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6章 :好好打一架
    这已经不是丛刚第一次严邦愚蠢了。

    被丛刚一而再的戏耍不,还被封行朗骗得团团转;所以严邦会暴怒,也就在情理之中。

    在严邦看来,他觉得封行朗狠狠的欺骗了他!

    连他的电话都不没空接,却能闲得跟丛刚在一起吃羊排和澳洲龙虾?

    又把他严邦置放在哪个角落里?!

    或许严邦真正动怒的,并非丛刚的诈死和出现;更多的是源于封行朗对他的欺骗和隐瞒。

    让他‘听话’的在看守所里吃牢饭;可他却跟丛刚把酒言欢!

    这让严邦着实无法接受!

    严邦暴怒而起,再次挥起匕首朝沙发上坐得稳若泰山盘石般的丛刚砍了过去……

    机警状态下的巴颂,立刻横身扑了过来,想抢夺下严邦手中的匕首;可严邦的蛮力,并非才二十出头且身型单薄的巴颂能够控制的;严邦反手抽刀,匕首削过巴颂的手腕,溅飞起一片血珠儿。

    “巴颂,别拦着他!让他们两个互相残杀吧!”

    封行朗也跟着怒了。

    无论是丛刚还是严邦,此时此刻已经完全脫离了他封行朗的掌控。

    “老今天就把你们两个狗东西锁在这阳光房里,要么两败俱死;要么砍死对方!不然,都别它妈的想出来!”

    封行朗想出的这个主意还真不赖。他们俩个不是仇恨对方到不共戴天么,那就给他们俩一次机会,光明正大的砍杀对方好了!

    可巴颂却没肯听封行朗的呵斥和提议,他依旧在奋力的阻拦着举刀砍向丛刚的严邦。

    “封总,这可不太公平!”

    “有什么不公平的?他们俩都在找死,我成全他们!”

    “这严邦有匕首;可丛刚却没有!而且丛刚还被锁着……这明显是让丛刚给严邦当饺馅啊!”

    巴颂这比喻,听起来还真的挺形象。四肢都被锁着的丛刚,无疑只能任凭严邦砍杀了。

    “哈哈,饺馅?”

    封行朗却乐了,“这个比喻好!老就想看他们把对方砍剁成饺馅儿!”

    其实严邦跟丛刚的实力对比,封行朗还是很清楚的。

    同等条件之下,野蛮型的严邦,不会是丛刚这个专业格斗者的对手;而且丛刚还擅于玩手段和心机;他要对付严邦,至少有九成把握。但如果是被锁了四肢的丛刚,那结局就很难了……

    封行朗在想:如果给丛刚把脚铐给卸了,估计才能算公平。

    但这一刻的他,似乎很想看到丛刚被严邦满屋追砍的狼狈情景!

    “巴颂,我们出去!让他们俩个好好的沟通沟通!看到最后谁成饺馅儿。”

    大部分的时候,封行朗就是这样的邪恶!

    可巴颂却没有领命,而是横挡在丛刚跟前,抵抗着严邦一次又一次的攻击。

    “巴颂,丛刚是你亲爹么?你这么护着他?”

    似乎,封行朗嗅出了点儿什么。

    又或许是觉得:巴颂在严邦的地下拳击场里憋屈久了,想借机找严邦一雪前耻。

    ……不是没这个可能!

    “巴颂,听你主的话,赶紧滚出去,别妨碍老砍人!”

    严邦看到了丛刚手腕上戴着的手铐,他狰狞的笑意渐浓了。

    看来这丛狗的日并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么舒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