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9章 不急,不急!
    “生了……真的生了?是个千金公主?”

    白默好似不敢相信一样,一边絮絮叨叨的重复喃喃,一边微颤着双手上前来从护士的手中接抱襁褓中啼哭着的婴儿。

    “是个千金?哈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我们白家三代单传,这回总算是有丫头可宠了!”

    白老爷已经是乐得合不拢嘴。

    “默,你先抱!快抱啊,抱好了也给我这个曾爷爷好好抱抱。”

    刚刚出生的公主皮肤红红的、凉凉的,头发湿润地贴在头皮儿上,四肢好像很害怕一样蜷曲着,手握得紧紧的,哭声非常地响亮。

    白默心翼翼的将新生女儿抱在自己的怀里,虽有些蹩脚狼狈,但那满满的舐犊情深,还是显而易见的。

    “我的公主……我的公主……我白默终于有闺女了!”

    白默的眼睛润润的,这一路的陪伴,让他也十分希冀着孩此时此刻的出生。

    白默低下头来,无比珍爱且深情的在婴儿的额头上亲了亲。

    “无论是你谁的种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现在是我白默的女儿!”

    “臭,到现在你还胡八道?这孩就是你白默的亲生闺女!”

    白老爷有些怒其不争的一巴掌打在了白默的后背上。

    白默条件反射的将怀里的心肝宝贝护得紧紧,“老爷,我可以让你随便打,可千万别打着了我闺女!”

    “臭,让你嘴贱!挨打了活该!快快快,让曾爷爷也抱抱……”

    “那你可心点儿。

    白默又是一声唠叨,“别摔着了!”

    白老爷无比激动的从白默怀里抱过柔软的东西,看了又看,“像,真像!跟你爸爸时候一个样儿!你爸爸刚生出来时,我还以为是个丫头呢,一看中间……呵,是个!”

    白老爷真的是乐坏了,一个劲儿的跟哭哭啼啼中的东西自言自语似的聊着。

    “护士,我妻呢?我妻怎么样了?”

    白默紧声追问着一旁同乐中的护士。

    “您妻太勇敢了,一直很坚强。现在拼尽全力在生老二呢。应该也快出来了。”

    产房里,袁朵朵真的是在用自己的生命在分娩。第一胎几乎已经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为可了肚里的第二胎,她不得不强打精神。

    咬了一个雪落喂过来的巧克力,袁朵朵喘着粗气,“雪落,你快去帮我检查一下,老大是不是好好的?缺不缺胳膊,少不少腿……”

    刚刚护士只是让她跟宝宝亲了一下,就匆匆忙忙的抱出去了。袁朵朵根本就没有机会自己检查。

    “朵朵,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乱想?!刚刚护士已经检查过了,公主很健康,哭声也很洪亮!该有的都有!你要非少什么,就只少一条尾巴了。”

    雪落幽默的话,把袁朵朵给逗笑了。可那笑意,甚是乏累。

    “产妇不可以再话了。快用力……不然肚里的二宝就要剖腹产了!”

    助产士一声不算吓唬的吓唬,一下就把袁朵朵的注意力再次集中过来。

    “朵朵,我们一鼓作气的把二宝也生下来!加油!我以你为豪!”

    这一刻的雪落,虽也是精疲力尽,但为了能让袁朵朵从她身上汲取到力量,她一直在强打精神的给她鼓劲,并一直激励着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