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4章 你敢阴我?
    听巴颂封行朗正在前来启北山城的路上,丛刚整个人都亢奋了起来。

    原本,他是应该回避,也完全可以一避泯恩仇的;

    但丛刚却选择了亲自跟不请自来的封行朗见面!

    当时的丛刚完全是一副:来啊,来搞我啊!反正老闲着也是闲着!

    卫康也很疑惑不解:之前他也向丛刚提出要重修别墅的事儿,可丛刚一直都很冷静的告之还不是时候,等上一阵再。

    可现在的时机显示更不是时候,可丛刚却主动提出了翻修别墅的事儿!

    boss这是在挑衅严邦呢?还是挑衅河屯呢?

    又或者……他在挑衅封行朗?

    向来低调的丛刚,突然就变得高调起来,连卫康都快不适应了!

    所以封行朗前来兴师问罪,也就不奇怪了。

    见封行朗只是一人前来,看来没有‘兴师’,只有‘问罪’了。

    施工队并没有因为封行朗的到来而停下手中的活儿。大型机械轰隆作响着,一派忙碌的景象。

    封行朗知道丛刚是一个很能适应环境,但又对环境要求很高的人。这别墅是要翻修给他自己住的,他肯定会亲手规划并监督。

    所以,封行朗可以肯定:来这里一定可以找到丛刚!

    至于丛刚会不会像只缩头乌龟一样躲着他,那就难了。

    封行朗看到了那辆装着大型发电机组的拖车,便健步上前,飞身跃了上去,直接将电闸给关了。

    于是,喧闹的世界一下安静了下来!

    估计是施工队的负责人嚷嚷了几嗓,在听到卫康的作答之后,他便默声了。

    在封行朗跳下发电机组拖车后,便看到了立在他跟前十米开外的丛刚。

    这鬼东西竟然也不知道躲一躲?

    “封行朗,你是在找我吧。”丛刚淡淡着声音问。

    封行朗扫了他一眼,侧头环看了一下十几里开外的坟地。

    即便是阳光明媚的午后,都能让人感觉到一丝丝的阴冷之气。

    “我们主仆一场,你开工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呢?我也好给你送个贺喜的红包!”

    封行朗的话,带着诙谐的口吻,亦真亦假。

    或许头脑简单的人,听起来就简单;可要是换成丛刚这种有多心眼的人,那就不是这么回事儿了。总觉得封行朗话里藏着话。

    “你不是已经知道了么?”丛刚反问一声。

    “怎么,想在申城长住?”封行朗悠声问。

    “难道封大总裁不欢迎?”丛刚再次出声反问。

    “欢迎!当然欢迎!”

    封行朗轻撩着菲薄的唇,“我好歹也使唤了你这么多年……就算是养条狗,那也是有感情的!”

    对于丛刚,封行朗三句话便离不开‘养条狗’之类的挖苦。

    “封行朗,你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丛刚并没有因为封行朗的话而恼火,至少表面上没有。

    “有空回去多想想:怎么样讨好河屯,才不至于任由他把你这个亲儿当狗一样的毒打!”

    看着封行朗那张俊脸上渐渐堆积起来的愤怒,丛刚又接着讽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