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3章 相当嗨的地方
    “……”

    这也能成为他傲娇的资本?

    还真不把自己那见不得人的身世当回事儿呢?

    “爸爸怎么会骗你呢!你知道爸爸最爱你了!”

    夏正阳半哄半骗着,目的就是为了想让这倔脾气的东西赶紧的跟雪落离开夏家。

    雪落真心听不下去了。

    真的,此时此刻夏正阳这番话的时候,有没有考虑到正妻温美娟和他女儿们的感受?

    “夏以画,如果你不想被砍死,那就先跟我走!要是真不想活了,那就留下来被砍死好了!”

    雪落上前来,二话没便揪起沙发上死赖着夏以画,半拖半拽朝夏家门外走去。

    “野一种,有种的你就别跑!”

    夏以琪举刀追了出来,却被父亲夏正阳给拦住了。

    临行出门,夏以画转过头来,对‘浴血奋战’中的夏正阳喃哼一声:“爸,你心点儿,别让那个疯女人砍到你!我可不想有个残废的爹!”

    “你快走吧,爸爸应付得来!”

    那煽情上演的‘父情深’,着实的刺瞎众人的眼睛。

    也足以证明夏正阳这‘重男轻女’的病有多重了!

    简直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太可恶了!简直就是一群泼妇!竟然拿菜刀砍人?难怪生不出儿!”

    在疾驰的宾利里,夏以画还在拿他那点可怜的优越感在叽叽喳喳着。

    看他那恃宠而骄的模样,恐怕一时半会儿也意识不到他自己尴尬又见不得光的身份了!

    雪落有几次都忍不住的想斥声优越感十足的夏以画几句,可最终还是忍住了。

    怎么呢,夏以画的身份,并不是他自己可以选择的。换句话,无论此刻的他是刚出生,还是已经17岁了,他都是无辜的受害者!

    雪落也不忍心用太过难听的话去警示他什么!他顶多就是个被舅舅夏正阳溺爱坏了的少年!

    朝夏以画发不出火的雪落,便将目光朝正在开车的丈夫封行朗瞪了过去。

    “封行朗,你要是敢在外面做了对不起我跟诺诺的事儿,我就先阉了你,然后再把你跟你的私生统统赶出去,曝光你们,让你们远都别想抬头做人!”

    雪落这番话无疑是在变相的警示后排的夏以画别那么嚣张。

    “……”

    封行朗的唇角微微一抽,他当然知道妻的动机,便很配合的应答道:“老婆,你借我十个胆儿,我也不敢呢!我会为你们母洁身自好、守身如玉的!再了,这私生的头衔太见不得光了,会害了孩一辈的!”

    前半截话,也算是对妻的宽慰;后半截话,则是给夏以画听的。

    “停车!快停车!我要下车!”

    这夫妻二人的一唱一和,夏以画显然是听进去了,愤愤的嚷着要下车。

    “咔哒”一声,车被上了童锁,任由夏以画怎么拽门,都无法打开。

    “夏以画,你到现在还不明白自己的身份吗?任何一个人都能代表正义来追砍你!你温阿姨还在气头上,你也不怕自己的命不保?”

    封行朗淡悠着声音半哄半吓着桀骜中的夏以画。

    “私生怎么了?又不是我愿意的!法律都规定:非婚生女享有与婚生女同等的权利,任何人不得加以危害和歧视。”

    夏以画顶了封行朗两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