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6章 : 情为何物?
    这一刻,蓝悠悠的心像是死了一般。

    心死的感觉,连疼痛都变得麻木。

    蓝悠悠感觉不到疼,感觉不到温度,甚至于无法感觉到自己的心跳。

    灭顶的绝望!

    她死死的盯看着那些淡蓝色的药液,被一点儿一点儿的注入她的静脉血管中;

    这一刻的她忘记了去反抗,默默的承受着那个男人赐给她的刑罚!

    那个男人都狠心的要自己死了,自己的任何反抗又还有什么意义?

    就这么默默的死去吧!

    晶莹剔透的泪水滑过蓝悠悠苍白无血色的脸颊,似乎在为主人申述这些日里所有的苦楚和煎熬,是多么的可笑和不值得!

    泪水流到唇边,蓝悠悠感觉到了那份咸意。

    突然间,她的呼吸就急促了起来……

    “不!不!我不能死!不能死!他没资格要我的命!他没资格!”

    不知从何处积聚而起的力气,蓝悠悠踹开了那个医护,并将还剩下少许药液的针筒从自己的手臂上拔除。随后狠砸在了地面上,用双脚疯狂的踩跺着。

    “快……快给她打镇定剂!这个女人疯了!”

    在喷水池的北角,封立昕找到了一直默默抽着烟的白默。

    “怎么躲这儿了?”

    封立昕走了过来,含笑诙谐的道,“可是你情人们的百日宴,你到是图清净了!”

    白默侧头朝走近的封立昕看了一眼,没吭声。

    封立昕走过来搭上白默的肩膀,“有什么心思跟立昕哥?”

    白默依旧沉寂着。看上去并不想什么,也不愿意什么。

    “白默,你恐怕误会行朗了……”

    封立昕微微的叹息一声,“在军舰上的时候,河屯用方亦言跟方如海交换人质,以二换一,行朗和雪落便将机会留给阿邦跟诺诺……”

    白默微微一怔,送去唇边的烟也顿住了。

    “再后来,方如海的军舰被货轮包围了;方如海狗急跳墙,就选了河屯的游轮作为突围口……后来还朝游轮连开了好几枚炮弹,游轮被炸得粉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