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7章 偷生宝宝
    对于白默来,他的这番言语完全是信口开河;他根本不会意识到那是对袁朵朵的一种伤害。

    好像这句‘就当喂狗好了’已经不是白默第一次了!

    袁朵朵的脸皮还没有达到铜墙铁壁的厚度,所以一颗心自然就会疼。

    尤其这句话还是自己所爱慕的人出口的,就更加的刺耳扎心了!

    袁朵朵也不是很介意白默她是一条癞皮狗;

    但她却介意他一并骂了她肚里的两个孩!

    孩是无辜的,更是圣洁的。

    “白默,”白老爷很少直呼孙的大名,“我觉得吧,你应该先把我这条老不死的沙皮狗给赶出去才更划算!你算算啊,我都老成这样了,也不能给你赚钱打江山了,还拖着一身的病,开销还这么大……赏我口口粮,那也纯属浪费粮食啊!”

    “老爷,您又生哪门的气啊?您跟袁强能相提并论吗?您老儿可是我的亲爷爷!是亲爷爷!”

    白默见白老爷把话得这么难听,立刻蹲身过去,握住了轮椅上老爷的手。

    “老了,是不中用了!好不容易找到朵朵这么个投缘的人照顾我这个老头的吃喝拉撒……你却要想方设法的这些难听的话赶她走……”

    白老爷不知道是真伤感了,还是在变相的教育自己信口开河伤人的孙白默,“朵朵啊,要不你把爷爷也一起带走吧!这人一老,就不中用了,只会拖累自己的儿孙!爷爷知道你心地善良,是不会嫌弃爷爷的对不对?”

    袁朵朵自己这头还没来得及伤心,听白老爷这么一,便急切了起来。

    “爷爷,您别生气,白默跟我开玩笑呢!”

    “对对对,老爷,以您这么高的慧根,又怎么可能听不出我是在跟袁强开玩笑呢?!”

    “这玩笑开不得!”

    老爷厉斥一声,“只要我白林枫还有一口气在,袁朵朵就是我的干孙女,与你白默平起平坐!”

    “爱孙领旨!您老儿息怒再息怒!”

    白默立刻给白老爷平抚起胸口,生怕白老爷气出个好歹来。

    白老爷越这是么厉斥白默,袁朵朵心里就越难过。

    其实白默的是事实:自己的确有赖在白家骗吃骗喝的嫌疑!白家有那么多的家仆照顾白老爷,少她一个不少!

    白默朝袁朵朵狠狠的瞪来一眼,示意她跟他一起安慰安慰生气中的老爷;可袁朵朵却低垂下了头!她实在不出一句宽慰别人的话来。

    因为她自己的心已经疼得不行,她怕自己一开口就会哽咽出声。

    为了掩饰自己的伤感,袁朵朵开始埋头喝粥。

    冷不丁的,袁朵朵突然停下了喝粥的动作,咬住了自己的唇。

    又胎动了!

    或许是肚里的宝贝感受到了母体的伤感,以蠕动的方式在为妈咪打抱不平。

    “朵朵……你怎么了?”

    白老爷看出了袁朵朵的异样。

    “没……没事儿!我……我去下洗手间!”

    袁朵朵用双手抱住了肚,逃似的离开了餐厅,朝洗手间一路跑了过去。

    “朵朵,你慢点儿!点儿心!”白老爷关切的话从身边传来。

    等袁朵朵离开之后,白老爷便冷下了一张褶皱的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