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6章 你是牲口吗?
    ,为您。都已经在巴颂的帮助下上了商务车的封行朗,突然又让巴颂把他推下了车。

    在昏暗的环境里静默了十来秒之后,封行朗再次拨打了一个手机号码。

    电话是打给邢十四的。

    接到封行朗电话的这一刻,邢十四颇有些惊讶。

    封行朗太的身份,并不是他一个义能够比拟的。

    “林森,你现在话方便吗?你表姐她不在旁边吧。”

    显然,封行朗接下来的话,应该是不想让自己的妻听到。

    “您等下。”

    封行朗没在封家用晚餐,林诺朋友便野得很;心不在焉的雪落一直担心着晚上出门的丈夫,这监督两个孩吃晚饭的任务就落在了邢十四的身上。

    邢十四从餐桌上挪步到了客厅门外。

    “封先生,您可以了。”

    邢十四实在不太习惯叫封行朗姐夫,但一直以‘封先生’来称呼他。

    “是这样的:今晚我可能回不去了!你跟你表姐就我今晚要在gk加班通宵。”

    “好的封先生。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封行朗离开封家时神情肃然,邢十四便已经能感觉到貌似发生了一些棘手的状况。

    “嗯。还挺棘手的。”

    封行朗淡淡的轻吁了一口气息。

    “出什么事了?”

    邢十四紧声追问。他来封家的任务,就是保义父儿封行朗一家的安全。

    “那个‘金地邦’钱庄,我是股东之一!估计严邦会把我给供出来了,警局要拘禁我24时。”

    封行朗清冷着声音跟邢十四道。一边,还一边微微的叹着气。

    他为什么要这么,其实用意是显而易见的。

    邢十四是河屯的义。他当然会有话学话且一字不漏的汇报给河屯去听。

    河屯施压省厅软禁了严邦,那自己这个同谋者脫不了干系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儿。

    现在只能用这样‘憋屈’的方式先把严邦稳在申城再做进一步打算了!

    “什么?‘金地邦’钱庄也涉及到你?”

    听邢十四的口气,似乎他也知道一些内情。

    封行朗肯定的重复应答,“嗯!我是股东之一!”

    “把你表姐和表外甥照顾好!记得别让你表姐担心我!挂了。”

    封行朗知道自己挂断电话之后,邢十四会立刻给河屯打去传话筒的电话。

    时间紧迫,最好能赶在严邦被省厅的人带走之前,让河屯有所收敛。

    封行朗要让河屯知道:如果省厅的人逼供严邦,他便有被供出的可能!到时候,他河屯想收回成命,恐怕为时已晚!

    雪落刚要开口询问邢十四有关丈夫封行朗的事儿,便看到他又马不停蹄的给河屯打去了电话。于是她便默了。

    刚刚在电话里,她有听到邢十四喊对方‘封先生’,应该是丈夫封行朗无疑了!

    “义父,我是十四。封行朗被警局拘禁了。他是‘金地邦’钱庄的股东之一!”

    “什么?那钱庄他也参与了?”

    “是的。是他亲口的。他如果严邦把他给供出来,那……那就不只是拘禁24时的事了!”

    “阿朗现在人在哪儿?”

    “在警局里。刚刚打电话回来让我把十五和林雪落照顾好,还他今晚不能回来了!”

    “这可真够不让人省心的!那么烫手的钱,他也想赚?他要那么多的钱干什么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