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5章 :爱而不得?得而不爱?
    ‘慰安’这个词,听起来着实的刺耳。

    封行朗一张清冽的俊逸脸庞上,笼罩起一层愠怒。

    他狠盯着丛刚那张欠揍的脸,目光锐利而幽深。

    似乎有些微微惊诧:丛刚竟然会用这样一个词来形容他封行朗!

    封行朗是怒的。

    但他又是冷静的。

    他清楚跟什么样的人,要采用什么样的交谈方式更能事半功倍。

    “丛刚,你这一生,有过能交心的朋友么?”

    封行朗压制着前一秒的愠怒,问得清冷。

    “你所谓的交心朋友,难道是要建立在对你封行朗有非分之想的基础之上?”

    丛刚不答反问。眼眸中依旧饱含着讥讽之意。

    “咔啪”一声,手中的澳洲龙虾被折断了一截,封行朗送进口中咀嚼的力道有点儿狠。

    “丛刚,老救了你一命,然后你吃我的,花我的……现在连闲事都管上了不,还它妈神经错乱的制造出这些灾难来祸害我和我的家人……你你究竟本着怎么样的心态在做这些伤天害理的事?”

    封行朗一直觉得:丛刚还是可以理喻的!只是有些难以揣摩丛刚的内心所想。

    丛刚默着。偶尔抬起头来,朝着阳光房的楼下瞄上一眼。

    有窗帘等的遮掩,从楼下看不到三楼阳光房里动静;但却可以从三楼阳光房内清楚的看到楼下整个前院的动态。

    “你的动机吧!想要严邦死?还是河屯死?又或者让他们两人互相残杀,你好坐收渔人之利?”

    丛刚依旧没有搭理封行朗的追问询问。他似乎在等着某个人!

    “怎么,你想等卫康来救你?”

    封行朗浅抿了一口红酒,“如果我猜得没错:想必昨晚卫康他们已经来过了吧?怎么没跟他一起逃跑呢?”

    虽巴颂在开启阳光房进来时,已经做得够天衣无缝的了,可封行朗还是嗅出了丝丝的端倪。

    只是他暂时还没有往巴颂身上去怀疑和联系。

    “这脚铐……真是你时候戴的?”

    丛刚却反问了一句无关紧要的话。

    似乎封行朗刚刚了些什么、问了些什么,他都没有听到一样!

    封行朗默了。

    看得出来,他对这个话题并不是很感兴趣。

    “看来,这养你的爹,是爱而不得亲;生你的爹,却得亲而不爱……”

    丛刚扫了一眼自己脚上的脚铐,抬眸看向封行朗,有感而发。

    都已经是为人夫且为人父的人了,可封行朗的内心却因为丛刚的这番话而生起了细细密密的疼。

    要养父封一山,开始的几年里,他的确爱过自己;甚至于远远超过了他对大儿封立昕的爱!

    但后来……应该是在封一山知道了封行朗并非他的亲生儿之后,这脚铐就派上了用场!

    从舐犊情深的父爱,扭曲到暴力的虐待,换成谁都受不了!

    “你是想同情我呢?还是想嘲笑我呢?”

    封行朗问。问得平静。

    多年之后,再去回首封一山那般过山车的突变情绪,反而让封行朗能够接受了。

    “我们俩……算是同病相怜吧!”

    丛刚扯了一丝浅淡淡的笑意。

    “老跟你不一样!老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可怜过!该可怜的人是你自己!永远都活在别人的阴影里,没有自我!跟个废物傀儡又有什么区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