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6章 意欲何为?
    再则,像封行朗这样有着卓越成就的新贵人物,不可能没有必要的应酬;这一点儿,林雪落当然是知晓的,也能够理解。

    “蠢呢,你不会:是封行朗喝多了胃疼么?”

    丛刚低斥一声。当初考虑到封行朗敏锐的嗅觉,便弄了个不太油腔滑调的巴颂送去他身边;可凡事有利有弊,丛刚算是感受到了。

    巴颂恍然:这个借口还真不错!林雪落心疼丈夫封行朗的身体,当然会赶过来的。

    等挂断了丛刚的电话之后,巴颂立刻给林雪落拨去。

    晚上,跟封团团‘干了一架’的林诺朋友睡得有些早。战局最终以团团哭着鼻去找papa封立昕而告终。也没有真打,就教训了她几句。让她知道了‘老缠着诺诺哥哥是不对的’!

    雪落半坐在床上,一边作陪着睡熟的儿林诺,一边翻看着她的毕业论文。还有两三个月她就能顺利毕业jin ru实习阶段。

    “太太,我是巴颂。”

    “巴颂,你跟封总回来了吗?”雪落问,并叮嘱一句:“别让封总喝太多的酒。”

    “封总喝多了,胃疼得厉害,人在夜莊里……太太您怎么办呢?”

    “啊?行朗又胃疼了?”

    雪落从床上坐起身来,忍不住的埋怨:“他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啊?今晚不是白默请客的嘛,他们三个怎么也杠起酒了?”

    “太太,要不您来一趟吧?封总指不定还要喝到什么时候呢。”

    巴颂话还是留有余地的。不敢提及严邦不肯放人的事儿。

    只是他把这个棘手的问题丢给林雪落,似乎也不太厚道。毕竟林雪落是个女流之辈,要是真跟严邦顶真上了,恐怕吃亏的只会是她。

    其实有些东西,不出,不道明,也就天下无事了;只是有人偏偏不想要这样的太平!

    “好,我这就过来!”

    挂了手机的雪落刚要起身,可在看到一旁抱着她的腰际睡熟的儿林诺时,她还是犹豫了一下。最新最快

    在睡熟的儿和胃疼的丈夫之间,雪落最终选择了去一趟夜莊,把胃药送过去就回。

    丈夫封行朗已经是成年男人了,做事不知道分寸,她也无能为力。她能做的,只是提醒丈夫要爱惜他自己的身体,就等同于珍爱这得来不易的家。

    雪落匆匆忙忙下楼,从储藏室里翻找到丈夫封行朗已经有半年不用吃了的胃药。有莫管家在,这些常用药一直都会备着,而且还经常更换新的。

    “太太,你找什么呢?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

    起身的是莫管家,他刚刚做好账目才回自己房间休息。

    “莫管家,行朗喝多了,是胃疼,我想送些胃药过去。”

    “二少爷喝多了胃疼?人在哪儿呢?”

    “在夜莊,跟严邦和白默他们。”

    听到严邦的名字之后,莫管家微微蹙眉:他是打心眼里感激严邦给封家两兄弟给予的庇护;可外面不少的流言蜚语,而二少爷封行朗又是有家室的人……终归不太好!

    “太太,诺诺在家呢,你怎么能走得开啊?!还是我去夜莊给二少爷送胃药吧!我会叮嘱二少爷少喝点儿酒的。”

    舍不得儿独自睡在三楼,雪落便点了点头,“莫管家,那就有劳你这么晚走一趟了!”

    “太太您见外了,这本就是老莫的活儿呢!您快上楼去陪着诺诺吧。孩一个人睡着,醒了会害怕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