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2章 干爹?干儿子?
    封行朗白了严邦一眼,同时瞄向他的身后,“夏以画呢?怎么没带上?”

    “让豹头去叫了!一会儿就带来!”

    严邦的目光不经意间瞄看到封行朗的手腕,探手过来捞起,似乎有些失落,“送你的表,怎么也没戴上?”

    “款式太次了,就丢了!”

    封行朗漫不经心的应答一声。

    “丢了?能不这么凉我的心吗?”

    严邦一张狰狞的脸上,笼罩上一丝少有的落寂。

    封行朗顿住了步伐,回头瞄了严邦一眼,若有所思了一两秒。

    “你让豹头先按住了夏以画,等我跟夏正阳聊得差不多了,你再让豹头把他带出来!”

    以为封行朗顿步回头是对丢了他送的手表有所愧意,却没想封行朗只是关心他跟夏正阳的谈话。

    严邦微微颔首,算是答应了。

    轩辕厅的包间门前,夏正阳早早的等在了那里,并翘首以盼着严邦能带着他儿夏以画来赴宴。

    “严总……严总……您能赏脸,夏某真是三生有幸啊。”

    夏正阳恭谦着伸来的手,严邦并没有去握。

    “搞清楚了:我严邦赏的是封行朗的脸,可不是你的脸!”

    严邦就是这么的肆意妄为。大部分的情况下,只会以自己的喜好来做事儿。

    “哈哈,夏某一并感谢封总!”

    夏正阳并没有因为严邦的不给面而脸疼。只要能捞出他亲儿夏以画,让他怎么着都可以。

    “我家犬夏以画呢?”

    其实一开始,夏正阳就发现儿夏以画并不在严邦他们的身后。

    “放心吧夏总,以画可是我表舅,严总会保他安全的。已经让豹头去叫了!我们进去先聊着。”

    封行朗先行走进了包间,留下焦躁立在原地伸头张望的夏正阳。

    等了一会儿,依旧没能见着自己的儿,夏正阳只得硬着头皮先进去了包间。

    包间不大,但供三四个人用餐,还是绰绰有余的。

    严邦坐在封行朗的身侧,正有一眼没一眼的瞄着封行朗的侧脸。

    “严总,犬以画顽劣,我担心他到处撒野,还是我去接一下他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