰!

    血红色的结界瞬间崩裂。

    “地武境!”

    众人眉头一挑,神色紧张。

    “人族小子,我等族人前来为你送行,你居然这样为难他,莫不成你以为你是天命之子,老夫就不敢杀你么?”

    滚滚声音,从天际碾压而来。

    紧接着,那只黄色巨掌便再次下落拍了过来,众人面色巨变,都是快速退去。

    楚林也是如此,抽身暴退,然而那道巨掌却早已锁定他的气息,骤然加快速度,轰击下来。

    万钧盾瞬间崩裂,玄兽护腕的护体灵力也顷刻间被震散,恐怖的掌力直接轰在楚林腹间,灵海巨震,几乎破碎,若不是万浩然再次垂下灵魂力将之护住,后果不堪设想。

    楚林的身影,倒飞而出,如同断了线的风筝。

    洛媚和白倾城当即娇呼一声,便是扑了上去,都是伸出那洁白柔嫩的玉手,接住楚林倒飞的身体。

    “楚林。”白倾城担忧地呼唤一声。

    “噗!”想要说话,胸口却是一阵发麻,喉间微微跳动,只能吐出一口鲜血来。

    鲜血染红了白倾城胸前那雪白的轻纱,鲜艳,却触目惊心。

    看到楚林有些萎靡的气息,白倾城充满担忧的美眸中,忍不住闪起了泪花。

    “哼,正是个不识好歹的东西。”空中,终于出现了一位老者的身影,这位老者出现的同时,目光便是冷冷地在楚林身上扫了一眼,冷哼一声。

    “祖父。”

    豹师见到老者,当即躬身,恭敬道。

    “嗯。”老者点了点头,看见豹师对付一个人族小子,居然要激活二重天的远古血脉,不由哼道:“我们豹族虽然要懂得谦让,却不是一让再让,如果对方咄咄逼人,你大可不必相让。”

    说罢,老者再次朝着楚林扫了一眼,目光凌厉。

    吞了几枚丹药,楚林气息微微稳固,摸了摸嘴角的血迹,望向眼前这位老者,眼中杀意奔腾。

    颠倒是非的本事,这老头算是集大成了。

    他刚才的三言两语,便是轻飘飘的说成了,是豹师几人前来为自己送行,反而是自己蛮不讲理地为难豹师。

    至于豹师要花激活二重天血脉作战,却被他说成了谦让…

    这老棒子,还真是有一套,直接就给自己扣了顶蛮不讲理地大帽子,还把豹师几人的行为给合理化了。

    楚林自然知道,眼前这人便是豹族中人,被豹师称之为祖父,恐怕在豹族中地位不低。

    “混账东西,你还不知错?”看到楚林居然敢对自己露出杀意,豹师的祖父当即再次冷哼一声,一道恐怖的威压便朝着楚林压去。

    楚林眉头皱了皱,强行扛住威压,杀气更是汹涌了几分,冷冷地道:“我倒是想问,我到底错在了哪里。”

    “我族中小辈替你送行,你却恩将仇报,蛮不讲理…”豹师的祖父冷哼。

    “送行…呵呵,蛮不讲理地,似乎是你吧。”

    楚林冷笑一声,嘴角那抹讽意更浓了几分:“这样的借口你也想得出来,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扣帽子的本领,你们豹族倒是一流。我就想问,老东西你活了几百年,有见过用囚灵阵和困灵阵给人送行的么?”

    “放肆!”听到这讽意十足的话,豹师的祖父勃然大怒,抬手便要朝着楚林轰去一拳。

    然而,这时候,一道身影却是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楚林的身后。

    她看不清容貌,却像雪一般圣洁,浑身透着一抹空灵到极致的缥缈气息。

    这道影子有着一双包罗万象地灵动眸子,这时候却是幽幽朝着这边瞥了一眼。

    惊鸿一瞥,豹师的祖父猖狂的老脸便是骤然一凝,随后瞳孔猛缩,内心充满了深深的忌惮,已经举起的拳头一时已是不敢再落下去,直接僵在空中。

    从那道眼神之中,豹师的祖父分明看到了一丝冰冷刺骨的寒意,似乎他这一拳只要落下,对方便会将他彻底抹杀在这个世界上。

    下一刻,楚林身后那道身影缓缓消失,似乎从未出现过一般,这一切发生的极快,除了豹师的祖父有所感觉以外,任何人都没有察觉到。

    “妖王殿下…”内心喃喃一声,豹师祖父便是一把抓住豹师的肩膀,两道身影瞬间消失在空中。

    “回妖城。”

    紧接着,他淡淡的声音从天际传来,一众妖族青年这才回过神来,虽然有些不明所以,但立刻便转身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