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7章 一个姓白一个姓封
    看着男人决然离去的身影,蓝悠悠传出了低低的隐忍哭泣声。

    门外,封行朗并没有着急离开。

    清冽的俊脸上,笼罩着一层不明朗的深寒之意。

    点上指间的烟,男人深吸了一口,却只缓缓的吐出了半截;将剩余的烟气在口腔里还回后,才又慢慢的吐了出来。

    一支烟的时间,短也短,长也长。

    两三分钟的时间,在人生的长河之中,只不过是短暂的瞬间。

    但对于一个垂死的人来,每一秒都是无比稀有的!

    指间的烟燃尽,炙烫到手指的表层皮肤,封行朗快速的将它掐断并丢弃。

    走廊的转角处,监狱长跟了上前。看起来风尘仆仆的,应该刚从外面办完事儿赶回来。

    “封总,您找我?”

    “嗯。那个蓝悠悠,就别让她做什么劳役了。在条件允许之下,尽可能的满足她的饮食和起居。”

    “好的封总,我知道了。”

    “还有,以后有人来探望她,能事先让我知道的,还劳烦冒狱长通知我一声。”

    “可以的封总。”

    交待了几句后,封行朗临行转身离开之际,却又顿下了步伐。

    “蓝悠悠身体不太好……”

    “这我知道。每隔半个月,就会送她去一趟戒毒所做治疗的。”

    “如果她生病了,要是严重……就请通知我大哥封立昕吧。”

    “好的封总,我尽力照您的意思办。”

    “那就有劳冒狱长了。”

    ******

    封行朗赶回封家时,已经八点出头。

    本已为两个东西会叽叽喳喳的迎接他的,却没想到客厅里一片冷冷清清。

    “安婶,诺诺和团团呢?都睡了?”

    “二少爷回来了……大少爷没跟您吗:他带着诺诺和团团,还有二太太一起,去了白公馆看望白老爷!”

    “等等!你我大哥带着我老婆和孩,还有他的女儿,一起去了白公馆?”

    一声‘我老婆和孩’,被封行朗咬得很重。“这封立昕也太勤快了吧!”

    “估计是袁姐快生了吧。”

    安婶有些不知所措于二少爷封行朗的无名之火。在她看来,这是一件很平常的事儿。

    “那有他封立昕什么事儿?无事献殷勤!”

    封行朗丢下这句燥意的话,便冷着一张脸转身朝自己的超跑走去。

    “二少爷,估计大少爷他们也快回来了,您不先吃点儿东西垫垫饥么?”

    身后,传来安婶关切的询问声。

    “已经气饱了!不吃了!”

    在超跑引擎的轰鸣中,封行朗带着一股愠怒朝白公馆赶了过去。

    而此时此刻,白家的晚餐也接近了尾声。

    已经有九个月身孕的袁朵朵,显然没有了孕育中的美感;她的肚已经大到让人惊骇的程度。

    即便不用亲身去经历,就看着袁朵朵那巨大的肚,便能感受到怀着双胞胎是一件多么不舒服的事情,要忍受比一般孕妈更多的痛楚和辛苦。

    两个时前,当林诺和团团看到袁朵朵时,他们的目光是惊慌失措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