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1章 二爷,好久不见!
    ,为您。“看那的样,到是挺护主的!不过对我们就相对敌意了!”

    又想起巴颂进来浅水湾时盯视自己的眼神儿,邢八陷入了沉思。

    而一旁默声中的邢十二却一直在回想:巴颂身手的套路是不是有点儿像谁?

    按理,一个才二十出头的愣头青,除非经过专业的训练,否则很难有这般历练的身手。

    专业的训练?

    刚才在试探之际,邢十二总觉得那个巴颂对他,包括对义父河屯,都怀有一种敌意的戒备心理。

    虽护主心切是应该的,但露出敌意的戾气目光就不太有必要了!

    再则,巴颂应该完全能看出来:河屯他们对他主封行朗并不构成任何的危险!

    在如此轻松的环境下还表现出敌意,那就是恨由心生了!

    可邢十二他们并不认识巴颂,今天也算是第一次见面。

    除非有人告诉巴颂:河屯等人要视之为仇敌!

    “对了老八,让你追查上回在封团团亲鉴定上动手脚的事,有眉目了没有?”

    河屯收回了对儿的关切之心,侧头朝邢八问道。

    “我们送去的鉴定物件是没问题的;医生所出的鉴定结果也没问题;问题应该是出在医生送检的过程中被人调包了!”

    “调包?会跟蓝悠悠有关吗?”

    “我查过那个医生,他跟蓝悠悠完全没有交集!我觉得更像是一种恶作剧!”

    “恶作剧?”

    河屯不满的扬起他那浓郁的剑眉,“如此的大费周章,就是为了让我相信封团团是我儿阿朗的亲骨肉?”

    邢八默了一下,似乎这个理由还真有那么点儿牵强。

    “我觉得此人是想制造您跟封家两兄弟之间的矛盾……”邢十二接过话。

    “用一个孩来制造矛盾?这人也真够居心叵测的!”

    “义父,那我们要不要继续追查下去?”

    “接着查!直到查明真相为止!我可不想让人在暗地里牵着鼻走!”

    河屯一直在寻思:是什么样的人,可以如此游刃有余的捉弄他?

    而且还能来去自如,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好的义父!”

    “严邦那边……”

    “静观其变吧!”

    河屯有些无奈的叹息一声,“毕竟严邦帮助过阿朗,还没到给阿朗‘刮骨疗伤’的时候!阿朗是个聪明的孩,我想他应该知道怎么做的!如果我一意孤行,只会让我们父之间的距离越走越远!这啊,真不让人省心呢!”

    邢八微拧的眉宇像是松展了一些。

    他当然不敢直:你儿的私生活,你瞎掺和个什么劲儿呢?

    完全是吃力不讨好的节奏啊!

    ******

    三楼的主卧室里,kingsize床边,放着一张儿童床。

    儿诺诺娇惯着要跟亲爹亲妈睡一起,雪落也实在不忍心把封团团一个人丢在儿童房,或是丢给安婶和莫管家。

    洗白白的两个家伙坐在榻榻米上各玩各的。

    雪落冲好凉出来的时候,看到封团团静滞着目光一直盯看着窗外,默不出声。

    雪落心间一疼:这孩该不会又想她papa和了吧!

    “团团,光着脚丫冷不冷啊?跟叔妈上庥睡觉觉好不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